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一起来看一下小豆子心目中的2008年十大网络戏曲曲艺新闻。

一、第六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在网上引起大讨论
如果您还记得2007年的大事回顾,就会发现,这个题目和那年的首件事情非常类似,只不过一个是戏迷大赛,另一个是青年演员大赛。而这两件事的共同点非常多,比如都是中央电视台举办的,都是电视上专家的意见与网上民间的评论截然相反。这很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媒体在涉及到戏曲领域的时候,话语权总被少数人把持,作为戏曲艺术衣食父母的广大观众,却不能发声,或者说发出的声音无法被平面媒体所听到。这种不健康的现象虽然能够通过网络这个新渠道有所体现,但如果“有关部门”(这里面还真不知道属于哪个部门管)不能去正视这汹汹民意,戏曲的前途是堪忧的,因为这是在消磨真正爱好者的热情与积极性。在我国社会不断走向开放民主的今天,各级部门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无视网络民意的存在,可偏偏在戏曲领域,仍然是一个水泼不进的黑沉沉圈子,同时又被粉饰得光鲜夺目,若非牵扯个中利益,岂会如此?

二、戏曲曲艺门户网站举办各种投票活动
从很多年以前,小豆子就曾呼吁过利用各大戏曲门户网站的优势,组织一些诸如大事评选这样的活动,把网民的意向通过投票的形式表现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去年从年初到年底,我们看到了几个大的投票活动:京剧艺术网在年初举行了一个“2007年度十大戏曲新闻评选”,不过其预备的候选题目实在不伦不类,中选的第六条竟然是“戏迷很生气:央视戏曲频道播电视剧”这样莫名其妙的“新闻”。而其投票数与京艺号称的访问量也不成比例。另两个比较重大的投票活动分别来自咚咚锵的“草根来做主、网民选评委”和北方曲艺网的“2008年度中国十大曲艺风云人物评选活动”。这两个活动都是借助优查网的手机投票平台,有意思的是,北方曲艺网的投票是与中国曲协官方的中国曲艺网合作举办的,而咚咚锵的活动大有与央视官方大赛“唱反调”的意思(唱反调的原因请参看第一条大事)。从投票效果来看,这两个在年底举行的投票活动是受到关注且成功的,其特色与现实意义,本月里会单独撰文阐述。

三、网络直播姜亦珊拜师梅葆玖
2月份,姜亦珊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拜梅葆玖为师。这些年来各种拜师会非常之多,而此次拜师会不同以往之处在于它的整个过程通过网络进行了直播。本次直播活动由京剧艺术网创意及实施,虽然原计划是要做同步报道,但最后不知道是什么方面的原因,改成站长小生在论坛不定时地发帖子和传照片。美好的理想与现实终究是有差距的,不过这次活动的创意确实新颖。此外,和网络戏曲有关的是,由于姜原来是在张派门下而拜师后转投梅派,在咚咚锵的中国京剧论坛上因此转投师门掀起了一场大争论,竟然最后引出姜亦珊本人在论坛发帖,与网友交流。可见,一些年轻的演员已经能够认识网络的力量,通过网络与戏迷交流的方式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四、德云社与姜昆网上论战
3月份,德云社的高峰与何云伟先后在自己的博客发帖,指“某‘相声大师’、中国曲协高层在政协中提案取缔小剧场相声演出”,一时间,民众大哗,矛头直指姜昆。这事儿其实说到底八成是场误会,据姜昆后来澄清,这事儿和德云社没有关系,是指的低俗的“灰色文化”。这件事情德云社是否反应过度暂且不论,但是德云社一直以来重视网络阵地的政策在这次事件中再次得到体现。从德云社最开始红火起来,其实就和占领网络阵地有很大关系。所以在有网络的今天,政协的提案甚至都没有网络的帖子占理儿呢。

五、徐德亮、王文林网上宣布退出德云社
还是和德云社有关,而且又一次体现出德云社的成员(尽管徐、王二位现在已然不是了)对网络舆论的重视。9月份,徐德亮在自己的博客发表《关于徐德亮、王文林退出北京德云社的声明》,内容很短,但是其传播速度相当之快,一石激起千层浪。而随后,张文顺也在网上发表声明,宣布与徐德亮断绝师徒关系。劳资双方在网上先后发表声明,意在争取网络之民意。以前曾经感叹过相声界对网络的了解、掌握及应用要强于戏曲界,如今看来,形势依旧。

六、宇扬评剧苑暂停运作
10月份,著名的评剧网站宇扬评剧苑宣布关张,事情的具体起因至今是个谜,而随后不久,网站恢复运作。相信短暂的停运对宇扬不会有元气上的影响,但在一切都讲究透明的网络世界,戏曲网站的内幕之事却不得人知,看来戏曲网络人的思想观念还是需要进一步解放。

七、张火丁进戏校网上几番炒作
8月份,京剧艺术网抖出了“京艺网独家曝料:张火丁退出国家京剧院”的料子,称“本站从热心‘程迷’处得知,著名程派青衣张火丁即将退出国家京剧院调入中国戏曲学院”,但是只一天之后,该网又打出“国家京剧院辟谣:火丁调离纯属谣传”。这还没完,几天后,网站再次把前面的立论推翻,证实说张火丁确实是要调入中国戏曲学院教戏。几日里在网上三番变化,明眼人一看便知是炒作的惯用伎俩。不过虽然如今娱乐圈各种炒作层出不穷,但是京剧在网上如此炒法儿,也是比较少见的,当得一条大新闻。

