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7 月 25 日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这套书,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台湾的张伯谨根据自己所藏的京剧剧本及中央研究院所收的诸本整理的京剧剧本集。

记得十四年前刚看到这套书的时候,还以为张伯谨与张伯驹有什么关系呢。后来知道俩人的关系也就如李宗仁和李宗义一样——没有关系 表情

这套收了将近六百个本子的书可以与五十年代隔海相望的大陆出版的《京剧汇编》相媲美。按照书的序言,原计划“第一期先印四百出,第二期再印四百出,均以一百出订为一集,共八集”。这八百出的本子还差了两百出,但集数已经是十二集了。不清楚在出版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而且按照剧目的排序,从吉庆戏开始,夏商周以降直到最后一出民国戏《阎瑞生》,时间线已经走完一遍了,不像还能再继续出的架势。而且这套书在剧目编号上自己已经混乱了:第三集第一出《斩熊虎》应该是总计的第99出剧本,被编号为85,这个问题直到第九集才调整过来。

《国剧大成》由当时在台的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国剧研究发展委员会出版,出书的目的也是为了和对岸打对台。因为当时在台湾演出所用的本子,“甚至于偶得一二种毛贼江婆监制的剧本”,演员“如获至宝”,对“其中所改窜重写之处,无由校正,其中蕴积之宣传毒素亦不提防”。所以,系统整理出版这批老剧本,是配合“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政治任务。京剧百年来凡此大型工程,乃至其自身的兴衰荣辱,无一不有政治力量于中左右,两岸皆同,国共两党可真是同宗同源。所谓豁牙子吃肥肉——谁也别说谁。

书中所收的剧本,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于以前的《戏考》,从剧情介绍到剧本本身,都是直接搬来用的。还记得《戏考》那《狸猫换太子》的大谜团吗?显然张伯谨在整理他手中剧本的时候,也发现了《戏考》里没有三本《狸猫换太子》这一奇怪的现象,但由于《国剧大成》的剧目排序是完全按照朝代来的,若是头、二本之后接一个四本就太不像样子了,于是就把四本直接改成“三本”登在了书里。这个办法虽然看起来好,但由于二本与四本之间的故事完全不衔接,加上有《戏考》原书做比较,还是很容易戳穿的。

鉴于《国剧大成》与《戏考》的这些重合,最初为了避免重复录入,在把目录登在网站上的时候,把同名的剧目都择掉了。不过这么按名目而非具体内容淘汰,有时候也会出现“错杀”的情况。比如后来发现《国剧大成》里的《锁五龙》就是全本的,包括前面单雄信踹唐营等情节,所以后来又在总目里补上了,但因为当时编号已经定下来了,再把这个本子挤回去势必造成诸多剧本编号的更改,于是就暂时把它的编号排在了最后。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

所以这就是本次要谈的一个事情:把《国剧大成》的剧本重新编号。每一集所有剧本都会按照正常顺序排号,即便与《戏考》一模一样的本子,也会有一个《国剧大成》02系的编号;但是这些重复的本子将不会在网站的总目里显示出来。这样的话,虽然总目的编号将会出现跳号的情况(比如02008036《下南唐》之后就接02008040《五台山》了),但如果日后认真比较发现有些同名的本子其实与《戏考》所载是不同的,则只需把这个本子加回到总目里即可,它后面的剧本编号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重新编号的工作大约会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好,期间会再比对《国剧大成》与《戏考》中同名剧本的异同。

尽管《国剧大成》收了很多与《戏考》相同的剧本,但是这套书还是在包含了很多别的书里没有见过的剧本,比如很多《封神》戏、《西游》戏的本子,又比如很多连台本戏,像四本的《七擒孟获》、十本的《九莲灯》、六本的《双尽忠》等,如陶希圣在序言中所说:“此类均为我未曾见知而颇感趣味之戏剧”。

在《国剧大成》的本子重新编号前,做个说明,顺便把这套书的一些情况介绍一下,做个笔记。

2015 年 4 月 17 日

剧本编号调整

上回说了《戏考》的新发现,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把站上被第二版《戏考》打乱的剧本顺序重新排列回第一版的原状,并把漏掉的八个剧本补回来。

