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派《斩马谡》

刚传了一出李和曾、景荣庆的《斩马谡》录音继续说高派的《斩马谡》。

上次说到诸葛亮训王平的词儿,有诸多的不像话之处。不过“见马谡跪帐下”之后,词的路数和其他流派的词儿基本一致,高庆奎本人多出这几句:

自你归顺先皇驾,
斩关夺寨把功加。
闲来与你常谈话,
听你的韬略也不差。

诸葛亮为什么气啊?这几句很好地把诸葛亮的心态唱出来了:因为你马谡平常表现挺好,我才把街亭交给你,结果你整个一个赵括。所以可气的地方不只是丢街亭这一件事,是平日表现良好和关键时候掉链子对比之下,更显得可气可恨了。

不过高派传人里,李和曾的两个版本,都没有这几句,李宗义因为暂时没有录音,所以不清楚。但是刚传的这一版,李和曾又有“闲时与你常谈话,听你的韬略果不差”两句。个人感觉李和曾很多戏不同版的录音在唱词上都有明显的差别,这应该就是对艺术上不断改进的体现吧。

李和曾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把“唗”念“走”,《斩马谡》虽然短,但是要“唗”好几回,比较密集,更明显。按说中华戏曲专科学校里面还有文化课什么的呢,为什么就他秀才念半边呢?而且多少年如一日。毛主席光提什么“魍魉臣”一类的意见,也不管管这些细节。

扯远了,拉回来。高派的《斩马谡》,虽然训王平一段有失身份,但斩马谡这段,包括后来的两次招回及哭马谡,都是激昂中透着悲愤,权且把前面算是一种气急败坏的表现吧。《斩马谡》本应是悲中透愤的,高派演来,有其优势。

独赴单刀孰与同

今天为了比较一下周信芳音配像的《单刀会》是否和以前铁杆录自电台的版本一样,拿出来买了快两年还没开封的盘,放了一遍,可以肯定是一个版本,可以把两个版本的录音取长补短,做出一个质量更好的来。比如电台的录音中间有报时,而音配像在一些地方的锣鼓点,被替换成新的。

《单刀会》小王桂卿饰关羽
《单刀会》小王桂卿饰关羽

皮簧的《单刀会》,“渡江”、“刀会”时都是唱牌子,而前面的“坐帐”,周信芳有一段二六转快板,词句上是取自昆曲及关汉卿原文的“石榴花”。很佩服音配像的同志们,其中一句“他准备天罗与地网”,这么明显的句子,愣是字幕上打“他准备骗我离帝邦”,这哪儿和哪儿啊,与“休把胡子当驴毛”有一拼。看柴俊为的《大戏考》对音配像的字幕多有非议,盖因为此,只是出书之时,这出戏尚未配像,否则又得多一条注释。不过话说回来了,既然配像是在《大戏考》出来之后,音配像的工作人员就没人去拿这书核对核对么?或者上网查查,这段词儿当初铁杆可是整理过的,帖在过网上的。

接着说《单刀会》。小豆子不止一次说过昆曲难懂,不易听,但是同样是唱牌子,无论周院长的,还是李桐春,或者纯昆曲侯永奎的,都是很好听的。关键这戏有气魄,渡江的时候,关公在船上,更是贯穿千古的豪情嗟叹。好词,尤其是“这不是水,这是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是啊,不论年少的都督周瑜,或是年迈的大将黄盖,都已经是过去之人了。弹指一挥间,火烧赤壁的场景尚历历在目,“江水犹然热”,却已经是二十年的光景。历史的波涛竟也惹得这位久经战阵“未遇三合之将”的英雄伤感。单刀会可以被高傲的关公所蔑视,但是面对无情的光阴、纷争的乱世,再大的英雄,也只能是“心惨切”了。

梨园的“标签云”

昨儿把手指划了一下,码字儿不太方便。所以本来打算谈谈梨园录音的分布情况,就推到今天了。

无论京剧剧本的数字化,还是京剧历史资料或者京剧录音的数字化,不是以把数据扔到一个数据库里为最终目标的。概念上说,那样做只是在做一个表,而不是一个数据库,一个 Excel 可以完成的事儿,用 Access 去做同样的效果,那样是没有意义的。在数据库中的数据与在表里的数据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数据库里的数据可以通过不同方式地排列、查询,产生出不同的结果,对我们分析数据有所帮助。所以我们只知道梨园现在有一千多出经典剧目的录音,并不代表什么,这一千多出录音,是怎么个具体情况,还是需要花功夫分析的,这对京剧录音资料的考证甚至了解京剧的发展也是有帮助的。