八、京剧、秦腔两艺术节与知名戏曲网站合作
去年有两个艺术节,第五届京剧艺术节和第四届秦腔艺术节。主办方大约是明白需要有个官方网站这么个玩意儿,与其自己做一个,不如找一些知名网站来帮忙。于是我们看到,第五届京剧艺术节的官方网站落户京剧艺术网,第四届秦腔艺术节的官方网站落户中国秦腔网。两个网站在艺术节期间可以说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比如像京艺网有特派员常驻济南,做了不少访谈类型的视频节目。两桩合作是成功的,也应该可以让官方的组织了解到民间的实力。唯一遗憾的是,两个官网秉承了传统媒体的一贯套路,对艺术节和上演的作品都是捧上了天,却没有利用网络的平台去反映民间的声音,更不要说去表述网民对艺术节及新编剧目的种种不满,这样,无疑失去了网络本身的特色,沦为一般媒体的水平。

九、越剧版《菊花台》现于网络
3月份,一段根据周杰伦的《菊花台》歌曲改编的越剧曲目惊现于网络,据报道,两天内的点击率超过十万,“该片前半段是网友自编的越剧唱腔,后半段则是网友按《菊花台》原版旋律演唱,但比周杰伦的原版高几个音阶。该片越剧唱腔部分和原版部分衔接得非常自然。此外,该网友还将《满城尽带黄金甲》和《十面埋伏》的画面串编在一起,剪辑成了越剧版《菊花台》的影像,剪辑技巧非常娴熟。”像越剧版《菊花台》这样的原创戏曲作品,在今天个人视频多如牛毛的互联网上其实是很少见的。我们能看得到的戏曲视频,几乎清一色的都是来自电视或出版物的简单转换上传,好的原创作品极少,越剧版《菊花台》,也因此产生了轰动效应。

十、戏考因大陆地区“技术”原因在大陆地区无法访问近三月
这件事其实是略微跨年度的,从2007年12月底开始,延续到2008年三月初。事情的来龙去脉曾经在本 Blog 上做过介绍,后来官方给出的解释简单地说就是大陆所有的 DNS 服务器突然不能解析 xikao.com 这个域名了。这事儿不多说了,借着总结年度网络戏曲大事的机会,对当初为戏考奔跑帮忙以及挂念的诸位朋友再表示一下感谢。

2008年,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可以看到网络戏曲的种种热闹景象。而2009年,经济的不景气会对网络戏曲乃至戏曲本身的发展有所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京剧世界的生活指南:中秋节

中秋是团圆的节日,先祝大家中秋快乐!

京剧世界里在中秋节发生的大事不在少数。事实上,我们绝少见到京剧里的大事发生在诸如五月二十三这种普通日子的,一来凑热闹,二来这样子的日子好记好说,就如同京剧里的大比之年几乎都是“甲子年”、重大历史事件都是“癸未年”一样,亦如同台上四个龙套即代表千军万马一般,“八月十五”只是一个虚数,代表了一个特殊的日子,那么也就更有理由在这一天“锦上添花”,让这个日子更有纪念意义。就像《武家坡》里薛平贵随口编的一大篇瞎话,以“八月十五”作引子,不仅是因为那天“月光明”,更是因为这样的日子好记,要知道,编瞎话就怕随口一编,之后前后对不上茬儿。而生活在京剧世界里的薛平贵,对“八月十五”那是相当熟悉的,随口便来。

比如过生日。《白蟒台》里叙述的汉平帝是一个例子,不过惨了点儿,某一年在过生日之后不久,喝了自己老丈人王莽给的酒,一命呜呼,汉朝江山也就被王莽篡下。

比如娶媳妇。《生死恨》里张万户“撮合”韩玉娘与程鹏举结婚,就是选在中秋这天:“某家行军以来,有功必赏。今乃八月十五日,赏你一房妻室”。不知道是月亮的哪个地方触动了张万户的神经,让他想起八月十五应该“赏”给人家一房媳妇了。

比如登基坐殿。《大保国》里的李良太师就是这样打算的:“七月十三交天下,八月十五坐中华”。

比如定计害人。《狸猫换太子》里刘妃与郭槐定计,就是“约定了八月十五火焚冷宫廷”。

如果把上面的例子捋一下,你就会发现在京剧世界里的一个重要生活指南:不要在八月十五安排什么计划,否则十有八九成不了。以上面的情况看,过生日出人命、娶媳妇没结成、登基坐殿被粉碎、定计害人一场空。没一件干成的。当然,我们不以成败论英雄,以上诸公为我们在中秋节除了看月亮吃月饼外增添了更丰富的内容,这是值得表扬的。

还有更要命的。《阴阳河》这出戏讲述了“张茂深与妻李桂莲共赏中秋,醉后交欢,秽犯月宫”、结果老婆就被打到阴间去的故事。房事还是要在房间里面搞,在露天、尤其是一轮满月上中天的中秋节的露天,大约是月中的嫦娥看不下去了,才惩罚一下这样的人。

《八月十五杀鞑子》这出介绍月饼来源的戏因为涉及少数民族问题,在解放后禁演了,如今怕是也没人能再演了。不过从剧情看,是唯一在八月十五安排计划而成功的案例,非但劫牢反狱成功,而且元朝江山也随之分崩离析。

老演法儿的《岳家庄》,牛皋与岳云商议到牛头山救驾,定的是八月十五与金兵交战,牛皋怕岳云忘了,特别提醒:“吃月饼那一天,记好了”。《说岳》是南宋的事儿,与月饼出世相差一百年左右,这种时空混乱的例子在京剧中极其常见,所以在京剧世界里生活,不论朝代,你都可以有月饼吃 表情

有月饼吃就好,中秋快乐!

