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毹第一话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文艺部戏曲组开办了《戏曲敎唱》节目,邀请了当时一些著名的艺人到电台录制唱段的教唱节目,节目一直开办到1965年底结束。

刘曾复老先生曾经为中国戏曲学院系统录制过百余出京剧老生的唱念,以及各种说戏录音,今幸得枯石瘦木兄的整理,已经系统化地整理好,数字化地保存好了。

早在很多年前,在梨园还曾用名为京剧之友的一段时间,网站开始搜集一些名家教唱和说戏的录音,其中就有来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教唱录音,也有散落于民间的,像刘曾老的说戏录音,或者王吟秋先生的私人教唱录音,又或者如孟小冬的吊嗓录音。那个时候,从广播电台中也能偶尔听到各种艺术家谈艺的录音。不过,这方面的录音,一直是小规模的收集,不太受重视。

时间再拉近到2007年,梨园网站搬家后,对于之前散落的种种教唱说戏录音也没有拾起来,但这也没有妨碍网站继续通过论坛吸引新的录音,像陈少霖的公子陈志明提供的《一捧雪》说戏录音。

教唱与说戏,是有声音的戏曲总讲,与戏考网站的剧本是有着相互补充作用的。而且,有些录音极其珍贵,录音中包含了前辈们对剧目和唱段的理解。同时,我们聆听着大师们戏外的声音,这本身也很珍贵。

梨园现有的框架很难再加入教唱和说戏的部分,因为全剧的录音与教唱、谈艺、说戏一类的性质完全不同,与其勉强挤进来,不如开一个新的地方,为这类录音做一个系统地整理。

小豆子原来给这个地方起了一个比较严肃的名字:“京剧口述档案”,不过太严肃了,盯着这样的标题做了些日子就玩儿不下去了。后来小豆花想出来“红毹”这个词儿,于是,我们捧出来这个新的名字,“红毹艺话”,挺好的,网站的整体偏红的配色也是戏考一系网站所没有的,加上“红毹”这个词儿不局限在京剧里,日后如魏荣元、常香玉等艺人的谈艺录音,就都可以加进来了。

作为小豆花第一个主持的网站,当然,同时作为小豆花的爱人,小豆子自然要全力支持了 表情。因为网站的性质,资料更新的不会太频繁,早期也会以恢复以前的一些录音为主,但是总会夹带着有新录音的(所以请时常来关注一下)。现在的“封面话题”,就是新制作的方荣翔讲解《裘盛戎的声腔艺术》的录音。

网站的域名,本来用 talk 就可以了,谈戏嘛。不过既然是数字化地整理这些录音,而且又是“艺话”,我们还是挑了一个信达雅的域名:etalk.xikao.com

请大家多捧场,多指正,如果您认为还好的话,咵咵咵,可以鼓鼓掌,也是给初涉网站主持的小豆花的鼓励吧 表情

网站测试中,随时进行调整,也随时欢迎各方的意见与建议。

红毹艺话网站首页
红毹艺话网站首页

剧照!

“画意能达万言”,梨园网站现在开始批量增加录音的相应剧照了。

梨园在梨园e客时代,每个录音是没有配图的,而且每个录音有自己单独的页面,同一出剧目不同版本的录音是互不相连的。后来京剧之友时代及至过渡到豆腐时代的梨园,同一剧目归于一页,并且有相应的剧照,此例延续到梨园被京艺网收编。后来京艺网改版,梨园的内容数据库化,所有录音再次变为一出一页的样子,剧照也同样消失。再后来梨园搬出京艺到现在的地方,同一剧目不同录音又回到同一页(真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是剧照一直没有恢复。

现在,梨园在搬家两年多之后,开始剧照的恢复和添加工作了。一些经典的老剧照需要恢复,还有一些手头上可以扫描提供的新“老”剧照。剧照这个东西,在没有录像的条件下,也是一种欣赏京剧艺术的途径,毕竟,京剧是一个综合的艺术,很多身段和亮相都是像雕塑那样好看,剧照能够承载下那些精彩的瞬间,无疑是有价值的。

