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3 月 10 日

戏考十五岁啦!

今天是戏考十五岁生日。逢五逢十的,做个记号。不多写了,俩礼拜前刚刚庆祝了1000出剧本上线,这么快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过,以当前的情况论之,多少出本子显然比网站成立了多少年要更有意义。也许再过多少年,等本子都整理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该开始拼年头儿了。

咦?上面听起来也像是在描述一些会戏不多而只在熬岁数的“表演艺术家”们 表情

2016 年 2 月 25 日

1000!

戏考的剧本总数在今天更新之后,达到了1000出!一个里程碑。

这个四位数在戏考的最初几年想都没有想过。那会儿的剧本来源就是《戏考大全》里的五百多个本子,而现在的目标总数是两千五百多。所以在增加了如《京剧汇编》、《国剧大成》、《传统剧目汇编》一类的大集子之后,就意识到,总有一天会迈入这一千的大关。

今天,这一步实现了。

除了感慨通过大家的努力整理了这么多骨子老戏的剧本之外,还有让人唏嘘的是,舞台上能看到的老戏越来越少了。没准儿当这两千多剧本都整理好后,舞台上戏的数目已降到了两位数呢。

上万的剧本是不用想了。下一个一千到来的时候,距离整个录入整理工程的收尾也就不远了。吾生有崖,幸而剧本大数亦有涯,以有崖求有涯,当不至“殆哉矣”。幸甚。

截图留念——

2016年2月25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6年2月25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相关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812出
总计剧本:1000出
完成比率:45.68972254787%
总计字数:7790507字
参与人数:259人

感谢各位同好(终于可以按拼音顺序排列了 表情)——

8d
adjkm、Alfred
CALF、caozhiwen、chrislew、Cipher.L、CRT
door、DYH
eclogite
fallforest
glanfan、gongche、gucz
impromptu
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
lans、laowantong1971、lcat、LILA、lkzhan、Lois、louisa、lususlee
Marin、Mason、Mila
Phoebe、Picnic
rossiwu3505
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
Talker、Thirteen、toower
wanghaojie、will、WL、wyoss
xu_henry_ca
yanhua037、yjzcjye
zinnia、ZXY
阿贵、阿赫、阿蒙、阿诺
白头翁
半个馒头
别墨
冰棍儿
波罗游子
曹达人
草莓26
长弓贯日
常希群
陈凯
成斌
痴菊叟
崇马慕津
慈云
大地、大亮
代仁杰
岱黛
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豆腐
段公平
二木
反二黄散板
范畹
飞觞对月
风雨子衿
盖世奇
高瑜
公羽
关东糖
管城寒士
过空雁
海上钓鳌客
昊昊
合意
红鬼、红叶舞秋风、红衣易灵
侯老撇
骅骝
吉示翁
蓟下阿凰
蒋黎明
碣石调 幽兰
堇庐主人
京门浪荡客
荆棘鸟
惊羽幽鸣
敬石斋主
九儿
酒醒春迟
菊苑散人
亢方
克莱伯
枯石瘦木
昆虫
拉拉
蓝旗
老道、老叟、老戏迷新学员
梨园教主、梨园一叶
李海天

泠娜
凌楚寒风
刘志峰
柳柳
六锁荒春
芦中人
路轲
罗马
落落
马春然、马珺、马力
满庭芳
毛刷子
昴日星君
麋鹿先森
明烁、明夷
碾芹斋
胖胖
彭海晖、彭胜先
品菊斋
平沙生
苹果大圆子
麒痴
芊寻千年
青栗子
清河居士
秋小宛、秋杨、秋逸斋主
人生过客
三国月明
筛神
石见
鼠鼠
谁说苍天没有爱
水牌子
司南
思秋
松仁老虎、松鼠斋
太阳风
糖水
天空海阔、天狼、天外来客
铁杆戏迷、铁马冰河
汀兰
兔兔
万家灯火、万毅多多
王博、王二、王佳音、王郗、王学范、王一冰、王英春
妄语

