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11 月 1 日

最近的情况

上周出差回来,不曾想临近周末身体不爽,病恹恹睡沉沉,背着绕了地球一圈儿以备印度不时之需的黄连素,在回到起点之后倒派上用场了。好在,现在已经没事儿了,也亏了最主要是感谢小豆花的调养(小豆花编审) 表情

话说上次以为事不过三,结果在国家图书馆无功而返,算上在上海的时候抽了一个小时连路上带拍照翻拍出来的《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六集,这次公差回国,私货就没有多挟了。共计这么几出:

  • 《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全部《王宝钏》(潘侠风藏本),含《花园赠金》、《彩楼记》、《三击掌》、《投军降马》、《平贵别窑》、《误卯三打》、《探寒窑》、《鸿雁捎书》、《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
  • 《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九集:六本至十本《五彩舆》(伍月华藏本)
  •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六集:《德政坊》(伍月华藏本)

2010 年 10 月 25 日

崇文的记忆

本来这篇文章打算叫《三探国图馆》来着。

算上今天去国家图书馆,在京一周的时间里已经去了三次了。头一次,因为没弄明白存包问题耽误了几分钟,等到书刊保存本库时差二十五分钟关门,不给调书了(关门前半小时为限)。看来上次在上海那么卡着时间到,不是回回都那么走运。之后二一次礼拜六一大早就去了,结果图书馆虽然开门,但是保存本库周末不开门,头一次去的时候没注意这个开门时间,又白跑一趟。

今天第三次,午饭过后到的图书馆。人家一看北京图书馆一卡通的读者证都愣了,竟然没见过,说你这什么卡呀?敢情一卡通就管北京范围的图书馆,这国图虽然地处北京,却直接归文化部管,要单独办卡。办办呗,办了。再去借书,一打听,竟然不让照相和复印,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书拿到手默记下来,当然这得超人来;再或者就是用电脑把剧本打出来(禁止扫描),看看表,打一本书的时间肯定不够了。没辙。本次回京打算把《京剧汇编》一网打尽的希望,只好留给下次了。就差这一本了!也只好如此。原以为事不过三呢 表情

由此再次怀念当初的崇文区图书馆,区级的到底不似国家级的那样高高在上,而是真的服务社区。自打他们要升级图书馆而临时搬到花市的火神庙以来,虽然离家更近了,但是大部分书都封存了,无法借阅。而至于他们什么时候能再回迁,还是个未知数。鉴于崇文区现在都已经撤了,未来,还会有崇文区图书馆么?

北京原来的崇文区,与东城区的划界线就是前三门大街。前三门大街以北为东城区,以南为崇文区。所谓前三门大街,就是以宣武门、正阳门和崇文门三点画成一线的大街。那时候小豆子的家,正处在这条线上,路南。小豆子的生活,就是游荡于崇文区与东城区两个区之间,过条马路就是跨区了。

小豆子对崇文门地区的感觉,从很小的时候就有。听以前小时候学说话的录音,豆妈在一旁问“去哪儿啊?”,小版的小豆子就会答道“崇门”,其中的“文”字与后面的“门” 字连成一体,一气呵成。当然,那时候不知道“崇文”究竟是什么意思。

沿着崇文门外大街自南往北而行,近年拔地而起的新世界和国瑞城依然繁华,而处于当年崇文与东城边界的崇文门菜市场,已经封门搬迁了,大大的告示上写着搬迁到广渠门。“崇文门”菜市场出现在广渠门,挺滑稽的。那时候的崇文门菜市场,是豆家常去的菜市场,多少年了,内部的格局小规模地变化了几次,到底还是没躲过这场大搬迁。

而崇文门菜市场马路对面的便宜坊和哈德门饭店,则已经是废墟一片了,那里显然也拆迁了。崇文已然慢慢消失,作为崇文门别称的哈德门,还会继续存在吗?