由于每个剧本的编号都是唯一的,因此这个调整需要一步一步来,先把“鸦占鸾巢”的本子挪回原位,再把腾出来的编号标注上正确的本子。幸好多年前的编号升位已经为这种情况做了打算,所以真正受影响的的本子并不多。

虽然这次发现了八个“新”剧本,但是这次编号调整,其实多出来十个本子。有两出戏:《蝴蝶杯》和《大名府》,原来照书本的目录每一个剧目配了一个编号,这次比较《戏考》的演变,发现其实这两出戏各分前后本,因此每个剧目其实是两个本子,共计四个。所以这次调整顺便把这两出戏的后本也编了号。

旧号变新号的具体安排如下,预计将花一周时间调整好。回头见。

剧本编号调整详表
剧本编号调整详表

2014 年 7 月 14 日

师承谱图

一年多前,菊坛世系谱正式上线。今年初,菊坛世系谱正式整合到梨园百年琐记,算来刚好半年。

在菊坛世系谱还是独立测试的时候,也许您注意到了在人物族谱下,还有一个不能点击的“师承”链接。当初的打算是,像世系族谱那样,做一个师承谱图,用来更清晰视觉化地显示每一个艺人在艺术上的传承关系。

现在,这个功能正式在梨园百年琐记的人物页面中激活了。首批上线的是根据早年在网上流传的《相声师承关系总表》整理出来的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并且根据这些年的种种拜师事件做了相应的补充。如果您想从头看起,可以点击相声创始人张三禄的这个条目,一点点地展开,看看这一脉相承的关系谱。

像族谱中考虑到干亲一样,这次做的页面也考虑到了相声界代拉师弟这一特殊的师承关系,比如当您进入朱阔泉的页面时,会看到与其同门的常连安,是由张寿臣代拉的。这条信息,不光是显示出“张寿臣代拉”的小字,还通过把人物连接虚线化来直观表现。另外,若在琐记那边有对应的拜师收徒的事件条目,则相应的链接也会出现在这个谱图中。与族谱中的婚姻关系的那个小图标类似,这里也放了一个表示拜师事件的小图标,并注以年份。

除了相声界外,有一些零星的京剧界师承的资料,比如裘门的,作为测试之用而加入了数据库,尚有大量的信息需要补充进来。这些都需要日后慢慢来做。不少细节需要随做随改,不过大样子不会变了,所以,现在端出来与大家共享。梨园百年琐记的更新记录已经做了相应的调整,整合进来师承关系的更新记录。

谱图这种事儿不需要多介绍,很直观,所以就不再絮烦了。

引用一下两个多月前小范围测试时的话来总结这个师承谱图:“还是图形化了的数据看得清晰。谁是师祖宗,哪个是徒孙孙,一目了然”。是这么回事儿 表情

2014 年 4 月 2 日

京剧剧目考略的升级

屈指算来,京剧剧目考略都有将近八年的历史了。

八年间,除了增加和修正剧目介绍外,考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随大流的那次改版以及之后增加了个“重名剧目”的页面外)。

从去年年底开始,考略在后台做了不少新功能的测试,现在是时候推出来公开测试了——俗称公测……

这次升级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考略在剧目文字介绍的基础上,增加了配图,包括剧照、脸谱、画谱等类型(视频截屏不算其内,否则无止境)。首批有将近700张配图加入到了相应剧目的条目中。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增长,有太多的图片需要数据化,并配上相应的文字索引,以便更好地被大家搜索及使用。戏考的各小站,从剧本的数字化整理开始,不断地向各种形式的原始京剧资料进发,将它们一一数字化。

数据库化图片这个事儿,也是早年的一个想法,直到今年才得以实现。最初的打算是做一个独立小站来运营,后来觉得还是把这个作为一个功能依托在京剧剧目考略下比较好,因为那里的数据都是以剧目为中心的。相应的图片,应以剧目为中心,进而扩散开来。

其他功能显而易见,就不多提了,大家一看便知。戏考主页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以配合考略的这次升级。其实图片这块儿也是说得太多,俗语曰:“画意能达万言”。这么明显的功能,无需在此絮絮叨叨 表情

2014 年 3 月 10 日

戏考十三岁!

