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0年1月

2010 年 1 月 27 日

又出差了

这次出差一个星期,好在之前把戏考的剧本更新了四个,不然戏考又要很久没更新了。

这趟差之后,需要考虑一下梨园新春特辑的录音,做好充足准备,否则春节之前就没工夫了。下一趟差与这趟差只有三天的间距,而且时间会更长——好在,出差的地方是北京和上海了!要先收租子去,整堆剧本回来。不过自由活动的时间不长,毕竟是公差。

先这样。

2010 年 1 月 25 日

2009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每年年底年初总结的最后一部分——网络戏曲曲艺十大新闻。回顾2009,还是有不少大事儿的。

一、京剧艺术网易主事件浮出水面
京艺易主这件事儿本身是发生在2008年的,理论上应该是2008年的第一大事,但是由于消息的封锁和其他原因,直到2009年初,当事人才开始还原事情的始末,而京艺网本身也才开始显现出确实是换了一家主人的作风。它错过了成为2008年年度大事的机会,所以,我们把它放在2009年的头一条,称呼上也突出它在去年才“浮出水面”的这个情况,算是对前年的一个补遗,对历史留一笔记录。整个事件,可以参看网戏纪末或者小生站长自己的空间。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好的发展。

二、中国秦腔网损失近两月数据
9月13日,中国秦腔网突然在首页登出通告:“中国秦腔网日前遭遇不良服务器提供商侵害,造成空间里9年的数据全部丢失,损失惨重”。这件事情的大致情况是网站托管的服务商于9月初给所有在他们那里托管的网站发了一个通知,告知将于9月8日“被迫停止运营,请您及时备份好自己的数据”。但是中国秦腔网并未收到这个邮件,以至于到了13日,网站内容突然被清空。事后秦腔网使用8月份的备份,虽然把网站在另一个服务器上恢复了,但是因为备份是两个月前做的,之后的数据因此丢失(还好没有真丢了9年的)。秦腔网因为之前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认为是被侵害了,到派出所报警,但结果可想而知,只能是不了了之。网站的备份是很重要的,这一点秦腔网在2004年被黑客侵害之后应该是认识很深的。相信秦腔网从这件事能够更深地认识到,光有隔几个月一次的备份是远远不够的,数据的变化是每天都有,所以每天的备份才是关键。同时,其他戏曲网站也应该检查一下自己的备份机制,做到万无一失。

三、中国京剧网站长程群去世
网络是虚拟的,但是无论是网站的站长还是网站的访客,都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人。生老病死,时至则行,网站可以长存于世,但是与之相关的人都还是来来往往的凡尘过客。2月15日去世的中国京剧网站长程群,据说一直是“在网站的发展和建设中倾注了他全部心血,并无怨无悔不分白昼的勤奋工作着”。程群站长应该是第一个去世的网络戏曲网站的站长,而且是英年早逝,年仅54岁。我们敬佩其为京剧不辞辛劳的工作精神和乐于助人的品德,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人的渺小与生命的脆弱,革命的本钱是要珍惜的,希望所有的戏曲网站站长,能够劳逸结合,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四、郭德纲单口相声评书《济公传》网络同步播出
德云社一向对网络上的宣传很重视。8月21日至8月28日连续一礼拜,郭德纲通过优酷网转播自己在德云社的演出,不但在现实生活中卖了票赚了钱,而且再次在网上扬名了。德云社这种对网络宣传重视的做法,是一般传统院团目前所欠缺的。网上公关,在网络舆论相当强劲的这个时代,是非常重要。目下闹得火热的 Google 退出中国事件,已经升级到中美两国的外交层面,足见网络在当今举足轻重的地位。传统戏曲曲艺如果不希望被时代所抛弃,不是要在演出形式上多么跟上时代,而是要在运作手段和思维方式上,跟紧点儿。

五、通过网络组团的青春闽剧研习社成立
在网络上,各种团体、组织、论坛、吧、群、圈儿,种类繁多,戏迷们在这几年也是充分利用多种便利的方式在网上组成一个个小集团,自娱自乐。不过毕竟戏迷圈子与别的圈子不同,玩儿到最终级的形式,依然还得是票房——毕竟,自娱自乐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扮起来、唱几嗓。从报道看,这个“研习社最早的‘大本营’是网络论坛和QQ群……通过网络发出招募社员的公告,对象是爱好闽剧的年轻人,无论有没有学过都可以加入”,结果招来了很多年轻人,大家一起组织网下的活动。网络时代,即便你的最终形式是实体的票房,有一个网上的根据地,或者以网起家,都要比原来传统意义上的社团要容易得多。