关于“新东城”的宣传旗帜已经在原来的崇文区街头插遍,宣告着大东城的建立。崇文区给小豆子的感觉就像宣武区那样,有着很多老北京的气氛,文化上,生活上。说一个人来自崇文感觉比来自东城更老北京似的。大东城接管了这块地方,希望也能够把这文化氛围接管保留下来。但至少从新辖区的名字上看,崇文区被东城化的趋势似乎更有可能。当然,小豆子很理解新辖区以“东城”来命名的原因:如果反过来,新的辖区叫做“崇文区”,那么把东直门、安定门一类的地区称为“崇文区”,就像在广渠门附近出现崇文门菜市场一样滑稽。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保持原状,不是说不折腾么?

“崇文”两个字,不仅是一段历史,也是我们应该对自己文化所持有的态度。

2010 年 10 月 16 日

上海图书馆的收获

上次来上海,是六年前的夏天,那也是第一次到上海,而且见到了传说中的铁杆戏迷、凤点头、南梆子等人,大家在一起聚会畅谈了一晚,很是尽兴。如今,别说现实生活中,就是在网上,也已经很少和这些大拿打交道了。一来大家都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忙,二来各种论坛随着各大网站的搬迁、改版,人气都聚不拢了,老人儿们渐渐淡出或者潜水,新人们则又无甚可说,萧条得很。

此行沪上虽为公差,但是也抽得半日闲工夫,跑了趟上海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的借书步骤挺复杂的,同时又挺高科技的。在电脑上查到索书号之后,通过电脑提交,然后工作人员在里面找到你要的书之后,通过像矿井里运煤的小车那样的玩意儿沿着轨道从里开到外面来,然后工作人员叫号,你去拿书。等把这些都弄明白了并把要借的书找出来的时候,距离他们综合阅览室关门也就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了。还好,用相机翻拍书的技术已经在几年前练熟,不敢怠慢,哗啦啦,两百多页的十六本《德政坊》剧本,在鸣金时刚刚翻拍完毕。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六集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六集

想来挺有意思的,在上海,翻拍到了上海文艺出版社六十年代出版的剧本,而且是海派名家伍月华的颇有海派风格的连台本戏。

以前传说这套《传统剧目汇编》是二十五集,结果后来发现其实是有二十六集的,这一点就连《中国京剧史》都写错了,讹说共二十五集。

至此,《传统剧目汇编》这套书仅差第十九集,而这本书将会在北京收获。

2010 年 9 月 21 日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有一类笑话,包含“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这样的句式。对于戏考网站来说,周末也碰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不过,坏消息不是太坏,而好消息还是挺好的 表情

先说坏消息吧。*.xikao.com 系的网站所在的托管服务商 Godaddy 周末被人黑了,很多网站都受到了影响。幸运的是,数据没有丢,唯一受到影响的是,所有 PHP 文件都被黑客加了一行代码,以致打开这些页面时速度超慢,而且会把访客引向一个提供假冒杀病毒软件的网页。

当然,现在恶意代码都早已被清除了,网页也都正常了。损失不大,但是警钟长鸣,一定要做好备份工作。Godaddy 这次快速介入并把有害代码清除,并不代表着下次他们也能做到。真正需要做的是自己要有一份完好的备份,多份备份,才能“防而不备,备而不防”。戏考的备份机制现在做得应该还是不错的,不过还是要定期检查,同时提醒所有读者,不论是您自己网站的资料还是电脑硬盘里的东西,都要做好备份工作。

好消息是,最近又收了一批书,至此,《京剧丛刊》这套书算是齐了,《京剧汇编》的收集工作也接近尾声,剩下四本暂缺的。这两套书加上《传统剧目汇编》,从开始收集到录入再到如今将将集齐全套,经历了5年多的时间,是继《戏考》和《国剧大成》后另外三大套剧本集成,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录入完,则肯定是在一个遥远的将来;而里面的剧目有多少会在遥远的将来上演,则是一个未知数了。