魏克巍
我爱中华
午桥、午夜兰花
舞儿
悟空
西门小土包子
锡卫
嬉笑伯
喜丸子
戏痴
下里巴人
弦外无音
咸鱼干
相忘于江湖
香陵居士
祥符
向前奔跑的小子胥
箫声
小Q、小安、小澂、小豆花、小豆子、小慧、小蕙、小露686、小四、小西、小戏迷、小邢
肖少宋
心欤
行健轩主人
徐洁莹
兖苍
砚愚
燕北追红客
阳春白雪
杨落雪
耀之
也愚
夜深沉
一村
伊宜以忆
怡梦斋主人
易水伊人
荫轩
胤溟
映月
于小魁
渔唱谈今古
豫让桥
云径香残、云遮月
在人间、在宥
张、张浩、张晖、张丽华、张露晴、张梦溪、张小晴、张新宇
張珈羚
赵汴湖、赵文华
浙江李小勇
知秋
仲愚
周琪、周文武
朱、朱旻
煮鹤焚琴
子澜

2014 年 5 月 13 日

碎影疏声世已更

星期天上午起来,排队买早点,顺便在手机上翻阅了一下新闻,看到了吴小如先生去世的消息。

最早知道吴先生(包括已故去的朱家溍、刘曾复二位先生),自然是通过京剧。读过吴先生很多关于京剧的书,受益匪浅。吴先生通过文字,很好地为我们描绘了京剧盛世时期的状态。后来陆续读了吴先生的其他著作,像《古文精读举隅》《读人所常见书日札》,以及2012年北大新出的那五本一套的书。归纳起来一个感想:这些文字真好。今天,暂不谈戏。

没有亲身接触过吴先生,但是从文字中感觉,吴先生拥有一位称职的语文老师应有的气质与学识。他回忆性质的文章(不限于戏),都是娓娓道来,读起来很有画面感,如临其境。而对古文的讲解,深入浅出,引经据典,能够让人切实感受到一篇古文的美妙之处。若是语文老师都具有这种教学水平,必然会更大地提升学生们对于古文的兴趣,进而对祖国的文字及文化产生热爱之情。现实中,吴先生这样的老师太少了。同样,在文化领域,像吴先生这样敢言的知识分子也太少了。吴先生那些文化批评的文章,是有理有据的,是一针见血的,而能够写就此种文章的基础,正是坚实的文化积淀与丰富的阅读。

去年年底,按图索骥地从图书馆借来了吴先生的《读书拊掌录》。小豆花先捧着翻读,每到精彩之处,必停下讲来分享。当时小豆子想把手头的几本书看完即开读这本。可是不知怎的,期间心里总觉得有某种顾忌。这大约是一个“心理阴影”:因为有几次无意去触动一些与老先生有关的资料,没过几天就传来该位先生离世的消息。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年初时,刚把章宗义先生的族谱整理好放到网上,没两天章先生就去世了。虽然咱们是不讲迷信说什么所谓的“方人”,但是这次借来吴先生的这本书,就不像前几本买来借来的书那样拿来就读。忐忑地这么放了几个月,直到如今。

吴先生所代表的,是认真做学问认真做事的那一代人。如今这样的老先生越来越少,时代也已步入了所谓“娱乐至死”的阶段。看一看吴先生去世后各种新闻报道,有的扯上毫不相干的某张姓导演在微博悼念,有的把吴先生称为“京剧研究家”、“京剧理论泰斗”而忽视了他文史上的专业成就。看着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唯有感叹如今识君有几人?一个舞台上没有正经京戏、文化界等若娱乐界的时代,终究不是属于吴先生这代人的,他们这代人也终究要离开我们这个时代。他们离开时,也许看着眼前的环境会抱有些许遗憾,可他们毕竟曾见识过真正好玩意儿,还是值得欣慰的。他们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精彩的回忆,以及更大的遗憾。于文史如此,于京剧亦如此。

2013 年 8 月 22 日

900!

今天戏考的剧本更新之后,录入整理好的剧本总数达到了902,突破900大关!