六、宇扬建苑八周年评剧名家网络演唱会举行
2009年是评剧百年华诞的年头,各地都举行了相关的纪念演出活动。作为网络评剧的先锋,宇扬评剧苑借此及自己成立八周年,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网络演唱会。演唱会充分利用网络的优势,以评剧“源于唐山、惊鸿奉天、唱响天津、辉煌京都”为主线,相继在唐山、沈阳、天津、北京设立了四个嘉宾室,评剧界的众多艺术家参加了这次网络演唱会,其规模在网戏历史上是没有过的,央视也作了报道。相信随着网络的普及,这样的演唱会以及前面提到的网络同步播出的形式,会被戏曲曲艺圈儿更广泛地应用。

七、邓敏网上发帖讨公道
1月中,中国京剧院二团团长、一级演员邓敏在中国京剧论坛发的一个帖子激起千层浪。事情的起因是:最新出版的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文成公主》DVD所选择的演出录像,是一场因邓敏受伤而从天津调来的王艳替演的版本。邓敏称其为“出版发行的不公正现象”,因为这样“造成该剧的原创者、首演者不是邓敏而是王艳的错误导向;并给该剧的演出质量和‘精品’声誉造成极大伤害;同时造成令专家和广大观众、票友不容原谅的历史性误会”。过后几天,邓敏又发了一帖,对网友的回帖做了解答并再度说明。出版DVD这事儿的对错是非暂且不论,仅就邓敏在网上以实名发帖讨公道而论,在戏曲圈儿里算头一家了。2009年两会期间,于魁智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网络媒体有助于京剧国粹世界传播”。越来越多圈儿内的人士认识到网络的重要性,这无疑是一件好事儿。希望随着时代的发展,圈儿内的人不光会像邓敏那样抢占网络舆论阵地,同时也关注一下网络的民意,与戏迷们有更直接的交流。

八、戏之曲网站因服务器问题无法访问
本来,一个网站因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无法运转几天,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况且戏之曲网站在恢复运营后没有损失任何数据或访问量,因此,这本来不应该是成为一条值得关注的大事儿。但是,戏之曲突如其来的服务器问题恰好发生在广电部门大力整顿各种点对点下载的风口浪尖上,于是,引来网友们的种种猜测也就在所难免了。好在,戏之曲在第一时间于百度创建了相关的贴吧,并且及时在各论坛澄清了站点的状态,让网友知道网站的无法访问与网络整顿无关。不久,网站恢复,一切如常。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戏之曲对于网站出现的问题所做的及时反应。这种处理手法,在网络其他地方甚至现实中的一些政府部门已经很常见,而其他戏曲网站却在遇到麻烦时缺少这种危机公关的意识,对问题遮遮掩掩。学会网络时代的公关手段,很重要。

九、魏春荣昆曲展演使用网络在线选座售票系统
网络购票已经是如今很常见的购票方式,包括很多戏曲演出也都是通过一些售票网站出票的。不过,4月初魏春荣在长安举行的展演,则首次采用了网络在线选座售票系统。这套网络系统可以让你在任何有网的地方连线选座和买票。昆曲在2004年经历了一次青春后,已经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注意。那么,古老的艺术使用了最先进的售票系统,大概也意味着它的观众群在朝着网络一族转向。

十、老田漫忆文章受热捧
6月份开始,一名网名为“老田”的老先生开始在中国京剧论坛发帖,以“观剧漫忆”为系列,回忆了20世纪50年代起自己在剧场看戏的情况。文笔流畅,对演出的描述和评价让人如同身临其境,一时间这个系列的帖子受到热捧。与中京论坛时常有些火药味儿的气氛完全不同,老田帖子的跟帖总是正面的讨论,一团和气。有网友甚至认为这样有价值的好文,应该出书的才是,“以保存真实史料,澄清一些讹传”,而老田则谦虚的表示“不敢奢望”。出书与否,并不重要,重要和可喜的是,我们生活在网络时代,而老一辈的资深戏迷走上网络的也越来越多。于是,像老田这样的回忆文章,可以很便利地就登于网络之上,供千万人阅读,也让读者与作者实现了沟通与交流。老田无疑是去年网络戏曲界的平民明星。

2009年的网络戏曲在很多方面有了更多普通网站应有的特质,比如新技术的应用、网络公关、草根明星等等,同时,2009年对于网络戏曲来说也是不太平坦的,有灾难,还有很多落后的技术和观念需要及时调整。2010年,网络时代会给戏曲及戏曲网站怎样的冲击呢?

拾慧:评剧,别抛弃我好吗?

2010年1月25日

2010 年 1 月 19 日

梨园百年琐记2009年度大事评选结果

上一年度的大事评选结果出来了,这个每年新年头15天的投票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但仍然没有多少人参与。这个评选目前来看也就是处于一个鸡肋状态,所幸有少量的网友参与,如果任其这样发展,是不是有一天就没人投票了呢?

