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7 月 25 日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这套书,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台湾的张伯谨根据自己所藏的京剧剧本及中央研究院所收的诸本整理的京剧剧本集。

记得十四年前刚看到这套书的时候,还以为张伯谨与张伯驹有什么关系呢。后来知道俩人的关系也就如李宗仁和李宗义一样——没有关系 表情

这套收了将近六百个本子的书可以与五十年代隔海相望的大陆出版的《京剧汇编》相媲美。按照书的序言,原计划“第一期先印四百出,第二期再印四百出,均以一百出订为一集,共八集”。这八百出的本子还差了两百出,但集数已经是十二集了。不清楚在出版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而且按照剧目的排序,从吉庆戏开始,夏商周以降直到最后一出民国戏《阎瑞生》,时间线已经走完一遍了,不像还能再继续出的架势。而且这套书在剧目编号上自己已经混乱了:第三集第一出《斩熊虎》应该是总计的第99出剧本,被编号为85,这个问题直到第九集才调整过来。

《国剧大成》由当时在台的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国剧研究发展委员会出版,出书的目的也是为了和对岸打对台。因为当时在台湾演出所用的本子,“甚至于偶得一二种毛贼江婆监制的剧本”,演员“如获至宝”,对“其中所改窜重写之处,无由校正,其中蕴积之宣传毒素亦不提防”。所以,系统整理出版这批老剧本,是配合“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政治任务。京剧百年来凡此大型工程,乃至其自身的兴衰荣辱,无一不有政治力量于中左右,两岸皆同,国共两党可真是同宗同源。所谓豁牙子吃肥肉——谁也别说谁。

书中所收的剧本,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于以前的《戏考》,从剧情介绍到剧本本身,都是直接搬来用的。还记得《戏考》那《狸猫换太子》的大谜团吗?显然张伯谨在整理他手中剧本的时候,也发现了《戏考》里没有三本《狸猫换太子》这一奇怪的现象,但由于《国剧大成》的剧目排序是完全按照朝代来的,若是头、二本之后接一个四本就太不像样子了,于是就把四本直接改成“三本”登在了书里。这个办法虽然看起来好,但由于二本与四本之间的故事完全不衔接,加上有《戏考》原书做比较,还是很容易戳穿的。

鉴于《国剧大成》与《戏考》的这些重合,最初为了避免重复录入,在把目录登在网站上的时候,把同名的剧目都择掉了。不过这么按名目而非具体内容淘汰,有时候也会出现“错杀”的情况。比如后来发现《国剧大成》里的《锁五龙》就是全本的,包括前面单雄信踹唐营等情节,所以后来又在总目里补上了,但因为当时编号已经定下来了,再把这个本子挤回去势必造成诸多剧本编号的更改,于是就暂时把它的编号排在了最后。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

所以这就是本次要谈的一个事情:把《国剧大成》的剧本重新编号。每一集所有剧本都会按照正常顺序排号,即便与《戏考》一模一样的本子,也会有一个《国剧大成》02系的编号;但是这些重复的本子将不会在网站的总目里显示出来。这样的话,虽然总目的编号将会出现跳号的情况(比如02008036《下南唐》之后就接02008040《五台山》了),但如果日后认真比较发现有些同名的本子其实与《戏考》所载是不同的,则只需把这个本子加回到总目里即可,它后面的剧本编号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重新编号的工作大约会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好,期间会再比对《国剧大成》与《戏考》中同名剧本的异同。

尽管《国剧大成》收了很多与《戏考》相同的剧本,但是这套书还是在包含了很多别的书里没有见过的剧本,比如很多《封神》戏、《西游》戏的本子,又比如很多连台本戏,像四本的《七擒孟获》、十本的《九莲灯》、六本的《双尽忠》等,如陶希圣在序言中所说:“此类均为我未曾见知而颇感趣味之戏剧”。

在《国剧大成》的本子重新编号前,做个说明,顺便把这套书的一些情况介绍一下,做个笔记。

2016 年 5 月 1 日

与梅葆玖先生的一面

梅葆玖先生一周前去世了。之前曾听说梅先生住院了,情况不太好,没想到这么快就驾鹤西去。

因为和梅先生有过匆匆一面,觉得还是应该写上几笔。不过十几年前的事情,加上当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只剩一个模糊的印象。