所以新的这个“标签云”的页面,就是对数据做分析的一个平台,我们可以从中读到很多东西。表面上的就不说了,一眼看下去,谁的录音多,比旁人多多少,字号大小的区别,一目了然。这算是 Web 2.0 的一个经典概念吧,把已有的项目按照一定检索顺序(英文里是字母、中文里是拼音或笔画),然后通过字号大小体现数量的多少,不像传统的需要两个表来表现,十分清晰明确,小豆子推崇的经典概念之一。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所留下的资料里,1957年前后的资料最多,那正是京剧史上所谓的京剧的黄金期,包括各种建国后不久就禁掉的戏,在那一时期有了开放的迹象,而且那时的录音条件也要比建国初期要好。

上海”也是标签云中一个很大的词,比“北京”还要大,当然这并不代表现在留下的录音上海的演出要比北京的多,但是这至少说明,在资料的考证方面,无论通过录音本身还是通过其他文献资料,我们更容易甄别出哪些录音是上海的演出,上海在资料保存以及整理方面,做得的确要比北京好。而且直到今天,上海电台仍然坚持每天播放京剧节目,凡此种种,都应该让北京感到汗颜。

演员中,北京团的,上海的周院长,以及杨宝森李和曾袁世海,都是大户,而尤以马连良、张君秋为最。原因是多方面的,简单分析一下,地利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后四大须生里唯独奚啸伯所留录音不多,与其落脚点的偏僻是有关系的,当然,地方台的资料库中料也保存了不少绝版录音,但同样是因为地理偏僻的原因,使得这些录音难见天日,很有可能就随着某一次改革而被彻底淘汰掉,想一想,痛心。至于关外的唐老将,都因为所留录音不到十出,而不在“标签云”的页面上。马、张二人的资料数大约很难有人能超过了,况且他们二人的资料仍有很大的挖掘潜力(不日还有他们的新录音上传),最有希望能和他们持平的也许就是李和曾了,因为李先生在文革后仍在舞台上坚持多年,加上文革前尚未挖掘出来的戏,相信是很有挑战性的。

最后再说一下另一个很大的词——音配像。李大爷搞的这个工程真是利在千秋,单就挖掘珍贵录音一项,就是很值得称道的。不过再强调一下,梨园所谓的音配像原版录音,有时候用的是比音配像还要完整的版本,比如周院长的《秦香莲》,比配像多出闯宫的场次,其他一些录音如被音配像所替换下的锣鼓点、原唱,也都恢复原貌,不是简单地从 VCD 上扒音轨这么简单。

还有很多录音的具体资料,如演出地点、年代等等需要具体考证,这方面的活儿是个慢活儿,也比较麻烦,但是出来的成果,也会是像现在这个“标签云”这样,让人激动的。

小豆子相信这一点,也相信梨园在大家的努力下能够做到。

梨园的录音及《坐宫》

其实是俩题目,合一块儿写了。

最近在大批量恢复梨园的老录音,一来就像上次说的那样,这是一件不太费功夫但是看起来很出活儿的工作 表情 二来希望早日把录音恢复晚,然后就可以进入正常的更新轨道。

一次恢复很多录音的话,首页显然不够显示的,而更新记录的页面又太长了,所以现在有几个子页,可以只查看新增或者恢复的录音,甚至局限于某一年(当然,目前为止只有20072008年)的更新记录。

原来有人问过梨园录音恢复的顺序很诡异,看似一批一批同一剧目的录音都恢复了,但是各批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似的,或者说,没有任何规律。

简单介绍一下本次梨园搬家录音恢复的顺序:首先是所有音配像所用的录音,然后是现代戏录音,而后是电影录音,再之后就是现在进行中的传统戏和新编历史剧的录音。因为小豆子的电脑是英文版 Windows,中文文件的排序并非按照拼音,而是按照 Unicode 编码排的,而 Unicode 中汉字的排序基本是以偏旁部首归类的,所以你就看到了经常是一批宀盖头的剧目更新完后,又一批扌手旁的剧目更新,往后还有艹字头啦,氵点水啦一类的组合,皆因为此。