距离上次的800大关,已经又过去将近三年的时间了,真是光阴荏苒啊。近几年剧本更新的频率不高,由这近六年时间只更新了900出剧本中的200出就可以看出速度下降之快。不过今年网站改版以来,感觉因为有了主页上更新记录的提示,每天整理资料的干劲儿又回来了,也许突破一千大关并不需要再等三年?不管怎样,今年的产量效绩如何,年底就能见分晓,到时候看看感觉是否准吧。

另外还有一个需要宣布的:从今天起,戏考现有的剧本将会有一次大规模的修正,主要修正处有两点:第一,所有曾经标有“二簧”板式的地方,都会替换成正确的“二黄”。考虑这个事儿有些日子了,前些时读《艺坛》学到了这个板式的正字。真是惭愧,这么多年被另一个所谓“权威”的说法“二簧”误导,实属学识浅陋。第二,剧本中所有出现“排子”的地方,都会替换成更规范的“牌子”。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更早的时候,其实戏考的剧本早已开始用“牌子”这个正词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回过头来翻修以前的资料,趁着这次也就都把以前的改过来。其实现在都数据库化了,查找替换个词儿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儿,可咱们这儿还涉及一个 PDF 文档的问题,这可都是每次手工生成的,所以需要回到每一个 Word 文档里去查找替换再生成,就会花些时间了,争取用一个月时间完成。是否要写个从纯文本直接生成 PDF 甚至 EPUB 文件的页面,也一直在考虑中,嗯,就是迟迟未下笔。

回到900的话题上,按照传统,依次是网站截图,改版后的第一次纪念留影——

2013年8月2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3年8月2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相关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749出
总计剧本:902出
完成比率:42.834270878408%
总计字数:6901585字
参与人数:218人

一如既往地感谢——

8d、adjkm、Alfred、CALF、caozhiwen、chrislew、Cipher.L、CRT、door、DYH、eclogite、fallforest、glanfan、gongche、gucz、impromptu、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lans、laowantong1971、lcat、LILA、louisa、lususlee、Marin、Mason、Mila、Phoebe、Picnic、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Talker、Thirteen、toower、wanghaojie、will、WL、wyoss、xu_henry_ca、yjzcjye、zinnia、ZXY、一村、万毅多多、三国月明、下里巴人、九儿、云径香残、云遮月、亢方、人生过客、仲愚、伊宜以忆、克莱伯、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刘云浩、刘志峰、别墨、午夜兰花、午桥、半个馒头、反二黄散板、司南、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咸鱼干、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堇庐主人、夜深沉、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太阳风、妄语、嬉笑伯、子澜、小Q、小四、小安、小慧、小戏迷、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崇马慕津、常希群、平沙生、张、张丽华、张小晴、张新宇、张晖、张梦溪、张浩、张露晴、弦外无音、張珈羚、彭海晖、徐洁莹、微、思秋、怡梦斋主人、悟空、惊羽幽鸣、慈云、成斌、我爱中华、拉拉、敬石斋主、昆虫、明夷、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松鼠斋、林、柳柳、梨园教主、毛刷子、汀兰、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海上钓鳌客、清河居士、渔唱谈今古、满庭芳、煮鹤焚琴、王一冰、王二、王佳音、王学范、王英春、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盖世奇、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 幽兰、碾芹斋、祥符、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叶舞秋风、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耀之、老叟、老戏迷新学员、肖少宋、胖胖、舞儿、芊寻千年、芦中人、苹果大圆子、范畹、荆棘鸟、草莓26、荫轩、菊苑散人、蒋黎明、蓝旗、蓟下阿凰、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谁说苍天没有爱、豆腐、赵文华、赵汴湖、过空雁、酒醒春迟、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锡卫、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阿蒙、阿诺、阿贵、陈凯、青栗子、香陵居士、马力、马春然、马珺、骅骝、高瑜、魏克巍、麒痴、鼠鼠

2013 年 3 月 10 日

戏考十二周岁!

今天是戏考的生日,今年又是戏考的本命年。没错儿,戏考十二岁了!

戏考上线十二年,经过了好几次改版,如果不回头仔细查一下记录的话,已经没有办法算出来准确的次数。不过大的几次还是记忆犹新的,有从亿唐的 pekingopera.myetang.com 域名转到 www.xikao.com 上的经历,有从静态的 HTML 网页转到后台数据库加前台动态 PHP 平台的经历,有剧本编号从四位升到八位的经历,当然还有今年初最大的一次统一改版的经历,等等。这些都是一直伴随着剧本的录入整理工作而进行着的。事实上,如果这十二年来只是敲文字整剧本的话,那就太过乏味了。正是有了这种调剂,让这十二年走得一点儿也不无聊,而是乐趣丛生;而谁又能想到,在这个过程中,还催生了如梨园百年琐记京剧剧目考略红毹艺话这样的小站。现在,梨园百年琐记的日访问量甚至都已超过戏考剧本部分的日访问量了。可即便如此,每年我们还是会给戏考过生日,而不是在11月给琐记过生日,或者9月给考略过生日。没有最早的戏考,也就没有后面这些。

