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审马快

据传说评书的祖师爷有好几位,像孔夫子、周庄王、文昌公、魏征这样的都被奉为评书行的祖师,这些有学术性的争论暂且不表,若是推听评书(书迷)的祖师爷,小豆子想当该就得推唐高祖李渊了。

今天更新的《秦琼表功》(或名《叔宝表功》),讲得就是秦琼说书李渊听书的事儿。这戏在整理剧本之前就有个耳闻,感觉应该不错,后来末一批音配像里有李洪爷的这出,就更向往了。碾芹斋答应整理该剧的录音剧本,小豆子走马换将,也就照着《京剧汇编》上马连良的藏本打了一出,碾芹斋有绝妙好文在此,可供参考(查这篇旧文的时候瞄了一眼日期,竟然已经是一年前的事儿了,当初许下走马换将的话尚记忆犹新,再次感叹光阴似箭)。

首先,李渊是去监斩犯人的,一听说这个犯人秦琼“见过大小战场”,异常兴奋,而且很会安排,让把“大战场压下,小战场讲来”,把大柁子留到后面,先听小回目,并且对于秦琼“说到热闹中间有些比手划脚”也不介意——本来嘛,听书不光是听故事,说书的手眼身法也是非常重要的,李渊作为专业的听书人士怎么会不知道呢?

秦琼的小回目说的是和单雄信结交的事儿,引出来皇甫大人赠黄骠马,留下个扣子,后来天堂潞州当锏卖马,有句唱:“兵部堂黄大人相赠与咱”,当指皇甫大人赠马,不过皇甫大人误作了“黄大人”。

小战场不甚精彩,大战场就很有意思了。先是铺垫看到珠戏龙。这“珠戏龙”是怎么回事儿小豆子就不太清楚了,秦琼也没太说明白,看《临潼山》的剧本,里面秦琼和表功时候的词儿都差不多,什么“山东龙戏珠,山西珠戏龙”。总之,秦琼看着别扭,一箭下去,把珠子射下救了真龙,往下一看,见到杨广大战李渊,这才临潼山救驾,撒手锏打走杨广。这段书说得虽然精彩,但与前面小战场有重复的地方,尤其是撒手锏一段,这种使活儿的方法不高明,秦琼还需要锻炼。

后来李渊当了皇上,听书的爱好依然没改。我们在《十道本》里看到,褚遂良当着李渊的面儿,一口气儿说了十个回目的书,虽然主题都差不多,而且还含沙射影,但李渊还是耐着性子把十个回目都听完了,书迷如果迷上书了,那是了不得的事情。

再后来唐朝的玄宗皇帝又成了梨园界的祖师爷,可见唐室李家对戏曲曲艺的痴迷了 表情

《书迷审马快》上有1条评论

  1. 啊,真是日月轮流催晓箭啊!那会儿俺还一天到晚自称“小朋友”呢,哈哈
    关于这“珠戏龙”的问题,俺想这是不是准领袖们都有头上冒青气以及各种乱七八糟各式各样物事的光荣传统,要是实在冒不出来还得跟脑袋上放把火也未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