戏考的剧本从一开始就配有剧照,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常见的剧目拥有的剧照远比不同版本的剧本要多,所以在剧本配图的选材上,有时候是挺难取舍的。现在梨园录音的配图又是一个平台,可以让一些坐冷板凳或者难得见的剧照浮出水面,让更多的人看到 表情

当然,梨园仍然是一个提供录音的站点,剧照只是录音的附带品,仍会有老剧照无法刊登。真的说哪一天小豆子闲得没事儿了,再去系统地整理京剧相关的老照片,生活照也好,舞台剪影也好,那才能够不至于让那些精美的照片随着书本的变质而成为历史的碎片。这个扯远了,您要是有心做一个老照片网站,小豆子绝对支持,提供材料,前提是,站点不在照片上打水印。

回顾完梨园历朝历代的配图发展史,又抛出来系统整理老照片的想法,还没完,您没白来,今天附一张老照片,属于那种不大会随戏考或者梨园登出的版本,李和曾、赵文奎、江世玉的《摘星楼》(谁让小豆子喜欢高派与李和曾呢),这戏梨园上有录音选场,是尹贤报警,也有相关场次的剧照存世,以后会在梨园补上,今天这个,是合师伐纣,请看——

《摘星楼》李和曾饰黄飞虎、江世玉饰周武王、赵文奎饰姜子牙
《摘星楼》李和曾饰黄飞虎、江世玉饰周武王、赵文奎饰姜子牙

戏考九周岁了!

时间过得真快,戏考,今天九岁了!

现在已经不似以前那样,每到戏考的生日都要激动一下,甚至今年这个日子几乎滑过去而没有注意到(前两年其实都滑过去了)。只能说现在忙的事儿多了,戏考的工作加上其他需要做的如琐记、剧目、录音等等文字和音频的东西,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这个生日也就不那么明显了。也许明年的“十年大庆”又会滑过,这倒无所谓。趁着今年还记得,自己庆祝一下吧 表情

感谢九年来所有支持戏考及相关网站项目的朋友们,正应了当初的话,“众人拾柴火焰高”,没有大家的帮助,九年的时间,戏考走不到现在这样的规模。

感谢大家!一同生日快乐!

网戏纪事本末:京剧艺术网和小生(丁)

这个作业应该是很早以前就做完的。但是去年在剩下最后一部分未做的时候,公事私事多了起来,一拖再拖。眼下已经2010年了,堪堪要回顾2009年的网戏大事了,就此把这一桩网事做个收尾吧。

首先,很可喜的是,小生站长去年已经把京艺易主这件事儿在网上以连载的形式发表了,没有看到的朋友们可以去小生站长的空间踩踩。当事人叙述终究比小豆子这里再倒一次手要清楚明了。不过为了把事件叙述完整,还是先简单地把最后部分讲一下,也算有始有终。

小生站长辞职后,新公司那边没有闲着,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把京艺从技术上划到自己门下:先是用清都山水的身份证复印件诈开了托管服务器的机房,进而破解了管理密码,登陆网站后台,直接从电子世界里把前站长们给清除出站。接着,京艺的网站被放了病毒,新公司以杀毒为名,把青衣独立经营的梨园商店也停掉了。至此,京艺网的管理权全部落归他人。

之后在现实社会里,小生站长三人虽然还是名义上的股东,但是却被处处找麻烦、受限制。包括小生站长现在新建的戏迷圈,也是对方指责攻击的“罪状”之一。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体如此,细节部分,前面说了,大家可以去看小生站长的自述。现在,我们回头看看这些,能评论的有很多,很多当时表面上看起来很奇怪的事情,在了解了内幕之后,也就不难解释了。

第一,虎有伤人意。小生站长可能之前把很多事情看得都太简单了。虽然是参股的合伙人,但毕竟和与自己一起创业的团队不同,需要有防人之心。掉以轻心,导致最后自己一手创建的网站旁落他人。社会太复杂了,就连一个搞艺术的网站,都会有刀光剑影,让人唏嘘。

