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版更新

刚刚完成了《戏考》第二十二册和第三十册编号的重新排序,同时,对剧本 PDF 文件的排版做了一次大改进。

排版最明显的改进就是把字号调大了,正文部分从原来的宋体9号字调到了微软雅黑11号字,同时参照网站之前的改版,用更大的字来突出标题里剧本正名的部分,别名的字号则与正文一样。文件左右两边留白的空档减少了,相信在移动设备上阅读这些 PDF 会有一个更好的体验。

另一个改进则是在页脚的部分增加了剧本网页的链接以及最后一次更新的日期。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读者可以很方便地比对手头的 PDF 文件是否是最新的。

PDF 文件排版的前后对比
PDF 文件排版的前后对比

更重要的是,新版的 PDF 是由新写的一个小脚本从纯文本直接生成的。这就意味着每次更新网站,无论是添加新剧本还是修订已有的剧本,所花的时间将会是半于以前,因为不需要专门从 Word 里单独生成一个 PDF 文件,再上传到站上。现在只要在数据库里把文字增加或修改好后,运行一下小脚本,PDF 也就跟着生成了。

老式的 PDF 还在打包下载的页面可以下载,到月底更新打包文件的时候将会替换成新的。所以如果您想留一份老的 PDF 版本做念想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表情

五年前提过的脚本终于实现了,那么曾经幻想的 EPUB 也非遥不可及。

正“本”清“源”

《戏考》的拼图第二季来了!

三年前找回消失了的第三本《狸猫换太子》之后,以为这个拼图之谜就算全部解开了。不曾想,大东书局当年的拆兑,原不止那些。只不过当时没有乘胜追击,把原版的那套《戏考》与后来的从头至尾比对一遍,以至于到现在才发现另一桩“分尸血案” 表情

其实如果再仔细一些的话,早就应该发现这个问题。以1990年上海书店出版的那套《戏考大全》为例,其中除了没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之外,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连台本戏《山海关》的排列顺序:其中头二本、三四本和五六本分别出现在第二十七、二十八和二十九册中,可是第七八本的剧本却出现在了第二十二册中。因为《戏考》中其他剧目也有类似现象,比如第一册先出了《乌盆计》,后来多少册后又出了该剧的前本,《连环套》也是先出了三本的拜山,而后才出的头二本与四本,所以并没有太在意。但实际情况是,这又是大东书局的移花接木,通过与之前讲过的类似的拼接方式,直接使第九、十本的《山海关》和八至十六本的《天宝图》人间蒸发。

本次的拼接手法较之前要简单得多,就是第二十二册与第三十册两本打散了之后再重新拼插一下。与上次提到的“案件”不同的是,这次的“作案动机”很让人难以捉摸。即便出于未知的原因,大东书局手头的第二十二册戏考是残缺的,没有尾巴,他们完全可以直接把残缺掉的尾巴(也就是八至十六本《天宝图》)忽略不计就好了,完全不需要去动第三十册。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手头第三十册出于什么原因中间也缺失了,才不得不搞这种拆兑。总之,本次作案动机虽然不明,但是作案手法则更加高明——或者说这次“销赃”比较容易。因为“处理”掉的九、十本《山海关》和八至十六本《天宝图》都是属于连台本戏里末尾的本子,所以即便没有,也并不是所有人会发现它们消失了,而会误认为《山海关》只有(或只收了)八本,《天宝图》只有(或只收了)七本而已。并不会像《狸猫换太子》那样,中间出现一个大窟窿,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头。

拆兑现场还原
拆兑现场还原

所以接下来又要对已有的《戏考》编号做相应的矫正,改回最原始的中华图书馆的排序。

另外一个相关的信息是:前一阵在一位叫“戊戌”的网友的帮助和建议下,把《国剧大成》里原来认为是与《戏考》同名而隐去的剧目恢复出来了。这些剧目很多都是以某戏第几本的名目出现在《国剧大成》里的,比如二本《玉堂春》,又作《起解》,该剧本一直被误以为是和《戏考》里《女起解》是一个本子(《国剧大成》里大部分与《戏考》的同名剧本确实是同一个本子),但是仔细核对发现有很多明显的不同,是更接近于现在演出的版本。另外又如头至四本的《五雷阵》,其中第三本与《戏考》一样,而头、二、四本则完全是新的。以前只是把第三本隐藏起来,在《戏考》的版本上加注其所没有的“三本”以拼出一套,现在则完全恢复《戏考》本来的原貌,去掉“三本”的字样,而把《国剧大成》中的三本《五雷阵》放回,与其自己的那几本成为一套。以前这么拼插有些天真,以为凑成一套即可,完全没有注意到保留原书的本来面目。也许,大东书局也是抱着类似的想法拆兑的那几本书。