戏考十三周岁了!日子过得真快。

截至目前,戏考所有剧本录入的完成比率是44.9%,也就是说,再有个十几年二十几年,手头所有的剧本就可以全部实现数字化了。当然,前提是没有新剧本入账。

没有新剧本入账的前提有些不现实。正准备借着戏考过生日,更新一下总目,又是一批剧本。鉴于增加基数会拉低完成率,所以先在前面记录了一下“扩招”前的比率:44.9%。若以总数计,共2311个本子,包括8个已知存在但暂时没有到手的。

新增的这批本子,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民国时候的《剧学月刊》。该杂志自1932年创刊,历五卷;金仲荪为主任,程砚秋为副主任,徐凌霄任主编,在“剧学”二字上下了很大功夫,有很多学术性很强的文章。该刊不定期刊载一些皮黄和昆腔的本子,有些戏在今天来看还是很罕见的。2006年的时候合意太爷据该刊第一卷第八期所收《敲骨求金》剧本整理出来了文字版本,转眼八年,这个本子才得随着《剧学月刊》这批本子一起提上整理的日程。

另一个来源是《马祥麟演出剧目集》,共两本,查资料显示非正式出版物。据网友水牌子观测,错别字还是挺多的。

今天晚了,新增剧本的目录明天登到站上,也会来 Blog 上一报,顺便看一下百分比降了几何。

2014 年 1 月 26 日

告别菊坛世系谱

菊坛世系谱的数据整合到梨园百年琐记中已经有两个星期了,目前来看一切正常,很顺利,无缝对接。除了世系谱首页之外,所有其他链接点进去后都会被转向到琐记那边相应的页面。

所以现在要做的最后一步就是把世系谱首页的这扇闸拉上,把进入世系谱首页的网友转到琐记的“世家”页面。上次说过,在做这项工作前,要来这里与世系谱做最后的道别。

细想一下,其实这还不是最后一步,所有自动跳转启用后,过一大段时间,当 trees.xikao.com 不再被人访问的时候,还需要把这个地址从 DNS 列表中清除出去,那会儿可能又要来一次“最后的道别”。“那会儿”距今尚有时日,先说一下这次的感想吧。

这次通过世系谱接触到的编程思路,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包括整个页面的布局,如何合理且不过分堆积出一个图谱来,都是一个挑战。数据库表格的设计,虽然早在多少年前就已经知道如何去做,算法上如何去推演各种人物关系,但是真到实际应用上,还是有需要推敲的地方,有要优化的地方。世系谱最早的数据其实已经有一些与琐记是重合的了,比如一个人的性别,这个后来在两站整合之前就已经共用一个新表了。再比如世系谱上显示的人物的基本信息,从生卒到行当,乃至照片,都用到了琐记的数据,直接调用琐记的表格。也正因为此,两站合二为一其实是早该在规划时就想到的事情。只不过那会儿脑筋有些僵硬,没有想好如何在琐记现有的结构上增加这些东西。现在回头看一看整合,其实挺容易的嘛。

说到琐记的人物照片,世系谱在最初调用这些照片的时候只是把原图引用过来,显示的时候把尺寸按比例缩小而已。举例说明,某人的照片大小是 40KB,300px 乘 200px 大小,当世系谱调用它的时候,这个 40KB 的文件还是被下载下来了,只不过以 75px 乘 50px 大小的比例显示出来。虽然 40KB 在今天来讲不算多大,但严格意义上讲,网页的加载速度还是会因此变慢了一些。所以后来琐记在生成缓存数据的时候,增加了一项任务,就是把新增的人物照片先按比例缩小,另存成一个新文件,在世系谱那边加载的时候,所选用的就是这些只有一、两 KB 大小的缩略图,大大优化了页面的加载。

这个自动为新图片生成缩略图的小段程序,也很快就被用到了戏考剧本的配图上。

菊坛世系谱虽然关掉了,但是这个小站从构思开始,就给小豆子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工作体验。即便是最后与琐记的整合,也促进了戏考其他小站在程序上的优化,比如一套新的获取更新记录的函数,可以更好地嵌入到戏考新的首页中。这些改变,从外到内,都与世系谱有很紧密的关系。

今天我们在此与世系谱道别,也接近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新桃换旧符,问世一年的世系谱虽然关掉了,但是小豆子将一直记着这一年来由于它促进戏考的这场大规模编程优化与整合的经历,也希望戏考能够继续时不时地产生出新鲜的想法,并付诸实施,把更多的戏曲资源更系统地数字化,呈现给大家。