那是2002年暑假的一天,应该是一个下午,突发奇想去梅兰芳纪念馆转转。在馆里正转着,就那么巧地碰到了梅先生。彼时梅先生好像在和一个学生讲话,不好叨扰。于是跑到旁边卖纪念品的地方,买了一本《梅兰芳传》和几张明信片,在梅先生得空的时候讨了几份签名留作纪念。大约记得梅先生在讲最近忙着指导《西施》的音配像工作。现在回头看看这份音配像最后的字幕,2002年7月录制,正是那个时候。如今只有感叹音配像还算做得及时,再晚几年,老一辈的人可真凋零得不剩什么了。

那会儿梅先生笑眯眯的,很有亲和力,与以往照片中见到的一样。特别是站在纪念馆的四合院中,给人一种老邻居的感觉。

一面之缘,是为记。

梅葆玖先生的签名明信片
梅葆玖先生的签名明信片

2016 年 3 月 10 日

戏考十五岁啦!

今天是戏考十五岁生日。逢五逢十的,做个记号。不多写了,俩礼拜前刚刚庆祝了1000出剧本上线,这么快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过,以当前的情况论之,多少出本子显然比网站成立了多少年要更有意义。也许再过多少年,等本子都整理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该开始拼年头儿了。

咦?上面听起来也像是在描述一些会戏不多而只在熬岁数的“表演艺术家”们 表情

2016 年 2 月 25 日

1000!

戏考的剧本总数在今天更新之后,达到了1000出!一个里程碑。

这个四位数在戏考的最初几年想都没有想过。那会儿的剧本来源就是《戏考大全》里的五百多个本子,而现在的目标总数是两千五百多。所以在增加了如《京剧汇编》、《国剧大成》、《传统剧目汇编》一类的大集子之后,就意识到,总有一天会迈入这一千的大关。

今天,这一步实现了。

除了感慨通过大家的努力整理了这么多骨子老戏的剧本之外,还有让人唏嘘的是,舞台上能看到的老戏越来越少了。没准儿当这两千多剧本都整理好后,舞台上戏的数目已降到了两位数呢。

上万的剧本是不用想了。下一个一千到来的时候,距离整个录入整理工程的收尾也就不远了。吾生有崖,幸而剧本大数亦有涯,以有崖求有涯,当不至“殆哉矣”。幸甚。

截图留念——

2016年2月25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6年2月25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相关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812出
总计剧本:1000出
完成比率:45.68972254787%
总计字数:7790507字
参与人数:259人

感谢各位同好(终于可以按拼音顺序排列了 表情)——

8d
adjkm、Alfred
CALF、caozhiwen、chrislew、Cipher.L、CRT
door、DYH
eclogite
fallforest
glanfan、gongche、gucz
impromptu
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
lans、laowantong1971、lcat、LILA、lkzhan、Lois、louisa、lususlee
Marin、Mason、Mila
Phoebe、Picnic
rossiwu3505
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
Talker、Thirteen、toower
wanghaojie、will、WL、wyoss
xu_henry_ca
yanhua037、yjzcjye
zinnia、ZXY
阿贵、阿赫、阿蒙、阿诺
白头翁
半个馒头
别墨
冰棍儿
波罗游子
曹达人
草莓26
长弓贯日
常希群
陈凯
成斌
痴菊叟
崇马慕津
慈云
大地、大亮
代仁杰
岱黛
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豆腐
段公平
二木
反二黄散板
范畹
飞觞对月
风雨子衿
盖世奇
高瑜
公羽
关东糖
管城寒士
过空雁
海上钓鳌客
昊昊
合意
红鬼、红叶舞秋风、红衣易灵
侯老撇
骅骝
吉示翁
蓟下阿凰
蒋黎明
碣石调 幽兰
堇庐主人
京门浪荡客
荆棘鸟
惊羽幽鸣
敬石斋主
九儿
酒醒春迟
菊苑散人
亢方
克莱伯
枯石瘦木
昆虫
拉拉
蓝旗
老道、老叟、老戏迷新学员
梨园教主、梨园一叶
李海天

泠娜
凌楚寒风
刘志峰
柳柳
六锁荒春
芦中人
路轲
罗马
落落
马春然、马珺、马力
满庭芳
毛刷子
昴日星君
麋鹿先森
明烁、明夷
碾芹斋
胖胖
彭海晖、彭胜先
品菊斋
平沙生
苹果大圆子
麒痴
芊寻千年
青栗子
清河居士
秋小宛、秋杨、秋逸斋主
人生过客
三国月明
筛神
石见
鼠鼠
谁说苍天没有爱
水牌子
司南
思秋
松仁老虎、松鼠斋
太阳风
糖水
天空海阔、天狼、天外来客
铁杆戏迷、铁马冰河
汀兰
兔兔
万家灯火、万毅多多
王博、王二、王佳音、王郗、王学范、王一冰、王英春
妄语