照目前的速度,最多再有二十五次应该就可以恢复完(取决于每次更新的量)。恢复过程中也发现有些录音自己没有,得四处打听打听。而且为了不让每次更新都只有恢复性质的录音而让人觉得无聊,每次也会捎带增加一两出以前没有传过的录音。

关于录音,特意提一下程君谋的《坐宫》。程先生的《坐宫》有两处明显与别人不同的地方,一处可取,一处值得商榷。杨四郎给公主吐露实情的快板,介绍他几个哥哥如何遭难,别人唱到自己和八弟被擒即止,转唱“我本是杨——”,然后公主喊“噤声”,两下看后问“杨什么?”而程先生此处继“我三哥被马踏尸骨泥烂”之后,尚有“我五弟五台山参道修禅;我六弟镇三关威名震显,我七弟被潘洪箭射标杆”,然后才是“我本是杨——”,这时候的铁镜公主除非是傻子,否则早知道面前这个就是杨四郎了,因为他把杨家七个人儿,六个全数了。结果公主还继续问:“到底是‘杨’什么呀?”不甚妥。

另一处可取的地方是杨四郎之后的盟誓,别人唱到“我若探母不回转”之后,都是快板转摇板,犹豫一下,公主问“怎么样啊?”,才“罢”一下,“黄沙盖脸尸骨不全”。这是和前面公主盟誓相对应的。但是这里的情况实际上是不同的,公主盟誓,是尚不知驸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犹豫犹豫是很正常的,而杨四郎的盟誓,是要争取公主的信任,要表明自己肯定“一夜还”,来不得半点儿犹豫。所以程先生此处四句快板一唱到底,中间没有间断,就是表明杨四郎的决心。甚好。

现在演员唱《坐宫》都唱皮了,俩人上台一顿快板,最后翻俩高腔,鞠躬下台,大约已经没有心气儿去细细琢磨了。

《借东风》

过年,更新两出三国戏:《南屏山》《讨荆州》,曹刘孙三家斗智,乃三国最热闹的关目了。

我们都知道现在流行的《借东风》著名唱段,是马先生当年据《雍凉关》改成的。而文字记载:以前《借东风》不是什么重头,诸葛亮没有这样精彩的唱段。今天更新的这个《南屏山》,就很好地再现了改良前的模样。

首先,这戏原来的正角是鲁肃,老生,而诸葛亮只是个末,高下立判。其次,诸葛亮借风前鲁肃有一大段二六板,想来一定很好听,而诸葛亮七星坛上只是叩拜,几句白口寥寥。

老年间借风时的诸葛亮披头散发,就是个“妖道”的形象(参见戏考所用剧照)。后来改良,形象就好看多了。更重要的是,大段的二簧,无论腔还是词儿,都是上乘的,点石成金的佳作。

大约自马先生始,唱《借东风》者,均按这二簧导、碰、原走了,只不过个人根据需要,在唱词上略有不同。

比如周正荣的《借东风》,多两句,在“邀请我诸葛亮过长江同心破曹共做商量”之后,加入“周公瑾挂了帅兵符执掌,俺诸葛建奇功助他逞强”,然后接“那庞士元”,据说这是雷喜福对该戏的特别体会,这样戏词才能贯串,传与周正荣。

比如李和曾的《借东风》,三句上“曹孟德占天时兵多将广”改成“曹孟德灭袁绍兵多将广”,更“唯物主义”一些。特别奉上李先生剧照一张,算是春节礼物吧 表情

《借东风》李和曾饰诸葛亮
《借东风》李和曾饰诸葛亮

就连马连良先生自己,《借东风》也是一路打磨下来,大处如从“为什么有一道煞气红光”改成“趁此时回夏口再作主张”,小处如“算定了”改为“料定了”,都是在消除“封建迷信”。到建国十周年的时候,一出《赤壁之战》把《借东风》来了个脱胎换骨的改变,“天堑上风云会虎跃龙骧”,“从此后三分鼎宏图展望,诸葛亮上坛台观瞻四方。望江北锁战船横排江上,谈笑间东风起,百万雄师,烟火飞腾,红透长江。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赤壁火为江水生色增光”——这样有气势的绝妙好词,无疑是给全剧“生色增光”的。当然,除了演《赤壁之战》外,老路演《群借华》的话,仍然走老词儿。据小道消息,若干若干若干年前,豆爹就曾把这段“生色增光”的词儿引用在他的作文里…… 表情