停留在测试版的菊坛世系谱站标
停留在测试版的菊坛世系谱站标

2013 年 7 月 18 日

小改进

据说“小赌怡情”,也有说“小酒怡情”的。不管怎么说,这里边儿的中心思想就是说偶尔做点儿别的不常做的,总是“怡情”的。编程之于整理文字音频资料来说,对小豆子就是怡情的,一种调剂。

戏考的小站们自从1月份改版之后,这半年间,网页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动,倒是陆陆续续地做了很多小的改进和新增了些小功能,一直觉得每个改动都不算大,不值得特意开一篇 Blog 来介绍。现在一来过了半年了,二来积累的也有不少了,所以总结性地归纳一下,也算留个记号,以后回过头来看戏考网页上的设计,好歹是个见证。

按照小站们的顺序依次点一下。

今日·Unicode 问答集:这个页面以前一直是 HTML 的,终于改成了 PHP 并套用了统一的模板。这个问答集的内容可有年头了,有些网站在提及 Unicode 的时候还连锅把它给端过去,全不看看里面还提到“剧本”啦一类与他们不相关的内容。抄都不认真。

今日·去世信息:首页的去世信息,在人名边加上了简单的生卒信息以及剧种行当。

今日·分隔符:首页里罗列的更新信息,每一条最初是用顿号(、)来分隔的,后来发现因为有些事件标题中本身会带顿号,连在一起便产生歧异,所以改成了斜线(/)。

京剧剧本·录入动态:首页按日期显示最近的录入状态。

京剧剧本·录入人:统计页中,把原先罗列的录入人按照首字分组显示,且每个人的名字都链接到了一个显示此人录入了哪些剧本的搜索页。

梨园百年琐记·资料卡:每个人物的页面右上方增加了一个简明的资料卡,包含照片、生卒、分类、科班院校、老唱片等基本信息。以前这些文字信息都在人物生平的下方,只有照片在页面的右上方。这次提升与重新规整,更清晰。并增加了相应的世系谱图链接,自然是来自菊坛世系谱小站。

京剧剧目考略·重名剧目:新的重名剧目页可以直观地显示出那些同名但不同内容的剧目。

京剧剧目考略·书目:剧目页面中,提到的书目增加了搜索链接,可以通过此查找到其他基于同一本书创编的剧目。

红毹艺话·学习了:每一个录音旁增加了一个红色的加号,名曰“学习了”。如果您觉得这个录音对您有帮助,或者就是单纯地觉得它好,那么请点一下这个加号,会使旁边的小计数器增长。这个就是一种对该录音的某种心情表达,与梨园里录音旁的“叫好”是一个意思,只不过这些录音都不太适合“叫好”,才用了一个别的名字而已。

菊坛世系谱·干亲:这个曾经特别说过,可参见这里

菊坛世系谱·频道聚合:现在菊坛世系谱也有 RSS 频道聚合了,您可以订阅到您的阅读器(呜呼,Google Reader 却已亡故了),这样就不会错过任何一次更新了。

2013 年 3 月 28 日

菊坛世系谱

2008年,与久仰了的裘迷相聚于北京,我们从隆福寺的三联往南走到王府井的长安街口。记得在路上,聊到各类戏曲网站,小豆子对他说,想做一个家族树式的小站,利用数据库的资料和简单的算法,直观地反映出戏曲界人与人的亲属关系来。算来,已是将近五年了。

其实这个概念,早在2005年的时候就提过了(见这篇小文)。那会儿也只是感叹一下,并没有真的动手,因为手头要做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后来陆续做了些如京剧剧目考略和红毹艺话这样的小站,还接手了梨园的维护工作,但这个比较有意思的概念,也一直只是一个概念而已。算来,快八年了。

去年11月份和小豆花休假回来后,对小豆花说,要不然咱们做这个吧。数据库与网页的设计并不复杂,稍微花了一些时间在编程的算法上做优化,这一段历程也是很有挑战性的。于是,这项工作就这么突然地从一个简单的概念付诸实施了。现在想来,倒也挺突然的。

不过这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如果放到几年前来做一个戏曲界的人物关系表,恐怕能调用到的资源还没有那么多。今天,梨园百年琐记里已经收录了超过四千位圈内人士的资料,数据库中提到的人物则超过一万四千人,有这个庞大的资料库作为后盾,在一个人物关系表中显示某人的曲种行当,以及他亲戚的曲种行当,都不是一件难事儿。