魏克巍
我爱中华
午桥、午夜兰花
舞儿
悟空
西门小土包子
锡卫
嬉笑伯
喜丸子
戏痴
下里巴人
弦外无音
咸鱼干
相忘于江湖
香陵居士
祥符
向前奔跑的小子胥
箫声
小Q、小安、小澂、小豆花、小豆子、小慧、小蕙、小露686、小四、小西、小戏迷、小邢
肖少宋
心欤
行健轩主人
徐洁莹
兖苍
砚愚
燕北追红客
阳春白雪
杨落雪
耀之
也愚
夜深沉
一村
伊宜以忆
怡梦斋主人
易水伊人
荫轩
胤溟
映月
于小魁
渔唱谈今古
豫让桥
云径香残、云遮月
在人间、在宥
张、张浩、张晖、张丽华、张露晴、张梦溪、张小晴、张新宇
張珈羚
赵汴湖、赵文华
浙江李小勇
知秋
仲愚
周琪、周文武
朱、朱旻
煮鹤焚琴
子澜

2016 年 1 月 27 日

2015年网络戏曲曲艺大事

十大网络戏曲曲艺事件写到今年,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若以地支算,整整一轮了。写这个的初衷是为了回顾一年之间网络戏曲曲艺界的大新闻,也算是为这个小圈子做一份总结吧。不过随着近几年网站的去中心化和信息的碎片化,虽然坚持在第一线做网站做内容的人还有不少,可如今所谓的网络戏曲大事,很多只是某行内人“触网”时发生的事儿而已。以现在的标准,都得算什么娱乐八卦了。今年起,网戏大事去掉“十大”,不生搬硬凑,有几桩值得记的就是几桩,宁缺毋滥。

一、评书《火影忍者》开播
2015年2月初,王玥波在土豆网上开播了一个根据漫画《火影忍者》改编的评书。应该说王玥波这部书还是中规中矩,口风正,台风稳,充分体现了新的作品如何做到移步不换形。但是制作方未免太外行了:好好的书就让演员在台上讲评也就是了,非要弄画外音加弹出的动画,如同现在一种所谓的动画相声似的,不给你加点儿些“旁门左道”不显得他们用心了;又好比晚会上唱段戏都会给派二十多号伴舞的一样,完全不能理解艺术之精髓所在,画蛇添足。不过据说这部书在漫画迷中反应不好,“吐槽”的很多。没看过这个原著,不好评价。另外这个视频节目似乎有始无终,到第四回就泥牛入海,没了消息。

二、“样板戏传统化工程”
讲到“移步不换形”,不得不提一下@信浮沉自己录制的一批号曰“样板戏传统化工程”的京剧唱段。这些唱段计有《白毛女》(马程版)、《打虎上山》(言派)、《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奚派)、《朝霞映在》(麒派)、《家住安源》(荀派)。和几年前的各大流派《丢手绢》一样,这些唱段在流派的模仿上都是惟妙惟肖,而更妙的是,所翻唱的唱段都是从来不讲流派的样板戏。信老这些年在网上网下创作了不少受欢迎的作品,无论是笔头上还是表演上,从京剧《会审伽利略》到评弹《白蛇·酒令》,都可堪称绝佳,实是人才。“礼失而求诸野”不虚也。

三、徐德亮状告百度
“诸野”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靠谱的。比如“山寨”维基百科的百度百科,其由大众贡献的条目就质量参差不齐,多年来为人诟病。7月,徐德亮一纸诉状把百度告上了法庭。徐德亮认为,“被告经营的百度百科登载了他的个人简介,包括其生平履历、作品等。但现在徐德亮发现百度百科中关于他的简介与作品有诸多不实之处,部分内容被歪曲致使公众对他产生重大误解,严重影响了他的形象和声誉,对他造成极大的精神损害……经自己多次与被告沟通并发律师函,要求对方删除不实简介,修正相关内容,但被告均不予理会,导致不实信息被传播扩大,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海淀法院受理此案后,未见下文。