除了这些成套的集成汇编外,小豆子近些年也开始注意收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很多单行本剧本,这些不成套的本子,更不容易搜集,而其中不乏当年创编的精品。

新收剧本名目如下:

  • 《京剧汇编》第十五集:《梅玉配》(程玉菁藏本)
  • 《京剧汇编》第十七集:《反西凉》(李万春藏本)、《战渭南》(王连平藏本)、《战冀州》(苏连汉口述本)、《赚历城》(王连平藏本)、《葭萌关》(王连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一集:《扫地挂画》(商四亮口述本)、《凤阳花鼓》(李万春藏本)、《双背凳》(赵德普藏本)、《顶花砖》(赵德普藏本)、《双摇会》(赵德普藏本)、《打面缸》(赵德普藏本)、《小过年》(赵德普藏本)、《十八扯》(王介林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六集:《儿女英雄传》(赵桐珊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七集:《金瓶女》(李丹林藏本)、《盗红绡》(赵桐珊藏本)、《陈圆圆》(赵绮霞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马陵道》(孙盛文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六集:《黑狼山》(李万春藏本)、《时迁偷鸡》(王连平藏本)、《佛手桔》(赵德普藏本)、《五人义》(北京市戏曲学校藏本)、《九龙杯》(赵德普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六集:《东岭关》(中国戏曲研究院藏本)、《战洛阳》(刘砚芳藏本)、《擒乌龙》(赵德钰藏本)、《淤泥河》(王连平藏本)、《请三贤》(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七集:《桑园会》(臧岚光藏本)、《龙凤呈祥》(北京市戏曲学校藏本)、《汾河湾》(张春彦藏本)、《金水桥》(孙盛武藏本)、《美龙镇》(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集:《安居平五路》(马连良藏本)、《扑油鼎》(李万春藏本)、《雍凉关》(马连良藏本)、《凤鸣关》(北京图书馆藏本)、《天水关》(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藏本)、《割麦装神》(孙盛文藏本)、《战北原》(安舒元藏本)、《胭粉计》(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集:《虹霓关》(马连良藏本)、《独木关》(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三江越虎城》(刘砚芳藏本)、《薛仁贵救驾》(刘砚芳藏本)、《摩天岭》(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锁阳关》(王介林藏本)、《棋盘山》(赵桐珊藏本)、《樊江关》(萧连芳藏本)、《界牌关》(苏连汉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五集:《缇萦救父》(程玉菁藏本)、《绿珠坠楼》(毕谷云藏本)、《木兰从军》(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红线盗盒》(李万春藏本)、《云娘》(李万春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七集:《夺古城》、《定军山》、《阳平关》、《七步吟》、《鱼藻宫》、《红楼二尤》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八集:《清官册》、《战洪州》、《闹渭州》、《十字坡》、《挑华车》、《岳侯班师》、《疯僧扫秦》、《打严嵩》
  • 《京剧丛刊》第三十一集:《人面桃花》、《窦公送子》、《疯僧扫秦》
  • 《京剧丛刊》第三十六集:《青霜剑》、《黄鹤楼》、《贵妃醉酒》、《遇皇后》、《打龙袍》
  • 《京剧丛刊》第三十七集:《玉簪记》、《青梅煮酒论英雄》、《钟馗嫁妹》
  • 《京剧丛刊》第三十九集:《伐齐东》、《汾河湾》、《荷珠配》
  • 《京剧丛刊》第四十六集:《法门寺》、《水淹下邳》、《陵母伏剑》、《界牌关》
  • 《京剧丛刊》第四十七集:《柳荫记》、《打督邮》、《汤怀自刎》
  • 《窦尔墩》(翁偶虹编剧)
  • 《十三太保反苏州》(翁偶虹编剧)
  • 《虎符救赵》(翁偶虹、李少春编剧)
  • 《李逵探母》(翁偶虹、袁世海编剧)
  • 《花打朝》
  • 《齐王点马》

对了,中秋快乐!

