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门的纪念活动

最近,京剧的谭家处在聚光灯下。

谭家高调纪念谭鑫培“离家一百五十年”(这个纪念的名头很有意思,说的是老谭一百五十多年前从江夏离家随父进京)。于是湖北热闹非凡,有谭家一行回家的“京剧谭门重回故乡行”,有谭鑫培的铜像揭幕,还有在武汉地面海选“小小谭鑫培”。这些表面热闹的活动背后,透着一种鼓噪,不踏实。

京剧演员要经历三重境界:一为中规中矩、灵秀可人;二为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三是出神入化、浑然天成。“谭门中谭鑫培、谭富英、谭元寿 表情 都达到了最高的艺术境界,听他们唱戏,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

京剧谭门在武汉有了新一代传人了!

“京剧谭门重回故乡”的活动不仅将载入中国京剧史册,也将载入中国文化史册。

谭鑫培对于京剧的贡献不可否认,本次活动探讨出的一些观点也是值得肯定。但是无论是神化一个演员乃至几代演员,还是把“小小谭鑫培”这样的称号平庸化,这么做的本身于京剧没有任何帮助。无论怎样大张旗鼓地宣传拔高,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来,观众还是不会买账的。纪念老谭也好,尊重京剧也好,名头并不重要,形式也很简单,那就是把老谭的那些戏,老谭时代的那些戏,继承下来。先莫谈什么发展,也不用全盘继承,毕竟大家也都承认没有达到老谭那个水平。那么,先脚踏实地,把戏演好,别整日里就是《龙凤呈祥》、《定军山》、《红鬃烈马》那么几出,也别净搞些让老谭在天之灵看了之后气得骂娘的戏,那也就是了。

所谓的“如火如荼”,倒有种“回光返照”的迹象。也许,以后我们也没有人会去为京剧纪念什么了……

《谭门的纪念活动》上有3条评论

  1. 有些变化我们还是不得不接受的
    http://gc-daniel-0318.spaces.live.com/blog/cns!B6826F6CF83C99E!14253.entry
    我的老帖子,有一小段:
    每当我说这些来自农业社会的艺术形式不适应当今的工业社会甚至信息时代时,就会遇到人抬杠说,难道农业时代所提倡的就一定不能容于当今社会?呵呵,当然不是,比方农业社会提倡的真善美,我们眼下依然需要,但不等于说一切农业社会的东西都可以为工业社会所继承。这便好似,这件衣服是我10岁时穿的,那么现在我必然穿不上。但是我10岁时爱吃的东西,我现在依然爱吃——就是没地方买——那么那件衣服怎么办?留着压箱子底——也固然是个办法,就是太简单化处理了,恰好比是让传统艺术只是作为一个形式,名存实亡——又或者直接扔到了垃圾推里——这是个最粗暴的办法,就等于是彻底把传统艺术抛弃不要了——再要么呢,就是给它找到一些还能发挥价值的地方,比方,一件长袖的大衣,修修剪剪,改个马甲,倒也是个办法,好歹还是件衣裳不是——那么传统艺术究竟要做怎样的修改,才能既保持其“好歹还是个娱乐形式”的地位不变,又能够让新的时代接受它呢

  2. 凤凰台播过的《粉墨春秋》中,有一段是谭元寿的采访,说到《沙家浜》的时候愤愤不平,好像说自己再也不唱这出文ge 戏了。不过现在提到他的时候还是尽提这出戏,这几年推广京剧也刻意地推广这些戏(虽然这些戏也算是精品,尤其是跟这些年的“新编”比起来),甚至比传统戏的比重还大得多,他再生气也没用的。文艺总会由xx挂帅,这是我们的中国特色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