第二,网络安全。管理的密码一定要足够复杂,不容易被破解。要说,新公司那边的手段是很卑劣的,尤其是往将是成为己有的网站里放毒。去年下半年至今,京艺站上的木马频现,被很多搜素引擎和杀毒软件都列为危险网站。要知道,坏的名声一旦传开,再想正名,就难了。只病毒这一条,就足以使老的用户被迫离开,新的用户不敢进来。由此,也看出他们为了谋到网站的不择手段。

第三,两败俱伤。正如小生站长所言:“网站的管理并不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照猫画虎的运做不适合目前的网络时代……我损失了我的网站,损失了九年的心血,他们损失了投入的几十万资金,双方的损失所换来的,仅仅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公司’”。如今的京艺,已经大不如前。内容上东抄西抄,论坛上的人气也是一落千丈,仅凭着一些可能还不知内幕的老人儿在那儿撑着。

第四,世态炎凉。事已至此,网站易主已经一年有余,我们几乎看不到有关这方面的报道。以前,小生站长还是能够在平面媒体上露面的,比如上次京艺聊天室遇到黑客的事情,都见过报。但是这次,或许因为另一方势力浩大的原因,无论网上还是平面,都没有动静。而犹可叹的是,我们也看不到什么网友讨论这事儿,京艺的老人儿们也都沉默了。有时候,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向从多方了解情况都是这样的难,雾里看花的一般。

现在,据小生站长说要涅槃的时候已经过了四个月了,小豆子不知道一个新站将会以怎样的姿态出现于网上,而更重要的是,被生生抢走的京艺网站,能否物归原主?这场不公的网站抢夺,能否有一个最后的说法?我们只有继续以旁观者的角度,拭目以待。

愿清者终自清,浊者终自浊。

网戏纪事本末:京剧艺术网和小生(丙)

2007年10月,石家庄国艺传媒有限公司成立,标志着京剧艺术网正式开始公司化运作。前面提到的先期补偿,小生站长把它一分为三,与其他两位创始人清都山水和四击头分了。

小生站长身边很快出现了一个朱副总,对戏没有任何概念,这倒比较符合当下戏曲界外行领导内行的局面。不过朱副总似乎没有打算领导小生站长,倒像个随从似的形影不离。当然,外来的盯梢自然有他的用处。

此后,公司的利润点不是很明确。小生站长就此询问过几次,没有明确答案。其实,如果小生站长能够在签协议之前就把这些情况摸清楚,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结果了。小生站长被派的活计,是找演员签字授权,授权也就是“在世界范围内独家使用演员的音像资料用于电信增值服务”,就是彩铃服务。这个说法很奇妙,除了中国地区,世界范围内似乎没有别的地方需要做戏曲的彩铃了。不过不管怎样,小生站长还是很尽责的,签约了一百五六十号演员,其间花费也是挺多的,车马酒饭一类的。小豆子不知道这样做是否真的“值得”,毕竟,这彩铃的市场有多大,不太了解,但这种项目于一个京剧网站来说,终究是个副业,而在副业上投资这么多……

京艺网在公司化后,做了些有声有色的活动,比如与第五届京剧艺术节合作,成为其“官网”,这个小豆子在去年的网戏大事中做过介绍。比如京艺网开通了另一台服务器,方便电信用户访问,以及网站的优化等等。除了这些表面上的发展外,京艺网在网下的知名度也开始提升,特别是在各级文化部门,算是标名挂号了,在白道儿上走得这么利索的非政府小众网站,也是比较难得。不过,正如网站表象后面一些与政府的动作不为人知一样,一些其它的与易主相关的动作,也就开始偷偷地进行了。

朱副总在摸清了小生站长的人脉关系之后,开始绕开小生,与演员们单独联系,同时,由于整天跟着小生,朱副总也就慢慢熟悉了网站的运作方式,对于一个对戏曲什么也不懂的人来说,照猫画虎地操作一些技术上的东西,还是可以的,但,这样的成品,只能是皮毛上的模仿,而不会有大的发展。