四、戏曲的众筹
当然,举众人之力也是能办成很多事儿的(戏考就是一个例子)。8月份,《解放日报》发表一篇评论文章:《众筹抑或是复兴戏曲的一种模式》,讲述了2015年引入“众筹”概念的上海评弹团筹备中篇评弹《林徽因》的情况,并且展望,有市场有口碑的艺术,固然小众,但“如果具备过硬的剧本、演员扎实的功底、不断创新的舞台效果,完全可通过众筹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去探索一条推动戏曲艺术繁荣发展的路径,从市场运作的前景来看,抑或是一个检验戏曲艺术能否被市场接受和助推其复兴壮大的全新样式”。早在年初,昆曲众筹《宁武》成功,在南京开机;而到11月,南京的京戏迷又发起了《王珮瑜京剧清音会——南京站》的众筹。这些都是好的开端。

五、视频栏目《封杰访谈》开播
3月4日,咚咚锵中华戏曲网联手封杰共同推出了《封杰访谈》视频栏目,“共同打造全新的戏曲话语平台,并通过移动互联网进行传播”。封杰先生近年来出了不少名家访谈的书籍,很多访谈都得说是在老艺术家把那些玩意儿带离人世前抢下来的珍贵文字。现在有网络视频做平台,相信会为我们提供更加直观的内容。

六、刘桂娟的点翠
网上但凡是涉及到刘桂娟的事儿,都能引来很多争议。并不是因为她的艺术如何,而是由于其在网上很多与其身份(无论作为演员还是作为政协委员)不符的言行,着实惹人注目。2011年的时候她就因为嘲讽雷锋而惹来众怒,而2015年一条炫耀点翠的微博再惹波澜。“这一头点翠头面,十几年前买的,花了12万银两,今天即使是四十几万人民币也买不到了,八十只翠鸟翅膀下的一点点羽毛,经过点翠师傅的加工,变成有流动光泽的头面,永不褪色。每次演出,后台总会有化妆师或同行爱好者,专注的看它,赞不绝口。”抛开动物保护什么的不说,单就是刘桂娟时而拿着靠混体制内才买得到的点翠头面耀武扬威,时而又用低劣的谣言来抹黑这个体制,太精神分裂了。这件事对京剧本身而言,倒是给大众科普了点翠是什么东西。不过,刘也算在某种程度上因为点翠再次把京剧给污名化了。

七、中国民族报与宇扬评剧苑共建戏曲新媒体
11月10日,中国民族报旗下的中国民族宗教网和宇扬评剧苑在宇扬评剧苑基地戏楼举行协议签署仪式,共同为推广与促进、传承、民族文化中的这一优秀戏曲艺术瑰宝而共同努力。具体协议内容不清楚,但是据相关报道,这是由《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第二十条“发挥互联网在戏曲传承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鼓励通过新媒体普及和宣传戏曲”衍生出来的合作成果。希望官方和民间各自出力,特别是在戏曲的传承上,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做出一些实事来。

八、老京艺网停止运营
自2014年小生在他最初的那个京艺网(jingju.net)上宣布将暂停服务后,老京艺网又维持运营到了2015年,但更新频率已经很低了。直到有一天这个网站彻底打不开了。从 jingjuok.com 到 jingju.com 的突变,再从 jingju.net 的分离到停运,一个网戏时代似乎是落幕了。网上有网友会偶尔回忆十几年前用过的软件、上过的网站,转眼间斗转星移,网络上的戏迷网友都已经换了几茬儿,何况网站呢。

2016 年 1 月 7 日

评《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

这两天在微博上被关注的好友们刷屏了,一个号称“自13年苗阜王声后再次遇到的惊喜”的名为《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的相声被“隆重推荐”。第一时间点来欣赏。看罢,觉得并不好,全程除了“哼”过一声儿外,没有笑过。有日子没写东西了,子曰“学而不思则罔”,用了微博后一些零星的想法直接就冒到那上面去了,需要时不时地整理整理思路,写下来,记下来,学而思之。

先从相声的名字说起:《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这个题目起得还是不错的,严肃至极,也因此可以形成反差。因为你知道这是一段相声,所以看到这种题目自然会被吸引过来,好奇这活怎么使?很抓人。这是这部作品成功的地方。但就相声内容本身来说,实在是辜负了这个好题目——通篇只是一个所谓“四维空间”的展示,仅此而已。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哪里?而且,“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也是名不副实。既无指导,也无应用,更没有创作。比较合理的题目大约应该是《在“四维空间”表演相声》之类的。大题目下没有展开,映衬得题目反倒不那么好了。

