2014 年 12 月 2 日

求忠出孝

《骂王朗》这段故事,只见于小说,不见正史。以前看《演义》上那段,真是酣畅淋漓,痛快之至。再后来电视剧里,唐国强的诸葛亮,在金风瑟瑟的战场上,对着那“皓首匹夫”一番痛斥,演得真是好。

舞台上已很难见这出戏了。头两年上海的陈圣杰贴过,不清楚是从哪儿到哪儿。若是全出的,自然是好。即便只是几折,也是难得的丰富舞台剧目之举。

以现存的资料来讲,言菊朋先生留下来的两面二黄的唱片,真是好听。虽是《骂王朗》为题,这段其实是诸葛亮复述取天水收姜维的情由。言先生的唱,大部分词句与其他本子差不多,但是也有他独特的地方:即在“取天水多亏了子龙老将”之后,有别于大路的“幸喜得姜伯约前来投降,我看他用兵法孙、吴一样,将我这兵机战策传授他参详”,而是“搬姜母那伯约他才肯来降,孝子的门方能求那忠臣良将,传道法收桃李列在门墙”。这段唱配以别致的腔,格外动听。言先生唱来,真显出武侯飘然道骨之风。

读《三国志》,讲到靳允的母妻子弟为吕布所执,而程昱前往对靳允讲了一番 “孰与违忠从恶而母子俱亡乎”的道理,靳允于是“不敢有二心”。所谓“忠孝不能两全”,靳允在这儿选择了忠。此处,有徐众的批评曰:

允于曹公,未成君臣。母,至亲也,于义应去。昔王陵母为项羽所拘,母以高祖必得天下,因自杀以固陵志。明心无所系,然后可得成事人尽死之节。卫公子开方仕齐,积年不归,管仲以为不怀其亲,安能爱君,不可以为相。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允宜先救至亲。徐庶母为曹公所得,刘备乃遣庶归,欲为天下者恕人子之情也。曹公亦宜遣允。

这段论述 “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的主旨,不正是言先生所化为“孝子的门方能求那忠臣良将”的唱词么?这段唱在先,后面再是诸葛亮痛骂那位“反助逆贼”的王司徒,其对比鲜明强烈。

在忠和孝不能两全的情况下,古人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孝心。管仲的“不怀其亲,安能爱君”是一点儿错也没有。

翻闲书恰到程昱这篇,又见新闻上说吴清源去世了,一堆人在网上哀悼。按说活了一百岁的人,挺不容易。斯人已逝,无意效伍子胥做 “鞭尸”之妄举。吴清源显然没有什么忠孝难全的问题,却选择在抗战时期到日军营盘“劳军”,鼓吹“日中亲善”。而不少国人竟也如此健忘,把这样一个屡屡伤害祖国的人,塑造成一位无国界的棋圣,实在让人看不明白。且不说对比抗战时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前辈先烈,就是蓄须明志的梅先生,又比这位吴氏不知高出多少层境界。于大义有亏的人,不能因为会下几手围棋,赢了几位日本棋手,就受到民族英雄般的待遇吧?

大义凛然与奴颜婢膝的界限可以如此模糊,这真是一个“多元”的世界。好在,棋盘上的子,都还是个个黑白分明的。

5条评论 »

  1. 您最后关于吴清源劳军的吐槽,让去伪满唱堂会的马连良情何以堪啊

    评论 : gcd0318 — 2014 年 12 月 2 日 @ 21:19

  2. 在豆瓣上已回复,故而就复制粘贴一下,不算一稿多投 :) –去伪满的马先生是为回民中学做义演去的,被伪满那边强加一个“华北演艺使节团”的名头。况且,马先生也不像吴清源那样跑到日本军营里给刽子手们劳军,对他们说什么“别太虐待中国人”这种混话,更没有一门心思弃中国籍入日本籍。我以为,二人无可比性。

    评论 : 小豆子 — 2014 年 12 月 3 日 @ 08:20

  3. 王朗领了汉朝那么多年俸禄,吴又欠了国家什么?
    吴光绪年间生人,凭什么要奉民国为正朔而不是满洲国?
    马,梅的衣食父母大都是有忠诚孝子情节的传统中国人,所以他们会做出他们当年的选择。吴的衣食父母都是日本人,没理由要求吴牺牲自己一生的事业去殉一个虚无缥缈的国。

    评论 : 1984 — 2014 年 12 月 4 日 @ 20:43

  4. 就凭您这句“吴光绪年间生人”,咱们就显然不是在一个世界里讨论事儿……

    评论 : 小豆子 — 2014 年 12 月 5 日 @ 19:33

  5. 就是马连良这样 都吃了汉奸官司, 按吴的行为,坐实了的汉奸,,

    评论 : 匿名 — 2015 年 2 月 3 日 @ 07:53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