月饼
月饼

京剧世界的生活指南:行围打猎

在京剧世界里打猎,就如同美国副总统切尼亲自打围场一般,一定会生出点儿枝节来的。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在京剧世界打猎的目的。打猎分真打猎和假打猎两种,尽管两种目的之结果都是一个性质,但出发点那是绝对不同。切尼打猎的目的也不是说冲着他那个千万富翁的朋友去的嘛。

很多时候,京剧里的人物是以打猎为幌子而访贤。比如《渭水河》《飞虎山》,文王和晋王都是晚上做梦,梦见一种哺乳类动物长着翅膀飞进来,问手下谋士,得出要到郊外射猎访贤的结论。其实呢,谋士的理论很简单,既然梦到动物都长着翅膀往你身上扑,那不去打猎碰碰手气还等什么呢?而这种访贤故事的结局都很明了,动物什么也没打到,但请回一个大能耐,赚了。

打猎的另一个目的自然就是打猎本身,就是去和小动物们作对去了。在京剧世界,抱着这种目的去打猎的通常也是什么也打不到,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能够打下俩鸟一个兔子之类的就算老天开眼了。有一点很重要:一旦间打中什么猎物,而那猎物带箭跑了,可千万不要追。毛主席说:“风物长宜放眼量”,就是这个道理(伟大领袖看戏得出的结论)。你去追这眼前的猎物,往后引出的事情来虽然可能是大好事儿,但也可能是大灾难(比例大约各半,另外还直接导致你无法继续下面的打猎活动)。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赵氏孤儿》里的赵武,一箭射下双雁,一追追到阴陵,母子相会——好事儿。《断密涧》里李世民也是射下一只雁,引来王勇、李密双投唐,及至后面李渊问打猎的成果,只能答“儿臣未曾打得飞禽走兽,收来二家贤臣”,糟糕的是,后面自己妹子也给搭上了性命——灾难。《佘塘关》里佘赛花也是射猎追猎物才与杨衮相会,姻缘成就——好事儿。《猎虎记》里,二解遭陷害险些命丧,就因为追一只中箭的老虎——灾难。著名的《白兔记》,咬脐郎去打猎,追一只中箭的兔子,母子重逢——好事儿。类似白兔的故事在小说《西游记》里也有,孙猴儿就是变了一只白兔去引诱打猎的乌鸡国王太子,大事成就,是活学京剧的典范——嗯?孙猴儿那会儿没京剧?那当真有孙猴儿么?

事实上,就算你的目的非常单纯,就是打猎,而且也没有去追被你射中的猎物,甚至你还没有放箭,但只要你去打猎了,很不幸,你在京剧的世界中,注定会一无所获,而且也会因为这个打猎的行为而横生枝节。《珠帘寨》里的李嗣源就是一例,刚出门还没打呢,碰上个上吊的程敬思,所有计划全打乱了。后面李克用也用李渊问李世民的话来问打猎的成果,李嗣源说:“并未打得飞禽走兽,打听得一件新闻”。《连环套》里的梁九公更是如此,大兴围场,我们也没有看到他打得什么猎物,倒是把御马给丢了。《汾河湾》如何?薛丁山去打雁,倒是和他爹薛仁贵见面了,结果不仅父子互不相识,还把命险些丢在汾河岸边。

甚至你没有想去打猎,只是动手伤了野生动物,那也要引出别的事情来。比如驾坐西凉的薛平贵,因为打了一只飞到银安殿会骂人的大雁,得到血书一封,才有后来赶三关、武家坡等等等等。新编的京剧也是如此,杨子荣不就是打死只老虎才上的威虎山么?

所以在京剧世界里,动物不是随便打的,在打猎这种贵族游戏豪华气势的表面之下,隐藏着的是各种各样的变数,一个围场就是你人生的转折点。如果你是追求平静生活的人,那么就老老实实在京剧世界里待着,不要动打猎的念头,多念念“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什么“抽弓打雁”之类的都不要想了,王三姐说得好:“打雁做甚?难道那雁儿吃了你的心肝不成?”所以,为了你我他,请善待与我们同在一个地球的小动物们。

播放一条公益广告 表情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公益广告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公益广告

2007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每年都要感叹又是一年,岁月如梭。一起来看看2007年小豆子心目中的十大网络戏曲新闻吧。

