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喜讯!

刚刚忙完一天的事儿,在此,小豆花和小豆子向诸位宣布:

我们今天结婚啦!

在晚餐上,感谢完双方的家长(计有花爹、花妈、豆爹、豆妈)以及列席的豆舅舅和豆舅妈,花妈说,你们还得感谢京剧的。

是了,真也亏了京剧。三年前,如果不是京剧的原因,小豆花也不会走进多伦多国剧社来报名跑龙套,那也就不会和小豆子形成相交线,进而两条本不相关的生活轨迹有了交点,又变成了一条线。今天,在多伦多市政厅举行的简单庄重而浪漫的仪式,代表了这条线无论是直线还是曲线,小豆花和小豆子的生活轨迹都将以并行的方式延伸下去;套用一个数学定义,这是一条射线,从交点开始,延绵到永远。

感谢所有关注小豆花和小豆子的朋友,我们很高兴能够通过网络与大家分享喜讯。

共享喜讯!
共享喜讯!

800!

昨天晚上更新了4出剧本,做完数据库端缓存的更新,发现,首页上的剧本数目,已经升到了803,上800了!

距离上次的700,这100出剧本花了两年半多的时间。应该说,随着其他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加上整理的剧本出现越来越多的冷戏,在整理上的进度也就比以前要慢了。

老样子,截图留念。

2010年9月1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0年9月1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说到冷戏,以这次更新的4出剧本为例,其中三出戏,都是比较短小的冷戏,角色不到三四人,篇幅不过数页,像《对算荐雏》这样的,也谈不上有什么教育意义,不过这些小戏正是集中反映戏曲艺术特点的。要知道,不是所有剧目都是大长篇。而小戏,也不仅限于传统戏。比如以前的很多新编戏,《罢宴》也好,《赤桑镇》也好,包括现代戏如《年年有余》、《雪花飘》,都是篇幅短小但是精致漂亮的作品。可惜现在的编剧,无论戏曲、电视还是电影,都只会一味地往长里抻,锅锅佛跳墙,连盘开胃的小凉菜都没有,如何不腻?

回到800的这个话题,记录一下相关的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679出
总计剧本:803出
总计字数:5289800字
参与人数:154人
累计访问人数:715722

并一如既往地感谢:

8d、Alfred、CALF、chrislew、CRT、door、DYH、eclogite、glanfan、gongche、gucz、impromptu、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lans、lcat、LILA、louisa、Mila、Phoebe、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Talker、Thirteen、toower、wanghaojie、WL、wyoss、xu_henry_ca、yjzcjye、zinnia、一村、万毅多多、三国月明、九儿、云遮月、亢方、仲愚、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午夜兰花、午桥、半个馒头、司南、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咸鱼干、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堇庐主人、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太阳风、嬉笑伯、子澜、小Q、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常希群、张、张丽华、张新宇、张晖、张浩、弦外无音、彭海晖、微、思秋、悟空、成斌、我爱中华、昆虫、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林、柳柳、毛刷子、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清河居士、渔唱谈今古、煮鹤焚琴、王一冰、王二、王学范、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盖世奇、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 幽兰、碾芹斋、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耀之、老叟、老戏迷新学员、肖少宋、胖胖、范畹、草莓26、菊苑散人、蓝旗、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谁说苍天没有爱、豆腐、赵文华、过空雁、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锡卫、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阿贵、青栗子、香陵居士、马力、马珺、骅骝、魏克巍、麒痴

戏考九周岁了!

时间过得真快,戏考,今天九岁了!

现在已经不似以前那样,每到戏考的生日都要激动一下,甚至今年这个日子几乎滑过去而没有注意到(前两年其实都滑过去了)。只能说现在忙的事儿多了,戏考的工作加上其他需要做的如琐记、剧目、录音等等文字和音频的东西,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这个生日也就不那么明显了。也许明年的“十年大庆”又会滑过,这倒无所谓。趁着今年还记得,自己庆祝一下吧 表情

感谢九年来所有支持戏考及相关网站项目的朋友们,正应了当初的话,“众人拾柴火焰高”,没有大家的帮助,九年的时间,戏考走不到现在这样的规模。

感谢大家!一同生日快乐!