董建春、李丁二位上场之后,似乎用力过猛,无论逗哏的还是捧哏的都异常地兴奋,有种互相扯着嗓子喊的感觉。为了一个相声的底,劲头跟吵架似的。

入活很奇怪,董突然就说“在我取得了这些成就之后,我就开始思考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试图入到他的“研究成果”上,显得非常突兀。而且还在这里用很低级的逗哏在讲话捧哏的一旁接下茬儿的方式抖包袱,接着是一段搬用了众多网络名词的贯口。

入到正题后,在《时间简史》上用了一个网上的笑话,反复几次“时间简史”。

接着开始演的所谓“四维空间的相声”,基本上就是一条儿“定理”——捧哏的如果没有接对下一个动作或台词,逗哏的就会重复之前的动作和台词。这是什么四维空间的概念啊?这是根据量子力学还是广义相对论的哪条理论推导出来的结果啊?

于是后半段的相声就是在捧哏的无数次出错中进行的。每出一次错,逗哏的都会倒带般回到原点,而捧哏的则是不停地被用扇子打,这后半段唯一的哏被反复地使用,直到节目结束。

全程中小豆子唯一“哼”的那一次,就是在逗哏的喷出水大喊“祝2015北京喜剧幽默大赛圆满成功”后,捧哏的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跟着说这个所谓的“新底”,所以又要从头来。这个“底”在一开始做过铺垫,观众在两位一阵激烈的表演终于“圆满成功”之后,即刻意识到捧哏的虽然坚持到了最后但还是没有演对,所以这包袱在这儿抖出来还是很有效果的。除此之外,这个相声真是没有亮点和笑点。

截张图。王玥波后来的这个表情,非常能表现小豆子和小豆花看完时的心情(请忽略字幕中来自张海燕的评论)。

王玥波的表情
王玥波的表情

后面巩汉林与刘伟的点评如同嚼蜡,也就不费笔墨评了。

当然,董、李二位在这个作品上肯定是下了不少功夫,特别是要展现演不对就卡壳这种状态,表演功力还是很强的,节奏快而不乱,两个人配合得也不错。要知道这么颠来调去地重复、过、重复,稍有差漏对不上,词儿对的不够严实,效果就不像那么回事儿了。

这个其实就是以打哏为主的新活,真没有什么相声的影子,更不要说可以拿来和当年苗、王的《歪批山海经》相提并论了。其实苗、王的活,即便是后来被命了题作的反腐作品《这不是我的》,也都还是有三番四抖,更像相声。

新活还是要努力啊。这个作品最大的功效就是又勾起来再看一遍侯耀文《口吐莲花》的心思。

2016 年 1 月 3 日

2015年工作总结

由于各小站的更新竟然坚持到了年底的最后一刻,所以2015年的工作总结就挪到2016年初来做了。

今年特别写了一个内部的小程序,直接读取并计算出某一年的工作数据,而不需要像往年那样专门跑到数据库后台现写 SQL 的查询来获得这些数字。所以在整理数据这方面,今年省了不少时间,往后也受益。

戏考的剧本在2015年新增了38出,与2014年持平。具体分布如下:

2015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5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虽然来自《戏考》的本子增加了八出,但是去年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找到了原始的第三十五册《戏考》,使得《戏考》所载剧本数增加了八出(七出来自第三十五册,还有一出来自第十册的《烟鬼叹》)。所以此消彼长,《戏考》这套书的完成率在今年仍然停留在72%上。原计划五年时间完成的目标,貌似原地踏步,实则还是有进展的。而整个剧本录入工程的完成率达到了45.34%。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泠娜,贡献了5出剧本;第二多的为小戏迷,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并列四人:麋鹿先森、豫让桥、夜深沉、人生过客,各贡献了3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63条,修正52条;事件条目新增1361条,修正12条;族谱信息59条,师承信息38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大戏魔、徐祥龙、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0出,图片新增112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9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田方、西城老軍等。
  • 梨园:录音新增116出,修正6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董林、西城老軍、秋思、临祺蝂芹、凤点头、小豆子等。