一、第三届全国京剧戏迷票友电视大赛在网上引起大讨论
12月份闭幕的第三届全国京剧戏迷票友电视大赛着实让各京剧论坛热闹了一番。质疑比赛公平与否的帖子一个接一个,尤其是在反汉调姐姐发出一篇《“阿庆嫂”的悲哀!》帖子之后,大赛令人吃惊的黑幕嘡啷啷被掷于台面之上,引起了更多网友对于不公赛事的愤慨。同时我们看到,中央电视台虽然也在使用网络这个平台来与戏迷做所谓的“拉近距离”,但电视上所念央视论坛上的帖子清一色都是歌功颂德的内容,任何一点儿负面的东西都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电视节目里,这种粉饰太平的手法只能糊弄无法接触到互联网的戏迷,而随着网络戏曲的发展,这种卑劣的手法会越来越难使,而且越使越显得卑劣。一场大赛,网络上下,简直就是黑白两个世界,而两个世界的影响何时能够均衡甚至倒置,是小豆子最关心的。

二、奇志、大兵向新浪索赔
年初,两位相声演员奇志、大兵一纸诉状把新浪网告上法院,原因是新浪用他们二人的相声段子做成 Flash 动画在网上传播,而这些行为未经本人允许。在网络资源丰富的今天,这场官司格外有看点。艺人作品著作权及版权如何得到保护,而艺术作品如何得到传播,这两个分明相悖的命题,在网络上合理地同时存在着。但有一个信号是明确的,越来越多的艺人开始关注网络这个空间。2006年戏曲演员纷纷开 Blog 只是一个开始,2007年的维权也在意料之中,新浪尚且如此,提供戏曲曲艺下载的专门网站,在技术与法律问题上一定不能含糊了。

三、京剧艺术网封杀康万生
与上一条演员告网站成鲜明对比的是,9月份京剧艺术网张贴了一张封杀康万生的告示。起因据京艺网所说是康万生不予京艺网授权,不许京艺网发布他的唱段,于是京艺网昭告天下,从此后删除一切与康有关的唱段并不予报道与康有关的新闻。但随后不久,京艺网又一张公告宣布已与康达成共识,消除误会,前文作废云云。前后不足一周光景,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弯,回到起始点。小豆子不晓得京艺网如何运作,据其文讲里面的唱段都是经演员授权过的,而且感谢一干诸人。遗憾的是,这件事从始至终只见京艺网单方发文,未见康那方的任何动向,小豆子只能说,直到今天,戏曲演员涉网仍然不深,至少不像世故的相声演员那样会充分利用网络(看看郭德纲,或者看看第二条的二位),这件事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四、刘立福通过 Blog 发布评书作品
说真格的,如果不是网络,小豆子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刘立福这位评书界的老先生。通过网络,我们可以下载到一些网友从电台录下来的刘先生的评书,而刘先生从2006年年底开始开启了自己的 Blog。客观地说,刘先生的 Blog 是戏曲曲艺演员里为数不多坚持更新的,更重要的是,自2007年开始,我们可以从中得到很多难得独家的评书录音、录像资料。现在网络上的戏曲曲艺有声资料也不能说是很贫乏,如土豆网一类的视频网站也都有相当数量的作品,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从现有出版物直接扒下来的——我们很难在网上看到或听到原创或者第一手的资料。刘先生的 Blog 做到了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堪称2007年戏曲曲艺界网上第一人。

五、北方曲艺网遭到恶意敲诈
2006年刚刚建立起来的北方曲艺网在2007年遭到了恶意敲诈,具体内容可以参看谢半仙的帖子,大致情况就是一家所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发信给北方曲艺网,说网站有漏洞,我们可以帮你们来维护,在我们来之前已经有人给你们挂马了,我们收费是如何如何,云云。这事儿有一年京艺网碰到过,首页被人拿下,当时还算好的,一个善意的群体警告一下京艺网有安全漏洞,而不像这次北方曲艺网遇到的上来就谈价钱的,说“恶意敲诈”一点儿不过分。不过,我们做网络戏曲的,对于自身的安全也是要时刻注意的。

六、白燕升博客与戏曲晚会的网络效应
另一个与央视有关的新闻发生在年初。央视戏曲频道的主持人白燕升荣任当年春节戏曲晚会的导演,小白还是很有网络意识的,当下通过自己的 Blog 发了几篇文章,讲一讲晚会的事儿,表一表自己的思想。挺好。当然,其文风、性格甚至包括主持的风格都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可的,于是网友有的认为他过了,有的认为他得意忘形了,也顺便对晚会发表自己的看法。孰对孰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戏曲晚会这么多年来,头一次通过网络这个平台让电视台与民间有了直接的交流。当然,和上面大赛的效果一样,哪怕网上闹出花儿来,电视台依旧是有电视台的一定之规。不过毕竟这是一个开始,就像以前各级政府都对网络、对网民不屑一顾,而随后才慢慢意识到网络、网民的强大一样,网上票友的意见,也早晚会影响到现实中的戏曲圈儿。

七、若干戏曲网站消失
2007年有不少戏曲网站消失了。小豆子不清楚其中的原委,只知道先是上不去,继而那个域名就变成别的什么了。这里还有一些老字号的网站,说来十分可惜。他们中较著名的门户包括时代国粹(www.shidaiguocui.com)、袅晴丝——中国昆曲网(www.kunqu.net)。网络戏曲是否面临着一个更新换代的阶段?这个领域是否越来越难做?我们还不好下什么结论。