梅兰芳的涂鸦

Google 中国在梅兰芳诞辰115周年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涂鸦(Doodle)来,这,说明了几个问题:

第一,在行外,梅兰芳的知名度远远高于其他任何京剧艺人,如果 Google 做出一个马连良、程砚秋这些与梅同时代有同样成就的,或者谭鑫培、王瑶卿这些是梅的前辈的,或者更应景一些如杨宝森这样正好诞辰一百周年的,等等,做出来恐怕都是费力不讨好的,都不会像梅兰芳这么有效果。

第二,梅兰芳在当今社会的知名度在一定程度上归于陈凯歌的电影以及其他流行文化的宣传,电影好赖与否,它毕竟把梅的名声在现阶段又推了一把。如果真如八卦所云,关于周信芳的电影要开拍上映的话,相信 Google 也会在今后出现周的涂鸦。

第三,一个外国企业对中国本土文化的关注,远比本土企业关注的程度要深。

梅兰芳诞辰115周年的 Google 涂鸦
梅兰芳诞辰115周年的 Google 涂鸦

以上就是对 Google 中国10月22日推出的涂鸦的解读。

顺便说一下,又出差四天,回头见。

“但是它还可以保留她的艺术”

李金声先生没了 表情

梨园百年琐记这个站还没有像现在这么“高级”之前,小豆子还会在 Blog 里偶尔感慨一下老艺人的去世。而随着网站内容的扩充和功能上的完备,特别是首页上那个“讣告”的出现,对于老艺人的去世,除了私下唏嘘一下之外,好像也无他了。直到,这一篇;起因,则要从整理资料说起。

在飞卡尔加里的飞机上,整理琐记上一大堆川剧艺人的资料。“廖静秋”这个名字出现了。也许对于川剧迷来说,这个名字是响当当的,但是小豆子却是头一次了解到这位艺人,其中有段事迹,如下:

1956年,廖静秋患癌症,找巴金在上海请专家看过病。为保留她的艺术精品《杜十娘》,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巴老与李劼人、沙汀等,联名提案把《杜十娘》赶快拍成电影……巴金说:“现代科学固然不能挽救她的生命、减轻她的痛苦,但可以保留她的艺术。”……三人的呼吁见了效果。《杜十娘》在京开拍……廖静秋拍完电影《杜十娘》后不久逝世。

廖静秋应该说是幸运的了,有人能够为了她的艺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案,把艺术通过录像的手段保留下来。

转眼共和国即将迎来六十华诞,我们的“现代科学”要比1956年的“现代科学”更加现代,条件也要比1956年时更好,但是李金声去世前,除了一堆荣誉和称号之外,我们看不到政府出面来抢救他的艺术。看李先生的生平,今年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给李先生作了个专访,题为“共和国60年·功勋艺术家”。可专访之外,他的艺术呢?舞台艺术?

李金声的离开,如戏迷之音所说:“许多红生戏也成绝响了!”红生戏绝响了,败家子儿们可以更安心地把关老爷改成粉脸的了。

巴金在《廖静秋同志》一文里这样总结:

她为什么要忍受那么大的痛苦让她的舞台艺术保留下来呢?她怎么能够忍受那么大的痛苦跟可怕的绝症斗争了这么久呢?她怎么能够在身上痛得厉害的时候还能够又歌又舞用艺术的力量感染人呢?回答是很简单的:她不愿意白活。她不愿意把她有的那一点发光的东西带到坟墓里去,即使花那么大的痛苦的代价,她也要尽可能多留一点东西给中国人民。

如今硕果仅存的老艺人们,有多少人也希望把自己的艺术保留下来,而我们又错过了多少这样的机会呢?