2010 年 8 月 3 日

两个《赤桑镇》

最近又进了一批剧本,暂缺剧本数目已经降到整一百了,今年还应该会再进一批,届时《京剧丛刊》应该就收集齐了。

这批剧本中引起小豆子兴趣的是《京剧丛刊》第三十五集中的《赤桑镇》。提起《赤桑镇》这个戏大家都很熟悉,1961年北京团给党的生日献礼,由裘盛戎和李多奎合演了这个经过改编整理的剧目。而《京剧丛刊》成书于20世纪50年代,那其中所载的这个《赤桑镇》,自然应当是北京团改编前的本子了。

现在终于见到了,粗略过了一下,前言上说这是中国京剧院的演出本,“由该院文学组的何异旭根据秦腔同名剧目改编”。剧中包公与嫂娘的对唱与后来的再次改编本近似,而且也是江阳辙,不同的是这个剧本后面多了王延龄押旨,给吴嫂娘戴高帽子,说吴嫂娘“训弟有方,包拯清正无私,实出乃嫂家教”,而且还给封了个淑慧夫人,官诰拐杖,一应俱全,并让老包“叔代子职,以尽孝道”。应该说,这个本子与秦腔原本更接近:秦腔里面老包还给老王提醒,让老王“借口传言把她封”,等于这爷俩儿给吴嫂娘下了个套子。中国京剧院的改编本砍掉了这些枝节,但是对吴嫂娘受封之后的心态转变交代不清,也削弱了人物。由此可以看出北京团后来再加工改编的本子,更突出了矛盾和主题,而且让吴嫂娘在包公的劝慰下自己醒悟,使得全剧的立意也就更高了——给党的生日献礼嘛 表情

于是我们看到流传下来的是更精炼更好看的北京团版的《赤桑镇》,而中国京剧院的版本则消失在舞台上了。现在似乎没有留下中国京剧院版的任何录音资料,倒是北京团在成功改编上演后,各地剧团争相上演。一出新戏,或者一出改编的剧目,如何能够立得住,如何打磨成精品,两个版本的《赤桑镇》,是一个很好的实例。

最后是新收的书单。顺便说一下,戏考的总目页面做了一些调整,新增加了过滤功能,可以只显示已经录入的和暂缺的剧目,链接在页面上方。

  • 《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草桥关》(郝寿臣藏本)、《御果园》(何时希藏本)、《白良关》(郝寿臣藏本)、《置田装疯》(故宫藏本)、《沙陀国》(郝寿臣藏本)、《飞虎山》(何时希藏本)、《龙虎斗》(马连良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打銮驾》(李万春藏本)、《铡包勉》(北京图书馆藏本)、《遇皇后》(孙甫亭藏本)、《打龙袍》(孙甫亭藏本)、《闹东京》(北京图书馆藏本)、《双包案》(赵德普藏本)、《神虎报》(北京图书馆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集:《屯土山》(潘侠风藏本)、《赠袍赐马》、《月下斩貂蝉》(潘侠风藏本)、《白马坡》、《诛文丑》(潘侠风藏本)、《灞桥挑袍》、《过五关》、《古城会》、《收姚斌》
  • 《京剧汇编》第八十八集:《独占花魁》(中国戏曲研究院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四集:《晋阳城》(李万春藏本)、《临潼山》(马连良藏本)、《车轮战》(刘砚芳藏本)、《四平山》(刘砚芳藏本)
  • 《京剧丛刊》第三十二集:《孔雀东南飞》、《连营寨》
  • 《京剧丛刊》第三十三集:《逍遥津》、《智激美猴王》、《取洛阳》
  • 《京剧丛刊》第三十五集:《木兰从军》、《铡包勉》、《赤桑镇》、《定计化缘》
  • 《京剧丛刊》第三十八集:《凤还巢》、《斩颜良》、《扈家庄》、《白良关》
  • 《京剧丛刊》第四十集:《战宛城》、《打侄上坟》、《三娘教子》、《打灶王》
  • 《京剧丛刊》第四十一集:《打金枝》、《牧虎关》、《打砂锅》
  • 《京剧丛刊》第四十二集:《蝴蝶杯》、《击鼓骂曹》、《打城隍》
  • 《京剧丛刊》第四十八集:《桃花村》、《桑园会》、《御果园》
  • 《京剧丛刊》第四十九集:《无底洞》、《华容道》、《秦琼卖马》、《徐母骂曹》

