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工作总结

去年一年,特别是下半年,比较忙,很明显的一点就是 Blog 写得都少了。而和去年一样,十二月下旬又有一次公差,年底前还是尽量更新了一把,所以工作总结的日子就放到年后了。

2018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44出,与前年持平。虽然又完成了12出《戏考》的剧本,但是整套书的完成率才到80%,比四年前提高了八个百分点而已。照此进度,剩下一年的时间,想来是无法完成全套书的,之前显然对形势估计得过于乐观了。倒是去年在戊戌网友的帮助下,一举完成了95出《国剧大成》本子的录入。去年整理出其中的13出,现在存货真是不少。

年度录入剧本数量第一多的正是戊戌,贡献了17出剧本;第二多的为陈光祥,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为豫让桥,3出剧本。今年根据网友建议,增加以字数论的排名:第一多为戊戌,十五万五千字;第二多为心欤,两万字;第三多为陈光祥,一万九千字。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94条,修正110条;事件条目新增970条,修正15条;族谱信息37条,师承信息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恩晓峰私淑弟子、大戏魔、京腔京韵、滑稽爱好者等。
  • 京剧剧目考略:没有新增剧目,图片新增31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田方、西城老軍。
  • 梨园:录音新增10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彭林刚等。

正“本”清“源”

《戏考》的拼图第二季来了!

三年前找回消失了的第三本《狸猫换太子》之后,以为这个拼图之谜就算全部解开了。不曾想,大东书局当年的拆兑,原不止那些。只不过当时没有乘胜追击,把原版的那套《戏考》与后来的从头至尾比对一遍,以至于到现在才发现另一桩“分尸血案” 表情

其实如果再仔细一些的话,早就应该发现这个问题。以1990年上海书店出版的那套《戏考大全》为例,其中除了没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之外,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连台本戏《山海关》的排列顺序:其中头二本、三四本和五六本分别出现在第二十七、二十八和二十九册中,可是第七八本的剧本却出现在了第二十二册中。因为《戏考》中其他剧目也有类似现象,比如第一册先出了《乌盆计》,后来多少册后又出了该剧的前本,《连环套》也是先出了三本的拜山,而后才出的头二本与四本,所以并没有太在意。但实际情况是,这又是大东书局的移花接木,通过与之前讲过的类似的拼接方式,直接使第九、十本的《山海关》和八至十六本的《天宝图》人间蒸发。

本次的拼接手法较之前要简单得多,就是第二十二册与第三十册两本打散了之后再重新拼插一下。与上次提到的“案件”不同的是,这次的“作案动机”很让人难以捉摸。即便出于未知的原因,大东书局手头的第二十二册戏考是残缺的,没有尾巴,他们完全可以直接把残缺掉的尾巴(也就是八至十六本《天宝图》)忽略不计就好了,完全不需要去动第三十册。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手头第三十册出于什么原因中间也缺失了,才不得不搞这种拆兑。总之,本次作案动机虽然不明,但是作案手法则更加高明——或者说这次“销赃”比较容易。因为“处理”掉的九、十本《山海关》和八至十六本《天宝图》都是属于连台本戏里末尾的本子,所以即便没有,也并不是所有人会发现它们消失了,而会误认为《山海关》只有(或只收了)八本,《天宝图》只有(或只收了)七本而已。并不会像《狸猫换太子》那样,中间出现一个大窟窿,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头。

拆兑现场还原
拆兑现场还原

所以接下来又要对已有的《戏考》编号做相应的矫正,改回最原始的中华图书馆的排序。

另外一个相关的信息是:前一阵在一位叫“戊戌”的网友的帮助和建议下,把《国剧大成》里原来认为是与《戏考》同名而隐去的剧目恢复出来了。这些剧目很多都是以某戏第几本的名目出现在《国剧大成》里的,比如二本《玉堂春》,又作《起解》,该剧本一直被误以为是和《戏考》里《女起解》是一个本子(《国剧大成》里大部分与《戏考》的同名剧本确实是同一个本子),但是仔细核对发现有很多明显的不同,是更接近于现在演出的版本。另外又如头至四本的《五雷阵》,其中第三本与《戏考》一样,而头、二、四本则完全是新的。以前只是把第三本隐藏起来,在《戏考》的版本上加注其所没有的“三本”以拼出一套,现在则完全恢复《戏考》本来的原貌,去掉“三本”的字样,而把《国剧大成》中的三本《五雷阵》放回,与其自己的那几本成为一套。以前这么拼插有些天真,以为凑成一套即可,完全没有注意到保留原书的本来面目。也许,大东书局也是抱着类似的想法拆兑的那几本书。