八、中国秦腔网协办首届陕西省大学生戏剧节
3月份举行的首届陕西省大学生戏剧节,除去四家官方衙门作为主办单位外,个人白手起家的中国秦腔网成为独家的网络协办单位。这是网络戏曲参与社会活动的又一个好范例,本来,网络戏曲的资源就有限,为了一个大学生的戏剧节去专门做一个网站有些划不来,而网络又是一个需要争取的领域,于是与现有网站进行合作无疑是最经济有效的方法。

九、河北梆子戏迷网上演唱会
自有网络戏曲伊始,把聊天室当票房就是票友们网上票戏的最佳渠道。8月18日在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举行的一场网上演唱会则很不一般。不仅其规模很大,所覆盖范围很广,更重要的是,该演唱会的基地选在了省级院团的剧院,与现实中的院团结合起来,也能够让演员切实体会到网络的优势。

十、川剧加入2007中国网络音乐盛典
海选与网络选秀已经成为近年来很热门的一种活动方式,而7月开始在四川赛区报名的2007中国网络音乐盛典,将川剧歌曲演唱单独列为一个组别进行比赛。这种通过网络比戏曲的做法无疑是本次比赛的一大亮点。2007年东方卫视的《非常有戏》无疑让传统戏曲在荧屏上火了一把,而2007中国网络音乐盛典把川剧拉在其中,不能说会把川剧的红火度提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但它终究也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2007年的戏曲 Blog 已经不似2006年那样红火,坚持下来的演员并不多,于是我们关注的焦点又回到往年的戏曲网站和论坛的老路上。都说2008会是一个非常年,我们拭目以待,至少,它的开端就已经让小豆子吃了一惊。

网戏纪事本末:梨园和梨园e客(戊)

梨园网站的故事,随着梨园e客的隐退,也算告一段落了。当然,梨园还在以“梨园经典”的身份延续,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可以参看以后要写到关于豆腐的部分,这里不多写了。

其实梨园的故事,e客的故事,在上一篇写完后,应该是可以告一段落了。不过小豆子想,应该总结一下梨园在网络戏曲史上的地位与意义。毕竟梨园一去不复返,说句不好听的,棺已然盖上,论也可以定了。

梨园最大的一个意义,是把早期上网的一批戏迷聚到了一起,梨园是他们的根据地。中国京剧论坛也是把早期戏迷聚拢的一个地方,那里什么都谈,虽不乏高手,但鱼龙混杂,不似梨园的清静,而清静中又透着热闹。这批老人儿,到如今有一半隐居起来,或者称为“潜水中”了,而另一部分人,分散在其他戏曲网站中。小豆子相信,梨园的这段经历,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而从网上走到网下的时候,有一种神交已久的感觉,很谈得来。这一批梨园老人儿,很多都会出现在这个《网戏纪事本末》中,因为他们都在梨园内外出过彩儿,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梨园确是一棵引凤的梧桐。

梨园无疑促成了京剧全剧录音的系统搜集整理工作的展开,不光是音配像,那些不再版的磁带,电台电视台播放过的节目,都是梨园全剧录音的来源。很多资料在今天看来依然宝贵(详见本章之“丙”)。同样,这种大家无私奉献共享的精神,也是梨园带动起来的。在当下网络上下都很浮躁的环境中,抛开功利心,以一种最朴实平常的态度,来上传录音,梨园无疑是做得最早的,也是最好的。

以今天的眼光给梨园定性的话,它是最早的一批京剧网站中的一员,在技术上来说,也是为数不多先进的代表(CSS 样式、文件分割合并、小组、数据库——尽管未最终完成)。但它也是为数不多倒下的大网站(也许我们不能称其完全倒下,但至少它是如 Lotus 那样,由一个独立的大家伙,沦为被 IBM 并购的子公司)。它的成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有益的启示,也包括给网络戏曲带来了很多良好的风气;而它的倒下,因为网站主人梨园e客的突然消失,却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可以借鉴的经验或反面教材,因为这种突然消失很少见。我们并不能从中学到诸如如何防止戏曲网站从辉煌走向低潮乃至关张的办法。这大有一种“无谓牺牲”的感觉——梨园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却没留给我们如何避免悲剧再次发生的良方(甚至是可参照物)。当然,这并不怪谁,世事无常而已。我们的网络戏曲,依旧摸着石头过河罢了。

小豆子没有经历梨园初立的日子,而梨园的倒下,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继而又慢慢消磨的状况。这是一个无头无尾的故事。小豆子更期盼某一天,梨园e客能够重出江湖,自己把这个故事补全 表情

京剧世界的生活指南:睡眠

卫生部副部长昨天在网上说:“民众亚健康状态也是公共卫生范围,属于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责任。政府应该加大相关干预力度,尤其是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帮助民众树立健康生活观。”如果你生活在京剧世界中,亚健康的问题也是值得关注的。今天来谈一谈睡眠的问题。