而一个错综复杂的亲缘关系表,分解开来后,其实也是极为简单的。对于每一个人物,我们不需要知道他的七大姑、八大姨、祖上多少代都是谁,每一个人的亲缘记录只要二条,即:此人的生身父母是谁,此人与谁有过婚姻关系。就这么简单。其他的亲缘关系都可以从这个最简单的关系推导出来。比如甲的父亲是乙,母亲是丙,那么若想知道甲的祖父是谁,只需要在数据库中查一下乙的父亲是谁即可。甲的叔叔呢?那是一个或多个与乙的父母相同但是比乙的年龄小的人(或人们)。甲的舅妈呢?甲的舅妈是与丙共有同一对父母的男性的妻子。通过演算,我们可以算出一个人上下多少代周边多少位亲戚来。而这些都会由电脑帮我们从数据库中查询并算好;给我们展现出来的,则是一幅幅清晰明了的人物关系谱图。坐享其成,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由于录入的偏差或者重名等原因,电脑生成的谱图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准确的,而这时就需要大家帮忙来查错并及时指出,以免讹误流传。梨园百年琐记一直靠着大家的帮衬才有了今天的规模,相信菊坛世系谱也不会例外。

当您在谱图中浏览时,点击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将会进入以这个人物为中心的新谱图,所有亲属关系称谓都是相对这个人而言的。所有加粗了的链接,都表示此人是戏曲曲艺圈子里的,而正常字体则表示他是“外行”。

在谱图中,人物简单的介绍以及生卒都来自梨园百年琐记那边。如果这方面有空缺,则说明琐记那边尚无相关信息。若是您恰好有某些可以帮助补充的资料,希望您一如既往地在琐记那边提供。充实那边的资料,将会使两边受益。这就是资源整合的一个好处。

人物的照片也很容易地从梨园百年琐记那边引用过来了。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照片资料,所以您会看到很多人都只有一个简单的头像图标。提供照片的方法也是通过琐记的投递。另外,点击照片或者头像的话,将会进入该人物在琐记那边儿的页面,您可以看到此人的更多介绍,或者帮助补充提供新的信息。梨园百年琐记那边人物条目的页面上也将会加上反向的链接,直接连到相应的谱图中来(就像现在连到老唱片的相关页面那样)。

有蓝色背景的人物表示此人是男性,而粉色背景则表示是女性。这个其实还是很明显的。我们觉得这样的设计比文字的“男”、“女”更直观一些,而且更省地方。

目前小站上的信息,大部分来自梨园百年琐记中已有的文字,另外参考了刘嵩昆的《京师梨园世家》,并按照书里的内容挨家挨户地把信息提取出来并数字化(现在完成了四分之一)。需要极力推荐这本书。想当初刘先生手工编篡那一张张图表,比起如今用电脑生成可是费功夫多了。今天我们又得以更上一层,系统地整理这些信息,免去了在书中从一个表跳到另一个表的繁琐查询,而刘先生作为这个领域的先驱,功不可没。

说到先驱,还有一位前辈需要提及,那就是作了《中国伶人血缘之研究》的潘光旦先生。潘先生在这本书里以独特的角度解读了梨园世家的产生与发展,梨园界屡见不鲜的“强强联合”的婚姻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这个圈子的优化与扩张。潘先生说:“伶人是有世家的。不但有,并且很多,亦且也许比别种人物多……‘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原是生物界的一大原则……一个以票友开始的个人往往终于会造成一个三代四代专以优伶为业的家系,而家系与家系之间,复因彼此互为婚配的关系,可以造成一个庞大的集团,一个千头万绪、循环往复的‘血缘网’”。

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在京津沪这样拥有大剧团的地方,一对对梨园伉俪携手继续“循环往复”新的关系网。比如2009年结婚的李孟嘉与谭茗心,就又把京剧界的两大世家——李家与谭家联系到了一起。小站的数据每补充一条新的亲缘关系,就会把一个点连到另一个点,把这张网编得更庞杂,最终使我们有一个更直观的概念,从宏观到微观,每一条人物关系都会非常清晰。而这一切都是实时的,不必等到多少年后我们再回头来考证和整理这些信息。