最近戏考的后台在搞升级,顺便在做一些前台的优化,这批编号更改之后,网站应该可以有一个更新的面貌呈现给大家,到时候再细说了 表情

2017年工作总结

十二月下旬一次意外的公差,把年底更新网站的计划打乱了,也捎带着把总结的日子挪到了年后。

2017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44出,未能像去年那样保持继续增长的势头,不过也是自2009年以来第二高的产量了。具体分布如下:

2017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7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人生过客和心欤两位,贡献了5出剧本;第二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为夜深沉和水牌子两位,各3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97条,修正164条;事件条目新增866条,修正44条;族谱信息69条,师承信息25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京腔京韵、大戏魔、杨庆国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1出,图片新增21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枯石瘦木。
  • 梨园:录音新增38出,修正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秋思、裘迷等。

手机上的戏考

昨天终于更新了戏考网站上的布局设计,主要是 CSS 的修改。现在如果您用手机访问戏考及其名下的小站的话,您会看到重新排布的适用于手机小屏幕的页面。而如果您是用普通电脑的话,页面布局则不会改变。

手机上的戏考
手机上的戏考

想做这个手机版的页面(或者说让网页适合在手机环境下显示)很久了,一直没有时间来做。慢说编写网页,近一年来其实也没有写什么文章或者书评,光在网站上更新内容了。现在总算完成了这个拖了很久的计划。

据后台统计显示,目前戏考网站的访客中有40%以上是用手机来访问的,而在今天这个移动上网时代,有一个手机版的页面其实挺重要的,而如何兼顾到电脑端也很重要。现在不少网站都专门为手机做一个新的网址,如 m.xikao.com 其实也是一个选择,但是这样的结果是每一个页面都会有两个网址,不好。这次的改版是由 CSS 直接判断客户端屏幕的大小进而据此布局,即所谓的响应式设计,感觉更好一些。

不过网站上有一些页面内容还在使用旧式的 table 标签来定义表格,而其灵活性不如 div,所以现在这些页面在手机上显示不够完美。这些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进行调整,好在大部分页面没有用 table 标签。

诸位戏考的手机访客这些年辛苦了,毕竟一直对着那么小的屏幕浏览着移动友好度为零的网站,却迟迟不见改观 表情。权作送给大家的圣诞礼物吧。

金价

《顾颉刚读书笔记》,有段摘抄胡渭的《禹贡锥指》,内中讲金银的折算比例。由金子多少换的说法,想到了京剧《南天门》里曹福拿着曹玉莲的金耳环去换钱的情节。当时店家让伙计“按市价合来”,伙计有云:

金耳环一对三钱重,金子十四换。三得三,三四一两二;银子四两,外找大钱二百。

这段换钱的戏之前,还有另一个店家,拿着金耳环不识货,反倒质问曹福金子是什么颜色的。当曹福说金子是黄色的时候,店家立刻就翻脸了,斥责“我们这儿的金子是绿的,你这是生黄铜!”这第一段换钱,又与后面雇脚程的遥相呼应,那个脚夫也斥责曹福说:“广华山惯出豺狼虎豹,吃了你的人算不了什么,要是吃了我的牲口,你赔得起吗?”甚至还预言性地骂曹福说:“有钱是你的,留着买棺材吧!”曹福遭了这两顿骂,都是无奈地感叹:“人不在势,这金子都变成了铜了!”“人不在势,都不如畜类了!”只几个演员前后几句台词,就把这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写得透彻,实在是妙。

《禹贡锥指》谈到金子的价格,说在元朝“金价十倍于银”,而元朝之后:

明初,直又减。洪武中,每金一两当银四两或五两。永乐中,当银七八两。崇祯中,十换,江左至十三换。金愈贵则政愈乱,君子可以观世变焉。

根据上面的说法,金子愈逢乱世愈值钱。即便今天的金融市场也是如此,当局势或市场出现动荡时,投资者一般会买入黄金以求避险,进而推高黄金的价值。而对比一下京剧《南天门》里的市价,我们可以看到,《南天门》里天启朝的“十四换”比其后崇祯朝的历史真实价“十换”或“十三换”还要高。未知是否是编戏的人有意为之,但戏中的这个市价,确也从一个侧面映衬出天启朝阉党乱政、国是日非的社会状况。

看戏,亦“可以观世变焉”。

忙中有漏

前一阵忙,虽然还记得戏考三月初的生日,但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想写,就让它漏过去了。在此补记一把。

