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问世事

《二进宫》的录音版本很多,比较喜欢孙岳、李长春和杨淑蕊的版本,以前这个出过盒带。

要说徐、杨进宫后对孤儿寡母的冷嘲热讽,也是有点儿不像当臣子的样儿——可算逮着理儿了。杨波辞朝那段,孙岳唱的是渔樵耕读、琴棋书画和四季花,如下:

臣不学兴周的姜公吕望,
臣愿学钟子期砍樵山岗;
臣不学尉迟恭种田庄上,
臣愿学吕蒙正苦读文章。
赋一曲高山流水声嘹亮,
闷来时下棋散心肠;
看一本古书精神爽,
巧笔丹青挂在两旁。
春来百花齐开放,
夏至荷花满池塘;
秋后的菊花金钱样,
冬至腊梅雪照纱窗。

“渔樵耕读”,有不同唱法,比如李和曾唱的都是“臣要学”。这就看你怎么理解杨波当时的心态了。杨波如果要表达的含义是:我真不干了,我要回家歇着了,那么显然,姜子牙和尉迟恭(也有唱诸葛亮的),都不是太好的榜样,因为这些人都属于“钗于奁内待时飞”的主儿,摆样子,等着愿者上钩,属于“小隐”的层次。

介子推后来也不玩儿了,带着老母跑到绵山上去隐居。听《焚绵山》的录音,母子在山头的对话,古琴声中,心平气和的对话,让人很放松。就像介子推的母亲说的似的,“在这幽静之中,与世无争,何等地清闲,何等地快乐”。

与世无争,淡泊名利,说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个世界本身就在争来斗去。说出“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诸葛武侯,不也“只因先主叮咛后,星落秋风五丈原”。

《不问世事》上有2条评论

  1. 臣不学兴周的姜公吕望,
    臣愿学钟子期砍樵山岗;
    臣不学尉迟恭种田庄上,
    臣愿学吕蒙正苦读文章。
    赋一曲高山流水声嘹亮,
    闷来时下棋散心肠;
    看一本古书精神爽,
    巧笔丹青挂在两旁。
    春来百花齐开放,
    夏至荷花满池塘;
    秋后的菊花金钱样,
    冬至腊梅雪照纱窗。

    你這段詞哪裡找來的阿?
    個人覺得很有問題的.
    “臣不学尉迟恭种田庄上,”
    躬耕壟上的應該是諸葛孔明啊!

    “赋一曲高山流水声嘹亮,”
    這一句也不通.個人覺得應該是”譜一曲高山流水琴音亮”

    “冬至腊梅雪照纱窗。”
    臘梅怎麼照紗窗啊?這個也不通.
    應該是”冬至臘梅帶雪霜”吧.

  2. 不是哪儿抄的词儿,是听孙岳的唱记下来的。没有什么问题嘛:

    “臣不学尉迟恭种田庄上”:尉迟恭和诸葛亮尽管都是躬耕,但尉迟恭是辞朝之后归隐种田,诸葛亮是“钗在奁内待时飞”似的南阳高卧,相对杨波将要辞朝归隐的状况,尉迟恭的情况更接近。那么杨波在这里说他“不学”,意思就是不想像尉迟恭那样说是归隐了,结果到后来还是被朝廷给请出山来。而诸葛亮在这里没有可比性,也就谈不到学不学。

    “赋一曲高山流水声嘹亮”:这句没看出有不通的地方。

    “冬至腊梅雪照纱窗”:腊梅自然不能照纱窗,但这里后半段儿的词儿是“雪照纱窗”。

    而且,孙岳如是唱,如是记录,而已。没有什么“应该是”或者“不应该是”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