戏考的生日,恰又是在一次新的改版后没多久。前一阵刚把最后一批用旧模板的页面转用了新的样式,各种微调工作也差不多了。这个新的样子估计会至少保持个若干年,直到能够想出更好的创意来。网址的优化也都搞好,像 http://scripts.xikao.com/play/01001001 这样的整洁地址也都被搜索引擎抓到了,这一期工作算是圆满完成了。

感谢大家这么些年的支持,通过戏考,也认识了那么多同好友人,这也是除了那些数字化资料外最大的财富。谢谢!我们一同快乐!

另外:今天正好是夏时制,平白地少了一个小时,果然本命年不好过啊 表情

2012 年 12 月 27 日

冬天的絮语

圣诞节前的周末,与小豆花以及豆与花的两位娘亲出去玩儿了一趟,前天晚上回来的。

在去佛罗里达坦帕市旁边清水湾海滩的路上,我们的司机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介绍那里一条名叫“冬天”(Winter)的著名海豚。据介绍,这条海豚在小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失掉了尾巴,清水湾海洋馆在救下了“冬天”之后,给它安一个人工尾巴,而这条尾巴使得“冬天”可以像其他海豚那样正常地游水。此后还有据此拍的电影,显然应当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京剧到如今,丢掉的已经不止是一条尾巴了,而且可以想见的是,随着老人们的离世,我们会有更多的东西丢掉而无从拾起。京剧,也不会似“冬天”那样,在换上一些后人补造的元素后,变得完好如初,甚至能凭此吸引更多的观众(海豚显然做到了)。

京剧似乎更像真实意义上的冬天,尽管多伦多人“庆幸”今年冬天已经不冷了,但是26日晚上开始下起的一场大雪,终还是把整个城市用银妆包裹起来。于是新闻把这场雪称为“迟来的白色圣诞”。是的,圣诞那一天没有什么冬天的氛围,但这场雪迟早是要下来的。大雪过后,放眼一望,冬天的寒意立时可以感到了。

在出门前一天,看到了张学津去世的消息,很是伤感,当天做了几个录音专辑到梨园和红毹艺话,权作纪念。到机场等飞机的当口,看了一下新闻,看到了姜凤山去世的消息。到坦帕市的第二天,又看到朱云鹏去世的消息。真是没想到,老一辈的艺术家在年底前竟这样接二连三地过世,一霎时,犹如年中六月时艾世菊那一批艺术家去世的情形再现,让人唏嘘。

因为出游,所以梨园一般在圣诞前后的年终迎新特辑也就推迟了几日,今天开始更新。也因为之前没有倒开功夫,所以今年这期没有排出水牌子来。不过也好,没有水牌子就权作给各位惊喜吧。所幸库存尚丰,拣一些比较好的录音出来还不是件难事儿。当然,录音的数量理论上是一个有限的值,而这也就意味着梨园不可能无限地这么更新下去。什么时候到头儿呢?不清楚,但它总是有尽头的。

亦如身归道山的老艺术家们,我们也很清楚无论他们之前多么高寿,这一日也总会来临的。京剧是在缓慢地凋零,自然也不会是无限凋零下去,要么凋零至无,要么涅磐再生。

扫兴的话到此,算是年终前的絮叨吧。新一年就要到了,附上一张在坦帕拍到的圣诞树照片,这也是本 Blog 一个传统项目了。今年这树来自南边儿,所以从周围的植被来看,一点儿都感觉不到这是冬天。这也好歹有些积极的意义——无论我们眼前的光景是怎样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总还是有春意盎然的地方。

坦帕市街头的圣诞树
坦帕市街头的圣诞树

2012 年 6 月 27 日

怀念逝去的……

六月眼看要过去了,这2012年也就快过去一半儿了。

六月中何玉蓉去世的时候,枯石瘦木兄在网上感慨:“2012年戏曲曲艺界不少前辈辞世。昨天又得悉何玉蓉老先生仙逝,想起1999年春节戏曲晚会上何先生演了‘马前泼水’片段,记得那此(次)还有袁世海先生的‘群英会’片段。袁是2002年没有的,那年也没了好几位大家。莫非真是10年一个坎儿?”当时给他回复了一个,说:“不是十年一坎儿吧。事实上每年都是这样,都会觉得怎么今年这么多人?可回头一看,每年离去的老前辈都不少,也就只剩唏嘘了”。