谭门的纪念活动

最近,京剧的谭家处在聚光灯下。

谭家高调纪念谭鑫培“离家一百五十年”(这个纪念的名头很有意思,说的是老谭一百五十多年前从江夏离家随父进京)。于是湖北热闹非凡,有谭家一行回家的“京剧谭门重回故乡行”,有谭鑫培的铜像揭幕,还有在武汉地面海选“小小谭鑫培”。这些表面热闹的活动背后,透着一种鼓噪,不踏实。

京剧演员要经历三重境界:一为中规中矩、灵秀可人;二为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三是出神入化、浑然天成。“谭门中谭鑫培、谭富英、谭元寿 表情 都达到了最高的艺术境界,听他们唱戏,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

京剧谭门在武汉有了新一代传人了!

“京剧谭门重回故乡”的活动不仅将载入中国京剧史册,也将载入中国文化史册。

谭鑫培对于京剧的贡献不可否认,本次活动探讨出的一些观点也是值得肯定。但是无论是神化一个演员乃至几代演员,还是把“小小谭鑫培”这样的称号平庸化,这么做的本身于京剧没有任何帮助。无论怎样大张旗鼓地宣传拔高,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来,观众还是不会买账的。纪念老谭也好,尊重京剧也好,名头并不重要,形式也很简单,那就是把老谭的那些戏,老谭时代的那些戏,继承下来。先莫谈什么发展,也不用全盘继承,毕竟大家也都承认没有达到老谭那个水平。那么,先脚踏实地,把戏演好,别整日里就是《龙凤呈祥》、《定军山》、《红鬃烈马》那么几出,也别净搞些让老谭在天之灵看了之后气得骂娘的戏,那也就是了。

所谓的“如火如荼”,倒有种“回光返照”的迹象。也许,以后我们也没有人会去为京剧纪念什么了……

700!

新年头一次更新戏考的剧本,于是,戏考的剧本数达到700!

拍照留念,尤其是对于暂时上不了戏考的国内朋友来说,以后看看这张照,也是个见证。

2008年1月17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08年1月17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相关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592出
总计剧本:700出
总计字数:4618146字
参与人数:130人
累计访问人数:463956

一如既往地感谢:

8d、CALF、chrislew、CRT、door、DYH、eclogite、glanfan、gucz、jackie、Jasmine、 jipyan、lans、LILA、louisa、Mila、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Talker、Thirteen、toower、wanghaojie、WL、wyoss、xu_henry_ca、yjzcjye、 zinnia、万毅多多、云遮月、亢方、仲愚、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午夜兰花、午桥、半个馒头、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咸鱼干、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堇庐主人、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嬉笑伯、子澜、小Q、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常希群、张、张丽华、张新宇、张晖、弦外无音、彭海晖、微、思秋、悟空、成斌、我爱中华、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柳柳、毛刷子、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清河居士、渔唱谈今古、煮鹤焚琴、王二、王学范、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盖世奇、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幽兰、碾芹斋、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老叟、老戏迷新学员、胖胖、范畹、草莓26、菊苑散人、蓝旗、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豆腐、赵文华、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阿贵、青栗子、香陵居士、骅骝、魏克巍、麒痴

原来以为去年底就会达到这个数字,结果东忙西忙,到如今才到了这个数儿,却赶到这么个当口儿,好事儿多磨是也,继续共勉吧!

七七七十年

今天对于西方来说是难得的好日子,07年7月7日,大吉大利。当然,这对我们国人来说就不算什么了,而况且,还是七七事变七十周年的日子。

七十周年了,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写点儿什么,尽管这一周又忙得乱七八糟,网站并没有如预想的那样有多少更新。

不过承豆爹之命,最近翻译了和抗日有关的一些文字,也算一种纪念了吧。

向以二十九军为首的所有抗日英雄致敬。

陈老总的《“七七”五周年感怀》:

即今抗战艰难日,累累新坟启我思。
五年碧血翻沧海,一片丹心照汉旗。
国中忍见儿皇立,朝内惟谋萁豆炊。
九仞为山争一篑,同仇敢与亿民期。

七七事变
七七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