以下事件均是一张的票数,所以不分先后。

2010 年 1 月 18 日

网戏纪事本末:京剧艺术网和小生(丁)

这个作业应该是很早以前就做完的。但是去年在剩下最后一部分未做的时候,公事私事多了起来,一拖再拖。眼下已经2010年了,堪堪要回顾2009年的网戏大事了,就此把这一桩网事做个收尾吧。

首先,很可喜的是,小生站长去年已经把京艺易主这件事儿在网上以连载的形式发表了,没有看到的朋友们可以去小生站长的空间踩踩。当事人叙述终究比小豆子这里再倒一次手要清楚明了。不过为了把事件叙述完整,还是先简单地把最后部分讲一下,也算有始有终。

小生站长辞职后,新公司那边没有闲着,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把京艺从技术上划到自己门下:先是用清都山水的身份证复印件诈开了托管服务器的机房,进而破解了管理密码,登陆网站后台,直接从电子世界里把前站长们给清除出站。接着,京艺的网站被放了病毒,新公司以杀毒为名,把青衣独立经营的梨园商店也停掉了。至此,京艺网的管理权全部落归他人。

之后在现实社会里,小生站长三人虽然还是名义上的股东,但是却被处处找麻烦、受限制。包括小生站长现在新建的戏迷圈,也是对方指责攻击的“罪状”之一。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体如此,细节部分,前面说了,大家可以去看小生站长的自述。现在,我们回头看看这些,能评论的有很多,很多当时表面上看起来很奇怪的事情,在了解了内幕之后,也就不难解释了。

第一,虎有伤人意。小生站长可能之前把很多事情看得都太简单了。虽然是参股的合伙人,但毕竟和与自己一起创业的团队不同,需要有防人之心。掉以轻心,导致最后自己一手创建的网站旁落他人。社会太复杂了,就连一个搞艺术的网站,都会有刀光剑影,让人唏嘘。

第二,网络安全。管理的密码一定要足够复杂,不容易被破解。要说,新公司那边的手段是很卑劣的,尤其是往将是成为己有的网站里放毒。去年下半年至今,京艺站上的木马频现,被很多搜素引擎和杀毒软件都列为危险网站。要知道,坏的名声一旦传开,再想正名,就难了。只病毒这一条,就足以使老的用户被迫离开,新的用户不敢进来。由此,也看出他们为了谋到网站的不择手段。

第三,两败俱伤。正如小生站长所言:“网站的管理并不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照猫画虎的运做不适合目前的网络时代……我损失了我的网站,损失了九年的心血,他们损失了投入的几十万资金,双方的损失所换来的,仅仅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公司’”。如今的京艺,已经大不如前。内容上东抄西抄,论坛上的人气也是一落千丈,仅凭着一些可能还不知内幕的老人儿在那儿撑着。

第四,世态炎凉。事已至此,网站易主已经一年有余,我们几乎看不到有关这方面的报道。以前,小生站长还是能够在平面媒体上露面的,比如上次京艺聊天室遇到黑客的事情,都见过报。但是这次,或许因为另一方势力浩大的原因,无论网上还是平面,都没有动静。而犹可叹的是,我们也看不到什么网友讨论这事儿,京艺的老人儿们也都沉默了。有时候,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向从多方了解情况都是这样的难,雾里看花的一般。

现在,据小生站长说要涅槃的时候已经过了四个月了,小豆子不知道一个新站将会以怎样的姿态出现于网上,而更重要的是,被生生抢走的京艺网站,能否物归原主?这场不公的网站抢夺,能否有一个最后的说法?我们只有继续以旁观者的角度,拭目以待。

愿清者终自清,浊者终自浊。

2010 年 1 月 13 日

拾慧:观豫剧《程婴救孤》

2010年1月13日

2010 年 1 月 11 日

在旅途中听戏

恐怖未遂之后的第一次出差,在机场等候的时间增长了一倍多。

万幸,西城老军前辈前一阵儿传了八本《雁门关》的录音,出差前扔到随身听里,到机场后从第一个长队排起时打开机器开听,除去中途过海关、过安检、搜全身的时候需要关机以外,当小豆子到达登机口的时候,戏已经进行到三本了…… 表情

用戏来判断时间的长短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比如有时在出差的旅馆里,小豆子会把电脑放在远远的地方,开着,同时放一出戏,声音很小,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能够隐隐感觉到。这一般是唱工戏,如《二进宫》、《祭塔》、《哭祖庙》一类的,主要是烘托一种旋律,反正词儿已经熟了,不知不觉就着了。等第二天醒来,回忆一下昨天晚上从哪句词儿开始就没有印象听到了,这一推演就知道自己昨天用了几分钟进入的睡眠状态 表情