2005年的时候,梨园百年琐记正式从一个简单的 HTML 表格变成了一个依托数据库的动态网站。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琐记开始记录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梨园事件。其中,包括离我们而去的老艺术家们。

七年过去了。大约因为整天和这些资料打交道,小豆子已经对各种离世的消息有了某种“免疫”功能,尤其是2006年和2007年连续两年,每年有至少52位艺人离世。那个时候,红豆少主还在网上号召大家“盘点需要‘抢救’的老先生”。一位老先生离去后,我们看到的是大众的悲伤和痛心,感叹又一位带着满身玩意儿的能人离去了。如果离世是接踵的,我们会看到人们感叹这一年真的是不幸,是个凶年,那么多老先生离去了。但就如上面给枯石姜兄的留言说的那样,哪一年又不是如此呢?岁岁年年,花开花落。

老先生离世,固然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但这终究是自然规律,无可奈何。我们在怀念的同时,继承老先生们留下来的传统艺术,至少不让它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每年的忌日,想得起来这些前辈,这也就是很好的纪念了。梨园百年琐记中“历史上的今天”就是这个目的,如航斋每天在新浪微博上也在做着同样的纪念。

而更多为戏曲付出终身努力的前辈,或因年代久远或因名气不大,他们离我们而去的具体日子都无从考证,这也是件很无奈的事情。在资讯发达的今天,我们也许能更精确的记录下身边的片段,甚至追溯回曾经失落的历史瞬间,让这些已经或将要被遗忘的人能够再被记起来。

尽管有了些对离世消息的“免疫”,但显然,心情总还是会受到影响。尤其是,这一个月间,从杨华生、艾世菊一路下来,很多长寿的老先生一个个驾鹤西去——很多,以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梨园百年琐记主页右侧的讣告栏,已经从原来的右下方挪到了右上方。通过更明显的位置,来缅怀逝去的人、艺、德……

2011 年 10 月 6 日

纪念刘雪涛

昨天一早,上网看新闻,得知刘雪涛先生去世了,叹息。

要说和刘雪涛先生也是有几面之缘,以前也整理过先生说的一些往事片段。不曾想,今年三月见面聊天竟是和先生最后的一次,而那会儿先生还是精神矍铄,头脑清晰。

晚上打算坐下来写点儿什么,又打开新闻一看,苹果的乔布斯竟也去了。那会儿看他因病退下,还觉得这比硬撑着要好,毕竟身体是第一位的,没想到还是退晚了。

人这一生,光阴似箭。能留给后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也就不枉此行了。故去的刘老,为我们留下了很多精彩演出的资料,并似绿叶般衬出了张派这朵红花。如今北京京剧团这一堂人在天上是聚齐了,《状元媒》、《望江亭》、《楚宫恨》、《赵氏孤儿》,等等,在上面可以开锣了。而留给我们的,是老先生们的音容笑貌,及我们的无限忧思。

再整理一些刘老讲的事情,权作纪念吧。

刘老感叹:北京京剧团没有右派,而中国京剧院有好几个。马连良先生的帽子当时特别悬,彭真市长说了一句话:“如果给他戴上帽子,这个戏怎么演呀?他有问题他的不对给他提出来让他改嘛。”领导一句话,北京京剧团没右派。

《沙家浜》刘老改大嗓了。有一个晚会,业余工人演工人戏,彭市长去看。等休息的时候,教育处陆处长找刘老到后面去,去了之后,问:“您找我有指示啊?”彭市长说:“不是指示。我告诉你:小生戏你可不能把它忘了。”刘老说:“市长,我改大嗓了。”彭说:“那是暂时的,这小生戏别忘了,还要唱,还要演。”回去刘老跟薛恩厚说这事儿,薛恩厚跟没听见似的,没敢表态——压力大。

李佩卿,青衣,姜妙香先生教他《战蒲关》,定不下来,后来改胡琴了。李说我刚拜完您我再改胡琴我还得拜师呀?姜先生说我给你开蒙。后来李傍了余叔岩。可惜三十六岁就走了。

提到当年和许翰英的合作,刘老说:“现在演荀派都跟疯子似的。”

黄元庆排演《状元媒》里的六郎,柴郡主赠珍珠衫,柴郡主下场之后,杨延昭面向观众方向暗挑大指,表示暗赞。这时马连良先生把黄元庆叫过去,说你这么做是不要脑袋啦!臣子怎么能这么对皇家的郡主?