最近戏考的后台在搞升级,顺便在做一些前台的优化,这批编号更改之后,网站应该可以有一个更新的面貌呈现给大家,到时候再细说了 表情

2017年工作总结

十二月下旬一次意外的公差,把年底更新网站的计划打乱了,也捎带着把总结的日子挪到了年后。

2017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44出,未能像去年那样保持继续增长的势头,不过也是自2009年以来第二高的产量了。具体分布如下:

2017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7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人生过客和心欤两位,贡献了5出剧本;第二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为夜深沉和水牌子两位,各3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97条,修正164条;事件条目新增866条,修正44条;族谱信息69条,师承信息25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京腔京韵、大戏魔、杨庆国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1出,图片新增21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枯石瘦木。
  • 梨园:录音新增38出,修正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秋思、裘迷等。

手机上的戏考

昨天终于更新了戏考网站上的布局设计,主要是 CSS 的修改。现在如果您用手机访问戏考及其名下的小站的话,您会看到重新排布的适用于手机小屏幕的页面。而如果您是用普通电脑的话,页面布局则不会改变。

手机上的戏考
手机上的戏考

想做这个手机版的页面(或者说让网页适合在手机环境下显示)很久了,一直没有时间来做。慢说编写网页,近一年来其实也没有写什么文章或者书评,光在网站上更新内容了。现在总算完成了这个拖了很久的计划。

据后台统计显示,目前戏考网站的访客中有40%以上是用手机来访问的,而在今天这个移动上网时代,有一个手机版的页面其实挺重要的,而如何兼顾到电脑端也很重要。现在不少网站都专门为手机做一个新的网址,如 m.xikao.com 其实也是一个选择,但是这样的结果是每一个页面都会有两个网址,不好。这次的改版是由 CSS 直接判断客户端屏幕的大小进而据此布局,即所谓的响应式设计,感觉更好一些。

不过网站上有一些页面内容还在使用旧式的 table 标签来定义表格,而其灵活性不如 div,所以现在这些页面在手机上显示不够完美。这些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进行调整,好在大部分页面没有用 table 标签。

诸位戏考的手机访客这些年辛苦了,毕竟一直对着那么小的屏幕浏览着移动友好度为零的网站,却迟迟不见改观 表情。权作送给大家的圣诞礼物吧。

忙中有漏

前一阵忙,虽然还记得戏考三月初的生日,但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想写,就让它漏过去了。在此补记一把。

另外,前几天发现总目中漏了一个本子。就是上次发现的第三十五册《戏考》中的。那会儿可能太激动了,一口气写下来,没有认真复查,第三十五册中应该是有八个本子,但是那会儿的图表以及后来整理的目录中都只写了七个(不过文章里还写说有“八个”,结果等到开列的时候就竟然只列了七个)。太马虎了。好在要调整编号也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事情。重新修订了一个当时的”作案现场“图,补入了遗漏的《宝玉出家》。总目这几天就改。

大东书局的拆兑方法

再有就是发现给同好们发本子的时候出现了”一女许两家“的情况,同一个本子派给了两个不同的人帮打。已经去信询问相关进度并试图协调了。这是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特别是会造成同好们不必要的重复录入工作,按戏词儿说就是”大不该“。自我曝光一下,引以为戒。

另外,整理录入进度的时候发现有两个正在校对的剧本的录入人错位了,张冠李戴,也是疏忽所致,需要注意。

所以要留意自己的工作态度,尽量避免这种萝卜快了不洗泥的情况再次发生。

最后,最近准备把数据库升级到 MySQL 5.5,支持 utf8mb4,在表意文字扩展区的生僻字就可以正常存储了,而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拼字。

2016年工作总结

虽然圣诞节前各小站的更新就已经停止了,但是难得的连休假日,所以去年的工作总结又一次挪到今年初来做了。

戏考的剧本在2016年新增了48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多的一年。具体分布如下:

2016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6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6出剧本;第二多的为胤溟,贡献了5出剧本;第三多的为心欤、老道和鄙人,各4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34条,修正135条;事件条目新增1043条,修正12条;族谱信息27条,师承信息10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大戏魔、京腔京韵、梨园知音、杨庆国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6出,图片新增56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5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田方、西城老軍、凤点头等。
  • 梨园:录音新增85出,修正3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董林、秋思、徐徵祥龍等。