京剧世界里的人,普遍睡眠都成问题,不是晚上睡不着,就是白天睡不醒——其实这两者是有因果关系的,你晚上睡不着,可不白天就睡不醒了么。仅举几例说明。

京剧世界里的人,经常要唱五更,即从定更天开始,一大段一大段的西皮二簧,一直到天亮。有时候不光唱,还要同时纺织啦,打铁啦,换胡子什么的;即便不唱,也会遇到如《三岔口》、《十字坡》里这样的黑夜打斗,睡安稳觉的时候很少。有时候即便没有事情要做,没有心事儿要琢磨,也没有人来打搅你,但你还是睡不踏实,因为动不动就会来个鬼魂啦,长翅膀的熊啦、虎啦,或者城隍土地一类的神仙,在你梦里头搅和,严重者,会睡到“浑身上下冷汗流”。这么低质量的睡眠,是很影响健康的。

夜晚低质量睡眠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白天睡不醒。于是你会在京剧世界里不时碰到那些跟你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的人。比如《卖马》里的秦琼,《能仁寺》里的安骥,《牧虎关》里的高旺,《荷珠配》里的刘志偕,这些都是白天就能站着或者坐着睡着了的典型。最夸张的例子是《龙虎斗》里的赵匡胤和呼延赞,两个人在战场上就先后睡着了,要不是龙形、虎形上来,就遭了暗算了。战场什么地方?套句戏词儿,“这么热闹,他会着了!”可他就睡着了,亚健康的表现。

《卖马》里睡着了的秦琼
《卖马》里睡着了的秦琼

因为总能碰上这种说着说着就睡着的人,你在京剧世界里生活,一定不要忘记以下这句话,要时不时拿出来说:“某某,你要醒来说话”;对方一定答:“不曾睡着”;你说:“句句梦话”;他说:“句句实言”。至此,你才算确定你对面的这个人确实没睡着。如果睡着了呢?基本上说地上有个铜子儿,或者面来了,对方也就醒了。

睡眠不足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当受到惊吓的时候,因大脑缺氧使得脑供血不足,从而导致昏迷。这种现象也很普遍,在京剧世界里称为“气椅”。如果你遇到有人突然昏迷,不要紧张,只要呼一声“某某醒来”即可。正常情况下,对方会在唱完一句导板后醒来。

当然,如果你很“幸运”,在京剧世界里仍然能够得到充足的睡眠,那么首先是要祝贺你,毕竟身体是第一的。但这样的“幸运”是要打引号的,因为充足的睡眠,也就意味着你那么一大段时间都没有戏可演,就是一个活摆设。比如《捉放曹》,这出号称生、净的对儿戏,到了后面宿店,曹操倒是睡好了,可啥戏没有,睡前和醒后就几句唱,还都是大水词儿。《连环套》里的插刀盗钩也是如此,满台就看一个朱光祖,窦尔敦纯粹个摆设。

所以,一般来说,充足而有意义的睡眠,都是发生在京剧世界以外的后台,而不是台上。

2006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2006年,我们在戏曲曲艺和网络间继续游荡,继续经营。回头看来,还是有不少个“第一”出现。是喜是忧,看官自评。

一、戏曲界的 Blog 元年
2005年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的“博客元年”,小豆子以为,相对网络戏曲来说,2006年才正是 Blog 真正遍地开花的年份。本年,袁慧琴成为开博的戏曲第一人,随后,演员也好,戏迷也好,甚至剧团,都开始了自己的网上日记生活,这一切,似乎都要归功于由新浪造势的名人博客。显然,名人这张牌在今天仍然是很有市场的。新浪打好了,火了,而戏曲门户方面,梨园春秋也在用这个方法,拉到一批名人为自己的京剧博客造势,除了少数人外,大部分的演员,都是在一阵热闹之后,不去更新了。而作为第一个打出戏曲博客这个命题的京剧艺术网,显然还没有后发的梨园春秋成功。小豆子到今天仍然抱持当初的立场:戏曲博客门户的概念是不太可能成立的,做一个 BSP,尤其是命题性质的 BSP,很难。更何况,现在的京剧艺术网根本就没有意思再去把这个栏目经营下去的意思,基本上是自生自灭的态度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很简单,作为网站的工作人员都不能去坚持把自己的网志写下去,更没有心思去把环境打扫干净(那里的广告成灾),有什么理由会让别人选择你的空间来做 Blog 呢?而戏曲 BSP 的冷清与个人 Blog 的红火,这个在2006年形成的对比,一方面进一步证明了网络去中心化的理论,一方面也是在提醒我们这些网站的经营者,把一个事务经营好是何等的重要,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去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就万事大吉了。

二、戏曲界的潜规则在网上被揭
2006年8月,余秋雨的一篇文章,引来马兰与安徽黄梅戏剧院在网上一场嘴战。这场争论现在已经风平浪静,没有人再去提起,但观者并没有看到任何答案。双方似乎都在等待时间把这件事冲淡。马兰所遭遇的事情,无非就是戏曲圈儿文化界的潜规则。潜规则无疑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潜规则。马兰的这场风波算是告一段落,甚至于安徽黄梅戏剧院已经把嘴战的文章从网上拿了下来,但凡是发生了的,就别想把痕迹抹除干净。几个戏曲相关 Blog 之间在网上的碰撞,也是在网络戏曲世界的头一遭。

