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去政治的尘土

据说,当年程砚秋被迫把《锁麟囊》的本子改了,是很不情愿的。

在程砚秋故去后出版的《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里,虽然收录了这出《锁麟囊》,但是那里面的“实囊”已经变为“空囊”。剧本脚注中,尽管保留了部分原本的词句,但仍有多处改动没有注明的。开头的部分写道:“原剧本个别情节,在砚秋同志生前,曾经他的同意,作了一些修改。”哦?是吗?

不管怎样,《锁麟囊》在当年的“头衔”是:“宣扬缓和阶级矛盾及向地主报恩的反动思想的剧本”。

现在小豆子找到了于1947年8月5日由上海戏学书局出版的这本《锁麟囊》单行本。这本比上世纪那场对“胡风反革命集团”斗争早了近十年出版的剧本,应该说是保留了《锁麟囊》的原貌。

《选集》里的《锁麟囊》自然仍要保留,此外,这本单行本也要录入,能在今天同时保留并鉴赏不同时期的《锁麟囊》剧本,是一件既让人感怀又让人高兴的事情。

《锁麟囊》单行本
《锁麟囊》单行本

《拂去政治的尘土》上有6条评论

  1. 京剧界似乎没有标注编剧者名字的好习惯,显然,封面上的“合编”是指这本书的编辑,而非剧作者。封底有翁先生题字的“锁麟囊”三字及程先生的便装照,算是提了剧作者了吧——尽管没有明说。

  2. 有一点没想明白
    实囊和空囊的区别到底在哪
    如若是空囊,赵家的平地而起陡然而富又显得没有道理了
    莫不是应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样说来也不错

  3. 赠实囊的罪过是:宣扬阶级调和,因为薛湘灵是富家女,赵守贞是贫家女;同时在宣扬改良主义,并且还是宣扬因果报应。

    赠空囊就没那么大罪过了,至少,赵家富起来和薛湘灵无关了,那么也就没有在那里调和什么阶级矛盾,也就不算因果报应了。

    当然,从两个剧本上看,改动的不只这些,这算大问题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