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富连成(下)

继续游戏……

袁世凯:世凯,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十一岁时入富连成社学艺,补入第五科。学架子花脸,能戏百余出。嗓音高亢而浑厚,扮相英伟而雄武,白口喷吐有力,台步规矩豪放。能戏以《捉放曹》《灞桥挑袍》等之曹操最为可观。出科后曾赴朝鲜演出,以红净应工《单刀会》之关云长,震动高丽。回国后组小站社,演于津门,渐为京城所知。因一次在摄政王载沣的堂会戏中演出失误,被逐出京城。此后称疾返回河南,组韬光社,演出《姜子牙麦面》《渭水河》等。满清逊位后,被推举为中民会会首,同会老生有富社同科之许世英、师弟黎元洪等。世凯演出《九莲灯》之贺道安、《忠烈图》之杨广,并创演时装戏《宋教仁遇害》,引起强烈反响,是为鼎盛时期。社会以世凯花面之佳,赞称为“袁大头”。民国四年年底,自组洪宪社,以花脸挂头牌。自组洪宪社后,不思进取,只以陈年老戏轮番上演,反响冷淡,止八十三日,洪宪社便宣告解散。又重组中民会,未几病故,中民会由黎元洪接掌。

徐世昌:世昌,字卜五,号菊人,天津人。十岁时入富连成社学艺,补入第五科,学老生,嗓音圆润,吐字真切,扮相台风均有可取。能戏以《取南郡》《群英会》等之鲁肃为佳。出科后随师弟袁世凯演于各地。中民会组建之初,世昌正演于青岛,贴演《焚绵山》《洗耳记》等戏,最受欢迎。后受世凯之邀,加入中民会,为硬里子老生。洪宪社组建打泡前,世昌辞班退居河南辉县水竹村。世凯故去后,返回中民会,并不演于前台,只在经励科任职守。直至黎元洪头次辞班,世昌才以“偃武修文”为标榜挂头牌老生,贴演《南北和》《将相和》等戏。民国十一年辞班。

黎元洪:元洪,字宋卿,湖北省武汉黄陂人。十二岁时入富连成社学艺,补入第六科,学扫边老生,能戏如《取金陵》《夺太仓》之徐达,《状元谱》之院子等角,初不甚享名也。后出科去武昌,因同盟社在当地演唱《飞龙传》本戏,前后共十本,以赵匡胤之角极关重要,而主演适于此时受聘束装南下,而该社《飞龙传》一剧仅演毕前八本,其后二本势又不能停演,当时赵匡胤一角颇难得人选,该社乃寻得元洪充任斯角,临时钻锅,亦大不易,正值《斩黄袍》,一炮而红,极受前台欢迎。后进京参加中民会,曾两度挂头牌演出。民国十二年辞班,从此在天津寓所课徒。

此乃中华会草创之初三大头牌也。

孔子相关

最近又忙得乱七八糟,以至于今天才有些闲空,更新了四出剧本,竟然还有机会在剧目考略那里更新一出戏,难得。

至今没有养成一个看到有新戏上演就到考略里面记上一笔的好习惯,结果导致考略长期闲置,盼着有出头的一天,剧本这边任务不重了,琐记那里草稿整理得也差不多了,就可以好好整整那儿了。不过慢着,还有个 Blog 要写呢,而这也是最有意思的事情,最近有不少想法,想写出来,一直没倒出空儿,这码字儿也是一件费时的事儿。慢慢码吧。

看到河北省京剧院演出了一出新编戏:《孔子课徒》。正巧中京论坛上有人问关于孔子的传统戏,考略里记得明白,有出《夹谷会》,就是演孔子的传统戏。但是你看关于这个新编戏的新闻稿,就很有问题:“无论是典籍著作还是历史传说,孔子和他门徒的故事出现过很多,但搬到戏剧舞台上加以发挥创造,《孔子课徒》还是第一个。”

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怎么说这也不是第一个演孔子和(或)他门徒的戏。这很说明一个问题,现在的记者对于传统艺术知之甚少,也不去做功课,相信这种类似错误,在所谓娱乐新闻里是很难出现的。

但这不能把帐全算到记者头上。事实上,小豆子见识过的真实情况是,这种戏曲新闻,大多是由演出方提供一个新闻稿,发散给众记者,记者回家略作修改(或者干脆不改),就发表了。这种“第一”的称谓,大约是河北省京剧院自封的。

但这样就更可怕了,作为专业的演出团体,对传统戏的功课一样差劲,那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他们把该做的功课都没做好,扔了丢了,然后把新整出的玩意儿号个“第一”,早已忘记在他们的扔掉的玩意儿里有比这第一更“第一”的。

说回孔子戏,或者他的弟子戏,京剧里似乎也就这么个《夹谷会》和《鞭打芦花》,很少。传统相声里有段儿《吃元宵》,恶搞孔子,比较有趣儿——尤其是小豆子对这位“圣人”并不太感冒。

馋虫勾出来了,听相声去者。

另类富连成(上)

仿《富连成三十年史》,游戏之作 表情

李世民:世民,名老生李渊之子。相貌丽都,举止娴雅,幼年读书于晋阳附小,天资聪慧。十岁时入富连成社第五科学艺。初学小生,如《宫门带》《千秋岭》《夜会背楼》等,倒仓后改学老生,以王帽戏《沙桥饯别》《选元戎》《三江越虎城》等,最为拿手。

李元吉:元吉,小字三胡,名老生李渊之子,富连成社五科老生李世民之弟也。八岁时随乃兄世民入富连成社学艺,补入第六科,学小花脸。口齿清晰,诙谐入妙,能戏以《御果园》、《宫门带》等为最佳。

李元霸:元霸,原名玄霸,字大德,名老生李渊之子,富连成社五科老生李世民、六科小花脸李元吉之弟也。七岁时入富连成社学艺,补入第六科,改名元霸。开蒙学武二花,兼学短打武生,学得《晋阳宫》《四平山》《惜惺惺》等武生重头戏。其武功之严实,起打之火炽,跌扑之猛勇,蹿跳之利落,近代武生中殊不多见。惜一次演《紫金关》出现事故,救治不及,英年早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