三、首家网络戏校出现
2006年上半年,梨园春秋网开办了首家网络戏校。“梨园网网络戏校是全国首家以互联网为依托,借助网络进行京剧教学的戏校。本校本着‘弘扬国粹,振兴京剧’的宗旨,特聘全国各京剧院团的专业演员在线免费教学。为广大喜爱京剧的各界人士与京剧院团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在网络聊天室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单纯的网友聚会、邀请名家访谈已经有些“泛滥”了,有的演员甚至可以在一年内出现在多个网站的聊天室里,进行着音频或者视频的交流。但梨园春秋网能够用同样的资源和设备,变通为戏校的模式,绝对是一个好的点子。这不仅对自身的质量和水平是一个提高,也是在为京剧的普及做真正的实事。这是2006年各戏曲网站经营中少有的好创意。

四、北方曲艺网开站
北方曲艺,这个曲高和寡的领域,在网上有了属于自己的网站——北方曲艺网。这并不是一个由政府运作的政绩工程,而是“由一群深爱着曲艺艺术的年轻人发起创建的”。目前的戏曲网站,形式上,门户概念依然是主流;而内容上,主流戏曲也是选题的首选。所以,像这种以北方曲艺为命题的门户网站实是少见,但我们的网络上恰恰需要这样的网站,才能在避免重复投资建设的同时,丰富网上内容,扩大艺术的受众面。小豆子始终认为,在内容上的独特,远比在规模上的庞大要强得多。北方曲艺网做到了,预祝他们能够继续做好,并坚持下去。新的一年,对于计划戏曲曲艺网站的朋友,是否会把眼光放得更广一些,更用心一些,而不是简单地复制粘贴。

五、中国秦腔网上电视
2006年9月,中国秦腔网上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这个栏目“片长10分钟,通过对中国秦腔网创始人刘彭涛创办网站5年来的喜悦与辛酸,给观众讲述古老的秦腔艺术如何与网络时代接轨等话题及种种故事”。小豆子没有能看到这个节目,对节目也只有通过文字上的介绍来认识。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好事。

六、京剧演出首次使用 Blog 做推广
碰壁后的新编京剧《悲惨世界》,在年底再次上演前,首次运用网络 Blog 的模式进行推广。尽管前期的准备是很专业的,很符合网络推广的各种标准,蜂鸣效应显然没有实现良好的票房收益。这是一次失败的案例吗?以结果看,是的。但如果以过程看,并不是这样。我们知道,在网下,一个戏曲演出的推广,乃至运作策划,都不大可能按常理去完成。或者说,当你在试图用常理去运作它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完全是两个世界。网下况且如此,在网上又何尝不是?

七、国学辣妹出世
2006年10月,一个网名叫作“国学辣妹”的丫头在网上活跃起来,此人乃“一个19岁的中央戏曲学院大四女生,自称书白居易的第53代后人,立志献身国学,穿着性感的露气装,打扮得妖冶俗艳,在孔庙内大摆热辣造型,宣称连孔子都要勾引”。这是传统与现代的有机结合?还是又一个自我炒作的小女子?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打着传统戏曲艺术旗号作自我宣传的人绝不止这个辣妹一人。事实上,大到港台歌星,小到辣妹、李玉刚或者吴汝俊,他们都会把自己与传统戏曲艺术拉上关系。如今传统戏曲艺术已是小众艺术,而也只有这种剑走偏锋,似乎才是最有效吸引眼球的手段。听腻了大众流行歌曲的观众,也会对突如其来的非主流产生兴趣。炒作的个人实现了他们扬名的目的,而真正的艺术,却仍然没有得到大众的关注。

八、未播新评书片段泄于网络
今年年初,当萨达姆被绞死的录像被公布于网络上之后,引来的风波是很大很大的。而去年年底在网上流传出来的评书《金瓶梅》片断,在评书界引起的风波也是不小的。事实上,当梁军决定要录制这部《金瓶梅》评书的时候,引来的争议就已经不小了,这时是6月份。一番没有结果的争论之后,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而到了年底,该评书的片断却在网上惊现。从技术角度看,这无疑是很有时代性的事件。在八卦猎奇偷拍暗访窃听密报的今天,挖内部资料而现于网络之上,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情了。只不过,这在戏曲曲艺界,实在是头一回遇到,而更有意思的是,这个片断所涉及的内容,是让人敏感得不能再敏感的《金瓶梅》。于是,网络及平面媒体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讨论。梁军本人都不得不承认,“目前网络所出现的确为其录制的评书版《金瓶梅》里面的片段。但,究竟是谁、又如何剪辑放置到网络上去的,梁军表示亦不得而知”。随着越来越多戏曲曲艺圈儿内的人的触网,这种类似电影“枪版”的玩意儿也会越来越多。

九、宇扬评剧院举办五周年纪念演出
“宇扬评剧苑出现实体”曾经出现在小豆子所评的2005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中,而2006年,宇扬继续在虚拟与现实中成长。五周年的建苑活动,选择的是同时纪念花淑兰逝世一周年,而纪念的方式很传统——演出。戏曲,离开了演出,还有多少可以说的呢?但需要注意的是,这是第一次,一个戏曲网站的周年纪念活动,在现实的台上搞一场像样的演出。戏曲网站建站周年的活动可以很简单,比如发个帖子,弄个红字儿;也可以很隆重,比如搞个纪念版,网友一起网聊。但宇扬却做到了搞一个实体演出。这是需要一定实力和社会人脉的,这说明宇扬在实体化的道路上走得很稳,而网上的发展也是中规中矩。