2010 年 7 月 30 日

意外发现

昨天晚上和小豆花一起看在2008年回国时候的照片,其中一大批是在图书馆翻拍的剧本,有《花亭射妖》一剧,文件夹内特意标注了的,说倒二页没有翻拍好,有一部分被砍掉了。

于是回忆一下那会儿,印象中之后还是返回过一次图书馆,把那个本子重新翻拍了,怎么会还有这个便条呢?查看倒二页,也确实是有残缺。

再后来翻阅这些过往文件,发现在京最后一天的照片一直没有整理,现在回想起来,当天下午的飞机,上午还是去了趟图书馆的,把《花亭射妖》又重新翻拍了。不仅如此,当时还有一些时间,又翻拍了两个剧本,产保福的《红阳塔》和《战滁州》,结果后来回程在香港逗留了两天,再回家也没有整理最后这部分,就把这个茬儿就给忘了。

好在无意中又把这两个本子发现了,有种碰到宝的感觉,尽管这个宝是自己早就埋好了的 表情

2010 年 7 月 3 日

新书目

最近又收了一批书,回头戏考上的总目可以更新一下。那里灰色的区域越来越少了,挺高兴的。

  • 《京剧汇编》第十二集:《望儿楼》(孙甫亭口述本)、《背楼》(刘砚芳藏本)、《乾坤福寿镜》(赵桐珊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集:全部《雁门关》(赵桐珊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二集:《满床笏》(刑威明藏本)、全部《三娘教子》(程玉菁藏本)、《御碑亭》(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四十三集:《张文祥刺马》(刘文魁藏本)、《宦海潮》(刘盛通藏本)、《涿州判》(王连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八集:《遇龙镇》(马连良藏本)、《董家山》(臧岚光藏本)、《英杰烈》(李万春藏本)、《青峰岭》(阎岚秋藏本)、《罗家洼》(王介林藏本)、《高家庄》(王介林藏本)、《借女冲喜》(苏连汉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六十一集:《鸳鸯冢》(赵燕侠藏本)、《元宵谜》(马连良藏本)、《埋香幻》(李万春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六十九集:《辛安驿》(赵德普藏本)、《胭脂判》(于连泉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七十一集:《野猪林》(苏连汉藏本)、《小鳌山》(马连良藏本)、《浔阳楼》(马连良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七十三集:《双鸳梦》(金世禾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七十五集:《磐河战》(王连平藏本)、《典韦耀武》(北京图书馆藏本)、《三让徐州》(马连良藏本)、《神亭岭》(潘侠风藏本)、《凤凰台》(马连良藏本)、《战宛城》(潘侠风藏本)、《斩于吉》、《战官渡》(王连平藏本)、《战合淝》(王连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七十八集:《墨子》(马连良藏本)、《管仲》、《孟尝君》
  • 《京剧汇编》第八十四集:《送京娘》(赵桐珊藏本)、《南界关》(萧连芳藏本)、《战寿州》(刘砚芳藏本)、《四红图》(北大图书馆藏本)、《斩黄袍》(陈少武藏本)、《杀四门》(阎庆林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五集:《汉阳院》(马连良藏本)、《长坂坡》(马连良藏本)、《汉津口》(马连良藏本)、《临江会》(马连良藏本)、《讨荆州》(北大图书馆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九集:《黄风岭》(王连平藏本)、《流沙河》(王连平藏本)、《莲花洞》(王连平藏本)、《火云洞》(王连平藏本)、《琵琶洞》(王连平藏本)、《狮驼岭》(王连平藏本)、《金钱豹》(王连平藏本)、《盗魂铃》(王连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三集:《十老安刘》(马连良藏本)、《四进士》(马连良藏本)
  • 新编历史剧《节烈千秋》(吴素秋编剧)
  • 新编历史剧《初出茅庐》(范钧宏、吕瑞明编剧)
  • 新编历史剧《夜奔梁山》(翁偶虹编剧)
  • 新编历史剧《小仓山》(周玑璋编剧)
  • 新编历史剧《赠书记》(吴少岳、何異旭编剧)
  • 新编历史剧《武大郎之死》(王一达编剧)
  • 现代戏《三世仇》(陶雄编剧)
  • 现代戏《阿黑与阿诗玛》(吴枫、金素秋编剧)
  • 现代戏《青春之歌》(袁韵宜、黄秉德编剧)