如果在办公室跟我们头儿做真正的工作总结的话,2015年无疑是非常忙碌出活儿的一年,也正因为此,有时候戏考诸小站上的更新就顾不过来了,毕竟饭碗要紧嘛。好在,以上的数字还不是太难看,一年来更新的频率还是比较稳定的,主要还是首页左侧的“更新记录”时刻是个提醒,保证不要长时间掉链子。

2015 年 11 月 11 日

读书所见讹夺两则

近来读书,虽非每本都与戏有关,但恰巧碰上了与戏相关的话题。尽管书中只是二三笔一带而过的提及,但所涉之讹误着实不小,一个赛一个。今后在豆瓣上写书评的时候大约不会详细地写到这种旁枝末节,所以不如趁着还记得,钞评下来,供书本今后的“修订本”或“修订本之再订本”作参考一二。

《陈寅恪的最后20年(修订本)》。书中谈到陈与京剧的部分很少,而就是在这有限的几段里,出现了重要的历史问题(彼“历史问题”与书中描述诸运动所涉“历史问题”不同)。先钞录如下:

据王永兴回忆,四十年代后期,张君秋出了一张《望江亭》的新唱片,唱腔有些改动,陈寅恪闻说后即嘱王永兴进城购买。(第277页)

京剧《望江亭》是张君秋在1956年看了川剧《谭记儿》之后移植的“新编历史剧”。在此之前,京剧并没有反映关汉卿《望江亭中秋切鲙旦》这出杂剧的对应剧目。王永兴的“四十年代后期”显然是回忆有误。当事人的回忆可能因年深日久出现偏差,这时需要作者在比对各种史料后得出更精确的结果,而不是草草引用而不加考证。否则,其严肃性就很值得人怀疑了。书中偶然见到的“据说”,也让人读来不安。

《益世余谭——民国初年北京生活百态》。书本摘录民初《北京益世报》中蔡友梅《益世余谈》的专栏评论小文,集结成书。按说想法是不错的,而且还冠了诸如“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老北京话语料汇编》”等煌煌名衔,又有北京大学文学博士、日本岐阜圣德学园大学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刘一之和日本冈山大学文学硕士、日本岐阜圣德学园大学教授矢野贺子校注,定当了得!可谁知,倒霉就倒霉在这校注上了。

三庆戏园,新到了一个小花脸,叫作李百岁,生旦净末丑五门兼全,学什么像什么。一时有周郎癖者,趋之若鹜。(第61页)

这段文字没有什么,注者(不晓得是那位中国博士还是日本硕士)在“有周郎癖者”下加了个注释:

有周郎癖者:指男同性恋。

这不胡说八道么?连望文生义都谈不上。真要是没听说过“周郎癖”的,不晓得什么叫“顾曲周郎”的,但凡有一点儿文字理解能力,结合上下文一看,也能知道这“有周郎癖者”就是好听戏的主儿。东洋人就不管她了,北大文学博士,加上北大出版社的招牌,就是这么给玩儿烂的。还好,没有影响国家十二五的规划,这不,咱们还朝着十三五迈进呢。

并非要把这两本儿书都一棍子都打死,但是这种小处的低级错误还是挺吓人的。以小见大,就当下一些书的质量来看,真有些尽信书不如无书之叹。

2015 年 11 月 9 日

火彩:2015年9月

  • 【2015年09月16日20:58】朱元璋:“风吹马尾千条线。”朱允炆:“雨打羊毛一片毡。”朱棣:“日照龙鳞万点金。”捧哏的:“雨打沙滩万点坑。”
  • 【2015年09月17日08:18】连国家主席吃的猪肉大葱馅儿庆丰包子都会被打着“深受年轻人喜爱”旗号的人掺入芝士、咖喱,也就难怪另一帮人会打着同样的旗号往国剧里掺交响乐、大布景了。
  • 【2015年09月21日08:37】京剧中很多字的发音与现代汉语不同。像“大(dà)”字,经常念为“dài”。如《群英会》中,诸葛亮称鲁肃为“鲁大(dài)夫”。再如本来君主诸侯都应称为“大(dà)王”,在戏里则与匪首一样被念作“大(dài)王”。又如《二进宫》中,杨波要挟讨封时,李艳妃唱“我封你七岁孩童大傻冒”。

火彩:2015年8月

  • 【2015年08月07日21:40】《道德经》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二黄顶板)是三生有幸。”
  • 【2015年08月21日21:08】话说司马懿见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看毕大疑。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司马昭曰:“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城内并无妄行出入、高言大语者,吾料孔明必要阅兵。汝辈岂知?宜速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