另外,前几天发现总目中漏了一个本子。就是上次发现的第三十五册《戏考》中的。那会儿可能太激动了,一口气写下来,没有认真复查,第三十五册中应该是有八个本子,但是那会儿的图表以及后来整理的目录中都只写了七个(不过文章里还写说有“八个”,结果等到开列的时候就竟然只列了七个)。太马虎了。好在要调整编号也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事情。重新修订了一个当时的”作案现场“图,补入了遗漏的《宝玉出家》。总目这几天就改。

大东书局的拆兑方法

再有就是发现给同好们发本子的时候出现了”一女许两家“的情况,同一个本子派给了两个不同的人帮打。已经去信询问相关进度并试图协调了。这是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特别是会造成同好们不必要的重复录入工作,按戏词儿说就是”大不该“。自我曝光一下,引以为戒。

另外,整理录入进度的时候发现有两个正在校对的剧本的录入人错位了,张冠李戴,也是疏忽所致,需要注意。

所以要留意自己的工作态度,尽量避免这种萝卜快了不洗泥的情况再次发生。

最后,最近准备把数据库升级到 MySQL 5.5,支持 utf8mb4,在表意文字扩展区的生僻字就可以正常存储了,而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拼字。

鸡年的羊头狗肉

题外话:标题里,六畜占了仨。

扫了一遍鸡年的春晚,要吐槽的点太多,跟他们犯不着较劲。仅就最相干的两条絮叨一下吧。

冯巩一如既往地以“相声剧”的名目演出小品。这些年来他的那些作品毫无相声的痕迹,三翻四抖等相声技巧一个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还死活不愿意抛弃掉“相声”的名字?直接理直气壮说自己在演小品不好么?难道是要表示自己还坚持在说相声?此为挂羊头卖狗肉第一例。

春晚的戏曲节目越来越鸡肋。每一位演员演唱的时间长度绝对与他们事前扮起来所花的时间成反比,更不要说除了对唱之外,其他唱段基本是在合唱,譬如俩包公、六个黄忠、十一个穆桂英,大有闹妖的感觉。这种合唱,让你根本听不出来每个人唱的怎么样。少数独唱或对唱的也会配一群伴舞的。戏曲为了“适应”晚会的环境,从整台戏缩减到折子戏,再从折子戏缩减到唱段,进而唱段也被催得只剩下快板、流水一类快节奏的板式,再到现在动辄人海战术的合唱,已经失去了戏曲本身的味道。

春晚戏曲唱段的另一个大问题就是对原唱段做胡编乱造的修改。以今年的京剧唱段为例(地方戏不太懂,但貌似地方戏每年都是那几段,“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为救李郎离家园”,这么重复也是个问题),《对花枪》的那段西皮,唱词被修得如胡言乱语的呓语。先看一下原词:

未曾开言好心酸,
不由我双泪洒胸间。
自你走后四十载,
为妻盼你掉朱颜。
两眼望穿泪涟涟,
十夜常有九不眠。
如今儿孙俱长大,
你我夫妻得团圆。
不曾想你却把心变,
做了忘恩负义男。
今日若不望众将面,
定叫他跪死在这寨门前。

很显然,这段唱并不适合登上春节的舞台——给观众添堵啊。但是我们的艺术家们,不知道是只会这一段,还是要显手段,愣是把这苦情的词儿给改了:

未曾开言好心欢,
点点喜泪洒胸前。
自你走后四十载,
历尽艰辛苦度时光。
思念夫君依门望,
我朝也盼来晚也盼,举家大小喜洋洋。
你我老来重相见,
一家大小笑开颜。

改得连辙口都不要了,可以在言前与江阳两辙之中任意穿梭。新社会不仅可以把鬼变成人,还可以把斥责忘恩负义男的唱段变成喜歌儿!

不过《对花枪》本来就是新编戏,他们爱怎么糟改就怎么糟改吧。可是艺术家们还不尽兴,还要拿传统戏开刀(当然这在戏曲舞台上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所谓的《定军山》,六个黄忠一共就唱了三句,没有一句是老词儿:

宝刀一举明又亮,
金盔金甲放光芒。
定军山前旌旗展,

这大约是“宝刀一举红光放,无知匹夫丧疆场”那儿来的,但是莫名其妙。

所以,如今的春晚舞台,戏曲节目演的已经不是正儿八经的戏曲了,所标的剧目名字也已经和剧目本身没有什么关系了。此为挂羊头卖狗肉第二例。

2016年网络戏曲曲艺大事

一、“程砚秋吧” “卖身”案
3月份,百度“程砚秋吧”的网友杜若还生在知乎上发帖:“如何看待京剧大师程砚秋的贴吧被百度卖给演员程砚秋?”原来他发现“程砚秋吧”里所有的帖子都被删除,贴吧转换成了一个“不知名的不入流小演员”程砚秋的贴吧。此事曝光之后,百度发布官方公告,称:“此事绝对与贴吧商业化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针对名人类贴吧我们压根没有这项业务”。后经调查,原来是“前吧主因为长期未登录被投诉下任,后上任的吧主‘橙剩’陆续删除了贴吧中的老贴”。百度认为“这种个人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贴吧吧主管理制度,贴吧已对其进行了下任处置,同时紧急上任了临时吧主,逐步恢复被恶意删除的贴子”。