坐飞机听戏也是这样,有时候就会睡着,一觉醒来,看看戏放了多久了,就能大概推出睡了多长时间。曾经试过在飞机上看戏,而不是单纯地听,效果不好,因为不能同时干别的事情,不似听戏的同时可以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说回在飞机上敲敲打打。这次飞机上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有很多限制。不错,在机场的时候排了四次队,但是等大伙儿基本上两手空空(好多东西都不让随身携带)上了飞机之后,你依然能够在起飞后和降落前一小时走动,飞机上的定位地图系统也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因为害怕恐怖袭击而被关闭。最要命的是,坐在小豆子旁边靠窗的一位大汉,一路上并没有选择什么电影看,而是一直锁定在定位系统这个栏目,“观测”着飞机处于何地,偶尔看看窗外的夜空。这么有恐怖倾向的行为太可疑了!不过盯着这种屏幕久了,大汉竟然也就睡过去了。后来和小豆花通电话聊起这段儿,小豆花说,大概人家是需要看着一些无聊的东西才能入睡。嗯,很有道理,和数绵羊一样。虚惊。

关于在旅途中听戏的琐碎事情就先说到这儿。旅途中,鞍马劳顿,最好是“睡卧阳台到我家”,不可窗下叹五更。熄灯睡觉去者。

2010 年 1 月 10 日

出差

新年第一次出差,五天。

去年底的恐怖未遂事件,让如今飞美国的飞机都犹如惊弓之鸟一样,一会儿去机场就会亲身体会一下严格的搜身要到什么程度。而且在旅程中据说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用电脑,甚至不能随便动。原来这种几个小时的飞行最适合来做一些剧本一类的工作,现在看来要搁浅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觉,或者在脑子里构思一些东西,希望下飞机后脑子里的东西还能保留着。

那么暂且这样。

2010 年 1 月 5 日

又见《音乐之声》

生书熟戏,中外一理。

北美的电视台,圣诞前后一直到新年,这期间大约主力员工全去休假了,电视台在黄金时段除了新闻外,就是放一些老片子,而且是年年放了年年放的老片子。比如《音乐之声》、《34街的奇迹》等等。就像我们的大小京剧院团一过节就演《龙凤呈祥》、《红鬃烈马》一样,不同的有两点,第一,我们的演出起码还是年年不同的组合的现场演出,而外国的电影是不变的版本;第二,我们的戏码,貌似即便是不过节也是那几出。

但是,熟戏,老这么放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总要有一些新鲜的东西来吸引新一代的观众。这个观点和试图把大众拉到戏院里看戏的出发点是一样的。于是,电视台也会在节前播出一些这几年比较热的新片子,比如《变形金刚》、《怪物史莱克》等等。

小豆子并不反对京剧院团去排演新戏,但是前提是排出来的东西要符合京剧的规律,起码让人看了感觉是京剧。如果大导们觉得不往京剧舞台上灌足了零七八碎就不能展现他们高超技能的话,那不如赶紧转到电影的天地来,那里可以随便造。

新编的东西,一样可以成为后世的经典。电影是这样,京剧也是如此。《将相和》、《赤桑镇》、《杨门女将》这样的戏,问世不过四、五十年,但是却与那些骨子老戏一样,翻来覆去地上演,在票友中传唱。其实,检验一出新戏是否成功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看它在得了若干奖项后是否还会在舞台上出现,而且能被不同的剧团甚至票友排演和演唱。甚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才出现的《曹操与杨修》,其艺术生命力也要比如今任何一出大制作要强。就像那些新电影一样,在首映期间拿到高票房不算什么,拿小金人儿也不算什么,而如果它能成为年终的重温影片,那么它也就像经典迈进了一步。

又说到《音乐之声》了,虽然年年播,但是小豆子一次也没有看全过。小豆花倒是看过全本的,基于生书熟戏的定律,再看一遍也无妨。所以两周前电视台播的那遍,又重温了一次,尽管还是没看全。片中的一些歌曲发音清楚,调子很容易记,用词也不是引经据典的华丽,很平实,不难听懂,难怪流传得下来。

艺术应该是相通的,通俗易懂的经典曲子,不就和京剧唱段似的了么?下面四句,可以用西皮摇板的板式来唱,是为京剧版的《雪绒花》 表情

每日里雪绒花迎接于我,
小且白光又亮甚是快活。
风雪中绽开放全然不却,
愿此花永芬芳保佑我国。

原词
Edelweiss, Edelweiss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
Small and white, clean and bright
You look happy to meet me

Blossom of snow may you bloom and grow
Bloom and grow forever

Edelweiss, Edelweiss
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

籍此《雪绒花》和遍地飘雪的时节,祝各位新年愉快!

2010 年 1 月 3 日

拾慧:最后的《艺坛》

2010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