2008年8月,在全国各族人民喜迎奥运的时候,公司化的京艺网内部开始出现了各种小动作,小生站长对于一连串不合理的要求,给出的是一连串的不同意。国庆过后,第五届京剧艺术节在济南开幕,京艺网与主办方和政府的合作像模像样,小生站长亲赴济南,做了很多像把演员请到网上做访谈这样第一手的工作。开幕后三天,小生站长突然接到在石家庄的出纳的电话,被告知财务章在投资商的公司被扣。于是一个长长的长途打回石家庄,交涉未果。此时的小生站长,虽然已经能够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但恰是艺术节的当口,分身乏术。

艺术节结束后,小生站长回到石家庄。在这之后的股东大会上,领导班子提出:以后公章的使用要经过同意方可。

小生站长此时已经对这个班子没有了信心,三人集体辞职,但股份保留。

辞职这步走得虽然有拍案、拂袖、摔耙子的气势,但是却有些过于意气用事了。诚然,架空起来的感觉会很不爽,和与自己理念不相符的人共事也有难度,但如果能够继续留在那个哪怕是虚职的位子上,都也许还有转机,也许来人的一个方案就是要把人气走。小豆子不好揣测,也许即便不走,这个位子也不会给小生站长挣来什么优势,毕竟人家如果从一开始就憋着一个大算盘和你打,那这个打法儿也就不是只有那么一招。无论如何,小生站长又一次辞职了,而这次是离开了他一手创办起来的网站。

也许小生站长在2007年辞职的时候,想到的是将会全力以赴地把网站搞好。谁能料到,只短短一年的光景,当他再次辞职的时候,却是要脱离这个网站的领导层。而当人不在势的时候,我们很难看到什么雪中送炭的景象,更多的,则是落井下石。

网戏纪事本末:京剧艺术网和小生(乙)

半年前,开了一个关于京艺网的纪事本末,当时说“倒叙地写写”,看来真是要这样子了,由头可以看这一篇网事,也可以用本末系列的甲篇。两个由头,归到一个正题上。

题外话,眼下这个时候,梧桐正在他的博客上连载关于艺龙的种种回忆,涉及到几年前的一次组织活动,那个时候小豆子正好在国内,事后也和梧桐及戏迷知音当面聊了聊。梧桐的文笔很流畅,文章看起来犹如亲临,值得推荐。当然,同样是回顾历史,下面这些篇与梧桐的情况就比不得了:小豆子认为,在后面的文字里,“评”也许占了一半的分量,那么就当是评话短长吧。

2007年6月,京剧艺术网的站长小生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从一个公职人员的岗位上退下,变成了一个全职的网站主管。

早在2002年,咚咚锵的红豆版主就辞掉了在外企的工作,干起了全职网站站长的工作。其实这种全职工作不太好干,等于把宝全押到了网站上。需要正视的是,如今京剧本身都已经是一个不挣钱的行业,大小剧团都要靠国家养着,何况一个京剧网站呢。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式来养家糊口,这条路就很难走下去。

还好,京艺有自己的网上商店,通过卖给戏迷各种戏曲出版物维持生计。在2005年,小生站长与负责销售的水吉子结婚,这桩通过网站结缘的喜事在当时京艺网网友们中传为美谈。这样,辞职后的小生站长,凭借夫妻店的盈余和退休金,维持着正常生活。

就在小生站长辞职一个月后,一个和他认识了两年的杨姓朋友登门造访,希望把网站商业化、公司化。杨先生怀着苏季子游说六国的精神,大道理几乎是天天讲,不达目的不罢休。其间有一个理论挺有意思:杨先生说,合作是给网站找个舅舅而已,网站的亲爹不变。其实,舅舅和爸爸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无非是因为孩儿和孩儿他妈的关系维持着,如果有朝一日孩子已经不是爸爸的孩子,那么舅舅又哪会去认这门儿亲呢?