小站目前是测试阶段,最终我们会加入师承以及干亲螟蛉的信息。这些信息怎么能够更直观地表示出来而不使现有页面变得臃肿,又是一个挑战。

欢迎您对新的菊坛世系谱提出您的意见和建议,也希望这个小站能够成为您又一个应手的工具,哪怕是一个有助于八卦的玩具呢 表情

对了,网址是 http://trees.xikao.com 。从戏考的各个小站也都可以连接过去了。

2013 年 1 月 21 日

小站们改版的后记

戏考小站们的界面更新已经有将近一周的时间了,这期间除了正常的网站内容更新之外,慢慢地开始把一些非常旧的静态 HTML 文件改成动态 PHP 并套用上新的界面。不知道大家对这个新的界面是否还满意?

新的界面有几个比较明显的特征,简单介绍一下。

第一,小站们有统一的标题抬头栏。即横贯网页最上端的那一栏,左侧是小站的标识和名号,右侧有搜索栏和“来自中国京剧戏考”的字样(戏考主页除外)。

第二,小站们有统一的左侧导航栏。导航栏分为两部分,最左边的是各小站的链接,有助于在各站之间往返。旁边的一栏是小站内的导航栏。这个部分基本上算是继承了梨园百年琐记原来的站内导航,与原来唯一的不同是所在页面的名目会在导航栏中突出显示出来。

第三,小站们有自己标志性的配色方案和统一的主题界面。这基本上就是视觉上的调配了,黄、绿、蓝、红四色正好配到四个小站上。另外正文部分的字体统一调到了14像素,比之原来的12像素更易读。再比如超级链接没有下划线了,更符合新时期网页设计的审美并保证阅读的流畅。

第四,新增的戏考首页——“今日”。这个是一个半新半旧的设计。右半边“历史上的今天”设计来自梨园百年琐记的首页,另外还有戏考剧本页每次更新的封面剧本,以及一个每周随机生成的比较有特色的人物条目,加上一条每次访问随机生成的历史事件问题。这些基本上都是(除了“本周人物”)以前在小站上能见到的,现在统一到一起来。而左半边的“记录”反映了各小站近期的更新记录,以日期分段,这其中还混杂了来自梨园百年琐记的讣闻信息,能够在看记录的同时缅怀新近离开我们的前辈们。这个首页之所以称为“今日”,就是希望您能每天访问一下,看一看在“今日”有什么新的更新,历史上的“今日”是哪些艺术家的生卒纪念日,还有哪些值得纪念的事件发生。

第五,戏考剧本部分“下降”到“京剧剧本”。一开始做戏考这个网站的时候,只是一个简单的京剧剧本网站,所以 www.xikao.com 即等于剧本。后来开始做梨园百年琐记了,于是有了子域名 history.xikao.com 。及至后来其他小站的问世,一个个子域名也就诞生了。其实戏考剧本的关系与其他小站应该是平级的,而非剧本高于别的资料。于是大约是在几年前,偷偷地启用了 scripts.xikao.com 这个域名,所有剧本的内容都被导向了这个域名。只不过彼时访问 www.xikao.com 仍然是剧本的首页,因为并没有想到能有什么一个统一有特色的主页来反映所有小站的内容。

新的设计还有一些好处,比如每个小站的首页现在都有共用的“友情链接”列表(页面最下方),这样有利于该列表的管理和与兄弟站之间的“邦交”。以后如果再改版的话,也不必去每一个小站分别做更改,修改一个模板的事儿。以后如果若有需在全站登的那种通知文字,也可以一瞬间到达每个页面。

小豆子一直倾向于把整理剧本的戏考、整理历史资料的梨园百年琐记、整理京剧剧目资料的京剧剧目考略、整理说戏录音的红毹艺话,称之为“小站”,而非一个大站下的小栏目。对于那种所谓的包罗万象的“门户型网站”很没有好感,也一直避免戏考走这种路子。高大全的戏曲网站不仅很难保证每个栏目的维护,而且各门户间重复建设的东西太多,大家都去互相抄抄内容罢了。所以戏考绝不会往这种没意思的方向发展,每一个小站,都是有自己特色和原创内容的。