《借东风》,无论就事件本身还是这出戏来说,都是千古绝唱。

“猪八戒照镜子”

听《响马传》,发现一个纰漏,没曾想翁偶虹这样的大家也会出现这种错误。

第三场武南庄,秦琼三人在庄外,流水板之后,樊虎有这么一句:

“二哥办案多年,真要是输了眼睛,绿林道传为笑谈,六扇门儿留个话靶儿,岂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儿啦吗?”

这时候是隋朝末年,孙猴儿尚在五行山下压着,而猪刚鬣这会儿不是在天河当元帅,就是在福陵山为妖精,总之,这“猪八戒”三字儿是唐僧在高老庄收了之后起的别名。唐二世之后流传下来的人物,隋末的人是不应该晓得的 表情

《黄金台》之皂隶

过新年,图个吉利,所以挑了出《黄金台》来听——够财迷吧 表情

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儿,这里边儿除了皂隶贪点儿小钱儿外,不把前面乐毅投燕演全了,就这么一个“黄金台”仨字儿戳着,总会让人莫名其妙一阵。

皂隶其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比他的上司,那位有名有姓的侯栾强多了。侯栾光知道满嘴里嚷嚷“做官儿好,做官儿妙”,可到头来不会做官儿,估计这属于遗传,不然他爸爸侯尚卫也不至于让人给参了。皂隶不仅懂做官儿的门道,还可以把自己的上司玩弄于股掌之上——“屎”呀,“屎蛋”呀就这么叫。另外他还懂得人情世故,“脱裤子还钱”成为经典。更重要的是他还小道消息灵通,用不着他上司把深宫内院的消息传达给他,他就都知道了。甚至于,一眼就能认出个巡城御史,哎,这还罢了,巡城御史成天满街溜达脸儿熟,可一个东宫太子这位皂隶竟也认得,实在不简单。

官场之中,阎王好见,小鬼难当,正是此理。有无数计的皂隶这样的小差人,左右投缘,莫怪是“水不清皆因是鱼儿搅混”了。

大概这就是皂隶以匿名登场的一个原因吧,这样的人太多了,点不过名儿来。

梨园搬家了

(注:本贴也已在几个重要的京剧论坛发布)

这已经不是梨园头一次搬家了,我们也不能预见在将来还是否会继续搬家,但搬家的宗旨都是一个,就是保持梨园这个“永不关门的戏园子”——一个近十年前梨园的发起人梨园e客提出的信念。

梨园的每次搬家都有它的缘由和无奈,小豆子在这里代表梨园的众同仁,感谢这些年来京剧艺术网给予梨园的帮助,在梨园遇到困难的时候帮了一把,让梨园又有了一个暂时的栖身之地。

我们发现近一个时期京剧艺术网本身遇到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比如流量的超负荷;我们同样注意到来自网友对梨园页面本身的建议和意见,比如没有以前一个页面包含同剧目录音好,等等。梨园彼时作为京剧艺术网的加盟网站,虽然是“独立站点”,但我们很清楚,无论技术上还是人力上,都要京剧艺术网的同仁们为我们出人出力,而鉴于空间及数据库在彼,我们想分担任务、想把梨园做得更好,却无法实现。

希望通过这次搬家,我们能减轻京剧艺术网同仁的负担,使他们能够用更多时间和资源来维护他们的网站,同时我们自己也能够在最大程度上满足网友对梨园提出的针对性建议。

因为资料很多,目前暂时完成了361出京剧音配像原版录音的文件上传及数据整理。随后将把其他资料陆续恢复,并会对页面进行改进及优化。顺便说一下,梨园的所谓“音配像”录音,并不全是指从音配像转出来的录音,有些版本的录音,在制作音配像的时候,因为特殊需要,替换了一些原有的锣鼓点、原人的演唱、或者场次不全,而梨园所收集的,与音配像属同一版的录音,有些是比音配像所配要完整的。

在此感谢多年来支持梨园的朋友们,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梨园的新地址:http://liyuan.xik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