刘老三月份的时候对旁边的马长礼感叹说:“跟咱们那会儿演戏的人,死了百分之八十了。”而每次,二老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询问一下其他的一些老人。刘老问“李荣安还有没有了”(大约因为都是唱小生的,又和马老都是荣春社的),马老说:“李荣安、孙荣蕙,都没了!”老人们无奈地唏嘘。如今想来,再想想刚故去的刘老,亦让人嗟叹。

三月份时的刘老
三月份时的刘老

2011 年 9 月 9 日

共享喜讯!

刚刚忙完一天的事儿,在此,小豆花和小豆子向诸位宣布:

我们今天结婚啦!

在晚餐上,感谢完双方的家长(计有花爹、花妈、豆爹、豆妈)以及列席的豆舅舅和豆舅妈,花妈说,你们还得感谢京剧的。

是了,真也亏了京剧。三年前,如果不是京剧的原因,小豆花也不会走进多伦多国剧社来报名跑龙套,那也就不会和小豆子形成相交线,进而两条本不相关的生活轨迹有了交点,又变成了一条线。今天,在多伦多市政厅举行的简单庄重而浪漫的仪式,代表了这条线无论是直线还是曲线,小豆花和小豆子的生活轨迹都将以并行的方式延伸下去;套用一个数学定义,这是一条射线,从交点开始,延绵到永远。

感谢所有关注小豆花和小豆子的朋友,我们很高兴能够通过网络与大家分享喜讯。

共享喜讯!
共享喜讯!

2010 年 9 月 13 日

800!

昨天晚上更新了4出剧本,做完数据库端缓存的更新,发现,首页上的剧本数目,已经升到了803,上800了!

距离上次的700,这100出剧本花了两年半多的时间。应该说,随着其他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加上整理的剧本出现越来越多的冷戏,在整理上的进度也就比以前要慢了。

老样子,截图留念。

2010年9月1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0年9月1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说到冷戏,以这次更新的4出剧本为例,其中三出戏,都是比较短小的冷戏,角色不到三四人,篇幅不过数页,像《对算荐雏》这样的,也谈不上有什么教育意义,不过这些小戏正是集中反映戏曲艺术特点的。要知道,不是所有剧目都是大长篇。而小戏,也不仅限于传统戏。比如以前的很多新编戏,《罢宴》也好,《赤桑镇》也好,包括现代戏如《年年有余》、《雪花飘》,都是篇幅短小但是精致漂亮的作品。可惜现在的编剧,无论戏曲、电视还是电影,都只会一味地往长里抻,锅锅佛跳墙,连盘开胃的小凉菜都没有,如何不腻?

回到800的这个话题,记录一下相关的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679出
总计剧本:803出
总计字数:5289800字
参与人数:154人
累计访问人数:715722

并一如既往地感谢:

8d、Alfred、CALF、chrislew、CRT、door、DYH、eclogite、glanfan、gongche、gucz、impromptu、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lans、lcat、LILA、louisa、Mila、Phoebe、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Talker、Thirteen、toower、wanghaojie、WL、wyoss、xu_henry_ca、yjzcjye、zinnia、一村、万毅多多、三国月明、九儿、云遮月、亢方、仲愚、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午夜兰花、午桥、半个馒头、司南、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咸鱼干、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堇庐主人、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太阳风、嬉笑伯、子澜、小Q、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常希群、张、张丽华、张新宇、张晖、张浩、弦外无音、彭海晖、微、思秋、悟空、成斌、我爱中华、昆虫、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林、柳柳、毛刷子、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清河居士、渔唱谈今古、煮鹤焚琴、王一冰、王二、王学范、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盖世奇、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 幽兰、碾芹斋、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耀之、老叟、老戏迷新学员、肖少宋、胖胖、范畹、草莓26、菊苑散人、蓝旗、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谁说苍天没有爱、豆腐、赵文华、过空雁、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锡卫、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阿贵、青栗子、香陵居士、马力、马珺、骅骝、魏克巍、麒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