网站要做出特色来不容易,戏曲网站更是如此。小豆子认为,如果要做出完全贴切并为戏曲服务的网站,只能自己设计数据库、自己写网页代码、自己配置。所有市面上有的那些内容管理系统(CMS),都只是一般性质的平台而已,并不能最好地应用于戏曲资料的整理与展示。即便是套用,也只是削足适履的徒劳而已。而内容上靠东抄西抄过日子的网站,也总归是抄一时的表面文字罢了,完全谈不上是整理分类,更谈不上是把数字化的资料更科学地展示给用户。所以,能够为戏考的小站们写了那么多原创性的代码,进而把所学所爱的编程知识尽数应用于自己另一份爱好,并与众同好分享其成果,实在是一件值得骄傲(不客气一回)和高兴的事儿。

从一开始整理京剧剧本,到后来的梨园百年琐记、京剧剧目考略、红毹艺话,尽管涉及的领域不同了,但戏考的目标是简单和不变的——即把存留于纸张、磁带、相机里的平面资料数字化,并通过一个更好的方式整理展现出来,使得在查找相关资料的时候能够做到更方便简单,而资料本身也可以更好地保留和传播下去,就这么简单。所以小站们的风格也应该是简单明晰的。这应该也是当初梨园e客与豆腐在运营梨园时的初衷,也是为什么小豆子能对梨园这个网站一见如故,并帮衬着运营直到如今。对了,合意太爷的中国京剧老唱片网站也是这个意思。

借着改版聊点儿平时不太有机会讲到的一些想法儿,顺便鼓舞一下自己,不算太跑题吧。

月底前争取把为数不多的剩余 HTML 页面改造好。农历春节前后,一个新的小站会以“测试版”的形式上线。写那个小站的程序代码以及整理那个小站的文字资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咱们到那会儿再细谈。

2012 年 12 月 8 日

小站们的三步走

很久没有给网站在架构和程序上做打理了。11月份开始与小豆花做一个新的小站,后台数据整理和编程等方面的活儿弄得差不多了,就需要开始考虑网页的前台设计了。

目前戏考名下,除了本身戏考的剧本外,还有梨园百年琐记京剧剧目考略红毹艺话三个小站(京剧老唱片和梨园这种由戏考维护但独立运作的站点不计),几个小站之间,简洁的风格固然是一致的,但是网页在设计上,因为有先后的时间差,具体到视觉效果上来看,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对于这个新的小站,与其再想一个新的页面设计,不若做一个统一风格界面的主题,把现有的站都顺便改版一下。

于是这几天就都在忙乎这个了。目前新的界面主题已经做好,京剧剧目考略和红毹艺话的新版调试也差不多了。接下来,戏考的各个小站在这几个星期会有以下三步走:

首先,小站内的一些超级连接会变得更简洁。这一变化不是很明显。举个例子,现在梨园百年琐记上马连良的条目的地址是 http://history.xikao.com/person.php?name=马连良 ,新的链接将会是 http://history.xikao.com/person/马连良 ,又比如1958年8月的年表现在是 http://history.xikao.com/history.php?year=1958&month=8 ,新的链接将会是 http://history.xikao.com/history/1958/8 。这不光是为了网址本身更简洁好看,同样也是为了能够在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里显得更好看。当然,旧的地址依然有效,只不过会被自动转送到新的格式,所以请不要担心您的书签会失效。

其次,小站们会逐个使用新的界面主题,从红毹艺话开始,到戏考的剧本部分。新的界面主题更清新,除了大格局的变动之外,一些细微的地方也做了调整,更符合这些年新的 Web 标准和视觉感受。举个小例子:超级链接的下划线会消失掉,使整个阅读体验更流畅,不会被各种横线妨碍。再比如除了真正有表格的页面外,所有其他网页的布局都使用 div 来排布了。由于梨园百年琐记和戏考剧本部分需要调试的部分比较多,所以这两个站披新皮的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届时会有几天两个站上的一部分页面是新版界面,而另一部分还是旧版的情况出现,请不要惊讶。顺便说一下,新的界面不会使用戏考现在首页的 iframe 框架了,这个改动最大,需要对这个用了十年的设计道一声再见。新界面主题的介绍,还会稍后另开一篇详写。

最后,我们新开发的小站将会和大家见面。至于这个小站是做什么的,还是暂时保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如果不出任何意外,如果玛雅人只是石头不够用了才没有继续往下排日子的话,明年新年一过这个小站就可以和大家见面了,会很好玩儿的,到时候还请诸位多多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