2010 年 7 月 2 日

关键词:“郑文诈降”

最近查了一下戏考的访问统计数据,吓了一跳,在6月中旬,突然有一个前所未有的访问高潮,日均流量高达千人,而这个高潮没有任何先兆,是突然崛起,然后又回落到正常水平。形象化地看一下就是这样子:

戏考网站2010年6月的访问量
戏考网站2010年6月的访问量

这是什么原因呢?查了一下,发现当日通过搜索引擎查找关键词连过来的访客也是骤增,而引来他们至此的关键词是:“郑文诈降”,其搜索情况也是一个小山峰的样子:

“郑文诈降”的搜索情况
“郑文诈降”的搜索情况

这样的话就很好解释了,那个时候新版《三国》正在热播,进行到“战北原”一节的时候,无数观众都对“郑文诈降”产生了兴趣,于是在网上搜索,戏考相应的剧本也就成为“众矢之的”

不曾想,小豆子一直看不上的这个新《三国》,竟然给戏考意外地带来了这么多的访问量。

另外,与这个事儿相关的一些数据也挺有意思的,比如人们在搜索进入到剧本页面后平均逗留4分05秒,大约是能够把剧本简单扫过一遍的时长;另外,高达97.83%的访客在看罢剧本后抽身而撤,没有继续在戏考上东看西瞧。

这个事儿起码说明了三点:第一,对三国及《三国演义》不熟悉的网友大有人在;第二,不熟悉不要紧,大家都会上网搜索了,不知道这算是人们知识面的下降还是使用网络工具能力的提升;第三,以前讲过的,任何一个与京剧不相关的事情,都有可能因为网络搜索的原因,与京剧联系起来。

雷声滚滚的《三国》已经飘过去了 表情,现在雷版的《红楼梦》贴着片子又登场了,不知道这片雷声过后,哪一个红楼戏会成为焦点呢?嗯,应该趁机敲几个红楼的剧本以应景。

2010 年 2 月 26 日

收租子回来

从北京匆忙地又回来了。除夕夜过后,IT团队开始趁着黄金周的“空巢期”在办公室大干特干。初六过后,同事们开始上班,做了两天支持之后,收摊儿。

图书馆一次也没去成,白纸坊的梨园书店也没去成,不过把积累的自网上淘来的书,还有几本豆伯给的,“一礼全收往后抬”。算是本次回京的为数不多与网站有关的收获吧。列一下清单,回头戏考的总目也会更新,一些“暂缺”的剧本不再暂缺,有感兴趣的朋友依然可以来信,录入或阅读。