又是一年的开始,慢慢地从休假的懒散中恢复起来,更新也将提回原来的频率。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这套书,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台湾的张伯谨根据自己所藏的京剧剧本及中央研究院所收的诸本整理的京剧剧本集。

记得十四年前刚看到这套书的时候,还以为张伯谨与张伯驹有什么关系呢。后来知道俩人的关系也就如李宗仁和李宗义一样——没有关系 表情

这套收了将近六百个本子的书可以与五十年代隔海相望的大陆出版的《京剧汇编》相媲美。按照书的序言,原计划“第一期先印四百出,第二期再印四百出,均以一百出订为一集,共八集”。这八百出的本子还差了两百出,但集数已经是十二集了。不清楚在出版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而且按照剧目的排序,从吉庆戏开始,夏商周以降直到最后一出民国戏《阎瑞生》,时间线已经走完一遍了,不像还能再继续出的架势。而且这套书在剧目编号上自己已经混乱了:第三集第一出《斩熊虎》应该是总计的第99出剧本,被编号为85,这个问题直到第九集才调整过来。

《国剧大成》由当时在台的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国剧研究发展委员会出版,出书的目的也是为了和对岸打对台。因为当时在台湾演出所用的本子,“甚至于偶得一二种毛贼江婆监制的剧本”,演员“如获至宝”,对“其中所改窜重写之处,无由校正,其中蕴积之宣传毒素亦不提防”。所以,系统整理出版这批老剧本,是配合“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政治任务。京剧百年来凡此大型工程,乃至其自身的兴衰荣辱,无一不有政治力量于中左右,两岸皆同,国共两党可真是同宗同源。所谓豁牙子吃肥肉——谁也别说谁。

书中所收的剧本,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于以前的《戏考》,从剧情介绍到剧本本身,都是直接搬来用的。还记得《戏考》那《狸猫换太子》的大谜团吗?显然张伯谨在整理他手中剧本的时候,也发现了《戏考》里没有三本《狸猫换太子》这一奇怪的现象,但由于《国剧大成》的剧目排序是完全按照朝代来的,若是头、二本之后接一个四本就太不像样子了,于是就把四本直接改成“三本”登在了书里。这个办法虽然看起来好,但由于二本与四本之间的故事完全不衔接,加上有《戏考》原书做比较,还是很容易戳穿的。

鉴于《国剧大成》与《戏考》的这些重合,最初为了避免重复录入,在把目录登在网站上的时候,把同名的剧目都择掉了。不过这么按名目而非具体内容淘汰,有时候也会出现“错杀”的情况。比如后来发现《国剧大成》里的《锁五龙》就是全本的,包括前面单雄信踹唐营等情节,所以后来又在总目里补上了,但因为当时编号已经定下来了,再把这个本子挤回去势必造成诸多剧本编号的更改,于是就暂时把它的编号排在了最后。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

所以这就是本次要谈的一个事情:把《国剧大成》的剧本重新编号。每一集所有剧本都会按照正常顺序排号,即便与《戏考》一模一样的本子,也会有一个《国剧大成》02系的编号;但是这些重复的本子将不会在网站的总目里显示出来。这样的话,虽然总目的编号将会出现跳号的情况(比如02008036《下南唐》之后就接02008040《五台山》了),但如果日后认真比较发现有些同名的本子其实与《戏考》所载是不同的,则只需把这个本子加回到总目里即可,它后面的剧本编号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重新编号的工作大约会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好,期间会再比对《国剧大成》与《戏考》中同名剧本的异同。

尽管《国剧大成》收了很多与《戏考》相同的剧本,但是这套书还是在包含了很多别的书里没有见过的剧本,比如很多《封神》戏、《西游》戏的本子,又比如很多连台本戏,像四本的《七擒孟获》、十本的《九莲灯》、六本的《双尽忠》等,如陶希圣在序言中所说:“此类均为我未曾见知而颇感趣味之戏剧”。

在《国剧大成》的本子重新编号前,做个说明,顺便把这套书的一些情况介绍一下,做个笔记。

戏考十五岁啦!

今天是戏考十五岁生日。逢五逢十的,做个记号。不多写了,俩礼拜前刚刚庆祝了1000出剧本上线,这么快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过,以当前的情况论之,多少出本子显然比网站成立了多少年要更有意义。也许再过多少年,等本子都整理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该开始拼年头儿了。

咦?上面听起来也像是在描述一些会戏不多而只在熬岁数的“表演艺术家”们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