京艺网站商业化的具体办法,是由舅舅投资五十万元,成立公司,其中51%的股份是舅舅那边儿,49%是爸爸和叔叔们(小生站长加上清都山水和四击头)。这个分配方式很不合适,创始人连一半的股权都没有拿到,用意其实很明显了。按说,这样的分配,小生站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但经过了若干回的交涉,又许诺先期补偿一定数目后,小生站长竟然同意了。从这一刻起,京艺的大权无疑就已经是拱手托出,需要的则只是一个和平演变的时间了。所谓人见利不见害,鱼见食不见钩,是矣。

虽然在后文书我们还会看到更多阳谋或者阴谋,导致最后京艺网站的易主,但这最先的51、49分权,或者说这最初的“合作”,则是这所有动作的先决条件。小生站长后来用“口舌如簧”形容杨先生当时的情景。纵然,来人把话说得天花乱坠,但没有坚持应有的底线,是易主事件的重要因素之一。

戏考剧本总目

戏考的剧本总目和进度表的地址和内容都已经变更,多年来在戏考后面的那个 net 子目录也随之撤销,取而代之的是更明确的工程地址:http://scripts.xikao.com/project/table.phphttp://scripts.xikao.com/project/progress.php

多年来,剧本总目就是一个静态的列表,列出戏考所有已经和将要录入的剧本。工程进度表是后来加的,为了体现当前录入的情况。两表都需要手工更新,比较繁琐。终于下决心把这两个也数字化了,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两个新的地址。当网友要走一个剧本后,总目和进度两表会以不同的方式显示这一变更。总目也不再是黑白两色打着星号的列表,而是一个充分利用背景色和链接来表示剧本状态的动态列表。这样,总表和目录中曾经有过的“按编号查询”页面的功能重合,后者因此而被取消,减少了重复项。

记得当初那个目录之所以叫做“net”,是因为彼时微软刚刚抛出了 .NET 的概念,所谓操作系统与网络互联,那会儿小豆子还专门编了个“戏考.net”的小程序,可以通过这个程序直接连到戏考的网站目录然后自动下载新的剧本,那玩意儿做了一阵儿也就停了,后来像 RSS 这些就是很好的替代品,网络这些年的发展也是惊人,确实不需要很多专门的程序也能施展出手段,很多复杂的程序也直接通过网页的形式得以展现了。梨园百年琐记以后来者的身份实现了很多小豆子以前幻想了很久的东西与概念,戏考的整体架构,也在做相应的调整,要对数据库利用得更充分些。

京剧资料的数字化是戏考的目标,怎样把数字化后的数据更好地展现出来,方便网友阅读和查询,也同样是戏考的目标 表情

网站资源整合

最近把现有的网站帐户做了一次整合,归到一个管理界面下。如果你还不知道的话,戏考除了 xikao.com 之外,其实尚有 xikao.org 和 xikao.net 两个域名,只不过后两个域名现在还没有公开投入使用。近一个时期梨园网站的录音存放的空间,其实就是放在这两个域名所在的服务器上。

三个帐户整合到一个管理之后,需要做的是把所有的资源也放到一个服务器上。今天和合意太爷就资源搬动的事儿做了个小交流,因为老唱片网站也是需要搬动的站点之一。今天交流的一个成果就是暂定了一个搬迁计划,从小规模的测试到大规模的搬迁,争取做到把对访客的影响降到最低。

具体测试的内容和日期就不公布了,网站搬迁的顺序大体如下:

以上的日程完全取决于4月10日考略是否能够按预期那样成功搬迁。在搬迁期间,梨园百年琐记将暂时不能提交或编辑条目并发表评论,除此之外,即便是在搬迁日期的时间段内,相应的网站也应该是能够正常访问的。Blog 放在最后搬迁,用于发布与搬迁有关的消息——当然,希望一切顺利,不需要临时发什么紧急通知一类的。

在当所有的资源都整合到一个服务器上之后,准备重新组织一下戏考的目录结构,这个日后再详细规划。

要搬走了,再次需要感谢多年来为戏考无偿提供空间及相关技术支持的加国无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