  • 《京剧汇编》第四十二集:《父子圆》(尚维贞藏本)、《卧虎山》(马连良藏本)、《明末遗恨》(潘侠风藏本)、《史可法》(李万春藏本)、《明末孤忠》(李万春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五集:《打潘豹》(王连平藏本)、《双龙会》(马连良藏本)、《托兆碰碑》(赵德普藏本)、《告御状》(马连良藏本)、《永平安》(北京图书馆藏本)、《夜审潘洪》(李燕生藏本)、《红歧山》(安舒元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七十六集:《大名府》、《秦淮河》(李燕生、王介林藏本)、《二龙山》(王介林藏本)、《法华寺》
  • 《京剧汇编》第八十三集:《梅花簪》(金世禾藏本)、《姑苏台》(李万春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九集:《七星庙》(卞坤荣藏本)、《双挂印》(北大图书馆藏本)、《洪羊洞》(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一集:《功臣泪》(北京图书馆藏本)、《上天台》(北京图书馆藏本)、《当锏卖马》(北京市戏曲学校藏本)、《窦老送子》(故宫博物院藏本)、《三字经》(马连良藏本)、《乌盆记》(余胜荪藏本)、《硃砂痣》(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藏本)、《马房释放》(故宫博物院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三集:《许田射鹿》(马连良藏本)、《鹦鹉州》(北京图书馆藏本)、《三气周瑜》(李万春藏本)、《柴桑口》(余胜荪藏本)、《逍遥津》(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藏本)、《瓦口关》(孙盛武藏本)、《五截山》(王连平藏本)、《哭祖庙》(李万春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四集:《意中缘》(于连泉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五集:《棒打薄情郎》(郝效莲藏本)、《燕子笺》(北京图书馆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六集:《借赵云》(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舌战群儒》(马连良藏本)、《华容道》(李万春藏本)、《取南郡》(马连良藏本)、《战长沙》(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黄鹤楼》(萧连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七集:《斩伍奢》(马连良藏本)、《战樊城》(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长亭会》(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文昭关》(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浣纱记》(北京市戏曲学校藏本)、《鱼肠剑》(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战郢城》(孙盛武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八集:《反徐州》(马连良藏本)、《广泰庄》(王连平藏本)、《智取北湖州》(刘砚芳藏本)、《采石矶》(王连平藏本)、《战太平》(苏连汉藏本)、《铁岭关》(李万春藏本)、《搜山打车》(余胜荪藏本)、《忠保国》(安舒元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一集:《单刀会》(李万春藏本)、《水淹七军》(马连良藏本)、《走麦城》(李洪春藏本)、《滚鼓山》(卞坤荣藏本)、《造白袍》(北大图书馆藏本)、《伐东吴》(马连良藏本)、《连营寨》(孟小如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六集:《窃兵符》(头至四本)(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窃兵符》(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
  • 《京剧丛刊》第四十三集:《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董家山》
  • 《京剧丛刊》第四十四集:《春闺梦》、《哭秦庭》、《锁五龙》、《罢宴》、《南阳关》
  • 《京剧丛刊》第四十五集:《赠绨袍》、《春秋配》、《法场换子》、《举鼎观画》
  • 《京剧丛刊》第五十集:《十一郎》、《井台会》、《一匹布》
  • 《传统剧目汇编》第十六集:《双义节》(产保福藏本)、《敬德装疯》(产保福藏本)、《康郎山》(产保福藏本)
  • 《传统剧目汇编》第十八集:《五彩舆》(伍月华藏本)
  •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集:《香莲帕》(李瑞来藏本)
  •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二集:《龙凤帕》(产保福藏本)
  •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三集:《窦线娘》、《燕子笺》
  • 新编历史剧《摘星楼》(马少波、翁偶虹编剧)
  • 新编历史剧《血泪城》(翁偶虹编剧)
  • 新编历史剧《生死牌》(翁偶虹编剧)
  • 新编历史剧《投笔从戎》(翁偶虹编剧)
  • 新编历史剧《强项令》(范钧宏、吴少岳编剧)
  • 新编历史剧《玉簪记》(范钧宏编剧)
  • 新编历史剧《龙女牧羊》(范钧宏、许源来、吴少岳、吕瑞明编剧)
  • 新编历史剧《春草闯堂》(范钧宏、邹忆青编剧)
  • 现代戏《林海雪原》(范钧宏编剧)
  • 现代戏《洪湖赤卫队》(范钧宏、袁韵宜编剧)
  • 现代戏《蝶恋花》(戴英录、邹忆青、范钧宏编剧)
  • 现代戏《红色风暴》(陈西汀编剧)
  • 新编历史剧《凤凰二乔》
  • 新编历史剧《唇亡齿寒》
  • 新编历史剧《廉吏风》
  • 现代戏《送肥记》
  • 现代戏《柜台》
  • 现代戏《春燕展翅》
  • 现代戏《石虎滩》
  • 现代戏《八一风暴》
  • 现代戏《黛诺》