二、京剧演出配“弹幕”
4月份,王珮瑜在上海搞了一场“王珮瑜京剧清音会”。与往次清音会不同,这次主题为“老生常谈(弹)”的清音会,在东艺演奏厅舞台两旁竖两块LED屏,并在场内开设WiFi热点,观众使用手机上的文字插件平台即可“弹幕”。支持此种做法的观点认为这是与京剧叫好“一脉相承”的互动形式,是“对戏曲‘喝彩’文化的一种发展”,还能“拉近国粹与青年观众的距离,有利于国粹艺术的普及” 。实在不敢苟同这种观点。很简单的一条:低头看手机打字的观众,如何能专心欣赏台上的艺术?等对某一句唱或某一个动作的“喝彩”弹到幕上的时候,舞台上早已不知进行到哪里了。张口一声“好”,举手给个掌声,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么?是一件需要再继续发展成高科技的行为么?

三、孙福海网络收徒
8月份,曲艺理论家孙福海在天津首开山门,收沈之骅为徒,同时代师杨少奎拉师弟王连福。本次收徒拜师活动采用网络拜师形式,消息发布于网络,相声界同仁以及相关领导、前辈们通过网络祝贺,这是曲艺界首次通过网络“摆知”。

四、郭德纲、曹云金网上”互撕“
还是相声界的事儿。8月底,郭德纲在微博上公开“清理门户”,指责“‘云’字两人”(何云伟和曹云金)“欺天灭祖”。随后曹云金在网上贴出长文,历数郭德纲的问题。9月下旬,沉寂了数周的郭德纲亦以一篇长文做了回应,当天,曹云金再次发文称“二十天了,你终于写了一篇新编故事会。但我陈述的事实,你骂的是闲街”。两番“互撕”之后,双方都休兵罢战。德云社从成立之初便深谙网络宣传的重要,郭、曹不惜花时间和精力码长文于网络之上,自是清楚占据这场口舌之争舆论制高点的重要性,二位倒也不愧是师徒一场了。

五、单口相声加纯网付费
依然是相声界的事儿。9月底,爱奇艺推出国内首档大型单口相声体验式综艺《坑王驾到》,将单口相声引入纯网综艺。到10月底,“播放量突破亿次大关,单期播放量均超千万次”。据报道,“《坑王驾到》作为爱奇艺VIP会员首档付费纯网综艺节目,爱奇艺除为用户带来传统相声曲艺之外,邀请多位VIP会员亲临节目录制现场,全面打通曲艺作品表演者、观众、播出平台三者之间的关系,引起一众‘纲丝’追捧”。郭德纲当然有其自身的吸引力,加上网络提供的互动平台,使这档网络综艺节目成为当时的大热。

六、首档网络戏曲元素脱口秀的网络海选
曲艺演员范军利用手机应用(App)“戏缘”为自己的“首档网络戏曲元素脱口秀”节目“戏范儿”进行海选。从11月1日起,网友只要将自己的视频上传到“戏缘”里“娱乐梨园”的版块,并在作品题目前加上“戏范儿”标识,即可参与这个海选活动,只要视频的形式是戏曲曲艺,无论相声、坠子、评书、大戏均可。“首档网络戏曲元素”的脱口秀,从一开始就很好地利用了互联网和手机应用。

七、“网络时代的戏曲走向”学术研讨会召开
11月,第七届王国维戏曲论文奖颁奖典礼暨“网络时代的戏曲走向”学术研讨会在海宁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如何在保持戏曲艺术特征与特色的基础上,运用网络科技推动戏曲艺术的发展、促进戏曲研究的现代化展开研讨”。

八、“海峡两岸中华国粹经典艺术再现传播交流推广项目”网络平台上线
将近年底,“海峡两岸中华国粹经典艺术再现传播交流推广项目”网络平台在上海宣布正式上线。项目共从辜公亮文教基金转录回了425份音频文件资料,其中不乏孤本录音。这个项目虽然好,只是整理的人似乎并非内行,文字中的错别字惨不忍睹,而且很多录音资料缺少重要的信息——比如演员,更不要说录音年代等其他信息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九、戏考的新里程碑
本年,戏考不仅度过了第十五个生日,而且录入剧本数达到了一千出。新里程碑毕竟不是终点站,甚至连中点站都不是。漫道雄关,正当“迈步从头越”。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