十、评剧演出首次通过网络直播
2006年另一个和评剧有关的新闻是首次网上直播评剧演出。其实,这场评剧演出并不是百分之百纯评剧,而是由德云社反串的评剧《秦香莲》。由于有郭德纲在内,媒体自然使尽手段去争取抓新闻,炒得也是相当火热。这场演出在3月23日于天桥剧场上演,磊客网全程直播,成就了这个首次网上直播评剧(甚至是首次网上直播传统戏曲)的大事。而且,更有意义的是,这次演出是为救助陆地园而举行的慈善义演。题外话:2006年真是有不少为救助陆地园而举行的义演、募捐,网上网下,但人们的义举善心,还是没能阻止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令多少人惋惜。

Blog 的燎原,使回顾这一年网络戏曲大事的时候,多了更多的选择。对比前些年,你会发现,唱主角的不再光是戏曲网站这样的个体,而是更多在网上活跃的网民,甚至圈内人士,正是 Blog 给了他们展现的平台。显然,网络戏曲还是在紧跟网络的发展,也让这一年中充满了新鲜事儿 表情

京剧世界的生活指南:打更下夜

打更下夜是京剧世界里很下层的活儿,基本上不需要什么技能,但因为它又是在政府机关的一份工作,所以乐观地看,也算一份铁饭碗。但这里面同样有很多需要注意的东西,否则严重的可能会丢了性命。

打更分两种,台前和幕后。其实幕后的工作较台前要相对容易得多,而且你不需要什么台词,只管在后面定点敲敲锣就是了。最常见的一种就是所谓的“叹五更”,当角儿在台上唱了一大段之后,你要准确地报出下一个更次,因为通常情况下,角儿后面的词儿里的第一句,会涉及到这个更次,比如“听谯楼打罢了”几更几点、“几更几点”如何如何,所以只要会数数,基本可以胜任幕后的工作。之所以说“基本”,是因为还有一点很重要,有时候演员在台前聊着聊着,突然会说:“听听外面几更了?”这时候被问的人会做聆听状,而你的任务就是准确报时。戏台上没有手表,所以打更的要随叫随报,这一点和现实生活有很大差别,因为现实中,不可能出现屋里面一个人一竖耳朵,墙外面甚至谯楼上的更夫就知道有人想知道时间了的,所以需要格外注意。

台前的规矩更多。首先,你得是一个丑儿。我们似乎没有看到有末、外或者花脸去打更下夜的,更不要说女的。其次,台前不光只是打更,还同时兼有保障社会治安的责任,也就是下夜——如果有犯夜的,需要将其拘留(这种工作有时也有衙役担当,所以如果你是做衙役的,也可以参考一下后面的一些建议)。另外你需要有一个伴儿,我们几乎看不到有单独一个打更下夜的。毕竟这是一个比较枯燥的活儿,一晚上基本处于闲置状态,没有伴儿会很闷的。但也不是没有一个人的时候,比如像《一捧雪》里那个更夫,就是一个人,所以弄得很辛苦,好不容易碰上了个莫成,就把工作转移给他,自己好暂时休息休息。

但是你要和你的伴儿关系处好了,否则会比较麻烦。比如《盗宗卷》里面,就因为衙役甲要来赏钱而没有分给衙役乙,结果衙役乙去打小报告,造成两个人谁也没有得到赏钱的结局。提到要赏钱,有一个小窍门:一般巡城的老爷都不识数(注意我们前面提到,打更这个活儿,最起码的技能是要会数数,而打更的上司一般都不识数,这很符合外行领导内行的规律),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钻一些空子。比如《黄金台》里,两个衙役抓到了一个犯夜的——田法章,但是却可以连报两次,一人得一份,这实在值得《盗宗卷》里的两个衙役好好学习一下。但显然这招儿不能使用太频繁了(毕竟老爷也不是完全的大傻子),如果老这么谎报,结果《黄金台》里也看到了,老爷一句“哽,哪里来的许多犯夜的!”戏法变漏了。

虽然维护社会治安是打更下夜的责任,但是毕竟你的技能不多也不高,所以千万要量力而行,不要犯个人英雄主义的毛病。《盗御马》里的两个“大胆的小更夫敢来逞强”,结果都被窦尔敦砍死了。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立刻向御营里的高手报告,让他们出手。这一点可以借鉴一下评书世界的例子,凡是有贼人夜探府衙的情况,都是府中的侠剑客出来和贼人会斗,更夫是不露面的。

另外,不要将“会数数”这项技能简单地理解为会数到五就可以了,因为在某些非常罕见的情况下,你需要继续往下数,最严重的就如《九更天》里那样,一直数到九。

最后还是要鼓励一下已经或准备参加这份工作的朋友,不要认为这是一件很卑微的活儿而抱有悲观的心态。所谓“行行出状元”,一点儿不假。我们有一位前辈的老先生王金龙,“白日长街乞讨,夜间吏部堂上巡更”,到后来官拜山西八府巡按,迎得美人归,就是大家学习的榜样。从巡更到巡按,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