2008 年 11 月 23 日

王莽的眼神儿、记性和亲属关系

更新《白蟒台》剧本的同时,把安云武的这出戏的录像又温习了一遍。这个戏的主旨以前谈过,今天找几个要点聊聊。

上次看安云武的这出录像还是若干年前通过录像机加录像带的方式看的,现在录像带忘了放哪儿了,好在这戏出 DVD 了,看起来方便得多。

很多戏把剧本和实际演出的东西拿出来一比就会发现,剧本上的东西真搬到舞台上,是要砍掉不少的。当然,马连良这个藏本本身有很多所谓封建迷信的东西,迟金声(该剧剧本整理兼艺术指导)在八十年代整理的时候不可能不剔除这些,但就算排除这些因素,我们还是能够看到,无论首场的流水板,还是末场的流水板,各种演出的版本在这上都是有删节的。实际演出就是这样,剧本上洋洋洒洒一大篇唱,真正唱起来,考虑到环境以及腔儿等等因素,砍掉一些是正常的。

今天要谈的三个问题在题目里已经说了。首先说说王莽的眼神儿。大约年纪太大的原因,王莽的眼神儿实在太差了,对面过来个人,基本上只能辨别出来是男是女,个头儿大小,穿白穿黑,仅此而已。众汉将打入白蟒台之后,一个个“迎王接驾”,王莽一个也没认出来。邓禹、岑彭这样的新朝旧臣认不出来也就罢了,连马武这样长相特殊、当初在武科场题反诗的通缉犯也认不出来,更要命的是,头些天还给召到金殿上派驻郧阳关的邳彤,王莽见了都还转身问邓禹:“这员将官他是何人?”眼花得可以。

之所以说王莽是眼神儿不好而不是记性不好是有根据的,因为一旦邓禹告诉王莽眼前的这个人是谁,王莽立刻就能把这个人的名姓字号加上以前的往事全给记起来了,记忆力是很强的。

“迎王接驾”
“迎王接驾”

《白蟒台》里,王莽管刘秀叫“御外甥”——题外话,京剧里但凡“外甥”,一盖被念作“外男”,大约是“秀才念半边”的缘故,只可惜,念错了边儿,要是按左边儿的偏旁念,就是正确的“外生”了。

按《东汉演义》,王莽毒死的汉平帝,是他的姑爷,王莽的闺女也就是汉朝的皇后,而刘秀是平帝的遗腹子,后来窦融后宫院以龙换凤,袍袖中救出汉太子。以此推论,王莽是刘秀的姥爷,刘秀是王莽的外孙,可是在《白蟒台》里,王莽自称“舅父”,管刘秀叫“外甥”,不知道是根据什么来的?而看胡少安的《白蟒台》就更夸张了,王莽在里面倒是自称是刘秀的“外公”,却还管刘秀叫“外甥”,真够乱的——和京剧里老头儿管老婆儿叫“妈妈”、老婆儿管老头儿叫“姥姥”的关系有一拼。

最后说一下,按《白蟒台》的剧本,揭发白蟒台底细的是个叫吴公的工匠。后来刘秀封官,吴公说“无功不受禄”,一语双关,文字游戏。而更重要的是,蜈蚣是蛇的天敌,以一个“吴公”来毁掉这个“王莽”,就像把王莽说成是让刘邦过芒砀山砍了的那条大蟒蛇一样,以前的艺人,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