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6年12月

2006 年 12 月 30 日

2006年工作总结

总结今年工作的时候到了,一起来回顾一下戏考这一年的业务情况。

本年新增剧本80出,算是产量低的一年了。一方面,今年整理琐记那边的资料占去一部分时间,另一方面,今年曾经有三周的休假,加上后来加班加点补琐记落下的活儿,剧本的产量就低了。不过现在有不少整理好待登的剧本,所以相信明年会更好一些。

2006年工作图表
2006年工作图表

特别感谢一下今年录入的头五名,同样,这个不能够完全反应今年录入的情况,比如像合意太爷,碾芹斋妹妹,今年打了不老少本子,只不过还在这里校对中,没轮上呢。

痴菊叟:27
朱旻:8
chrislew:6
白头翁:4
泠娜:4

今年《关羽戏集》全部录完,值得一记。而前几天 Ken 刚刚把该书的前言及后面论关戏的文章敲好,明年会补充到文献里。

其他工作方面,琐记被更多的人所关注,尤其是像演员的家属这样的群体,能够主动上门提供第一手资料,大幸。截至目前,琐记整理好的资料包括1913名人物生平,4078条事件记录。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关注。

除去这些数字上反映的成功,琐记也有其失败的方面,比如“条目质量提升”栏目,基本上就没有做起来,开始几期还好,一些大家,像程砚秋、马连良这样,资料容易找到进而系统整理,但也基本上是小豆子一个人根据投票的情况去整理,很少出现多于两个人同时整理的现象。而下半年,这个栏目基本上荒废在那里了,投票的人还是有的,毕竟大家还是希望把条目的质量提升再提升,详细再详细,但真到去系统整理的时候,没有人去动它,而新一轮的投票则又开始了。所以,小豆子的意思,这个栏目明年也许就暂时停掉,取而代之的也许会是一个类似的投票系统,只不过我们不再去专门系统整理位列榜首人物的生平,而是将他作为推荐的条目,登在首页上。只是一个设想,明年具体落实中再看。

今年是全民 Blog 的一年,这事儿放以后细说。就工作方面而言,这个 Blog,小豆子感觉其发挥的不再是一个沟通的作用,比如今年新开的“拾慧”栏目,把自己感觉好的博文链出来与大家分享,原作者得到了更多的访问量,读者开阔了视野,作者与作者间增加了互动,小豆子对这个做法是相当满意的,不知道各位看官怎么看?希望您能在这儿留个言:是否点过去阅读“拾慧”里推荐的那些文章?每次大约阅读几个?是否发现“拾慧”有用?谢谢您的支持,也欢迎您的建议。

今年除去“拾慧”的另一个大一点儿的创新就是“京剧剧目考略”网站,希望对大家查京剧剧目资料有所帮助。这个网站更新不是那么频繁,基本上就像普通的工具书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当你需要的时候,随用随到。

今年遭遇了黑客,倒没什么损失,却着实吃惊不小,而且教训是长了——增加备份的频率,做到双份的有备无患。

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等待明年的到来吧。

拾慧:陆地圆走了,下雪了…

2006年12月30日

2006 年 12 月 27 日

海缆断了

一年到底,总要出点儿事儿,还不小。比如南亚又地震了,捎带着,把国内出海的海缆震断若干根,导致国内连出有问题,同样,反向连回去也不正常。比如在番邦,新浪的博客上不去了,导致小豆子订阅的大部分个人 Blog 都看不了了,阅读器里一片红(连接失败),也比较“壮观”吧:

红半边
红半边

看看这个列表(不完全),有一半儿是在新浪开博的,想必他们还在更新,只是这里看不到;而另一半儿在 MSN 开博,而想必他们连不上国外的运营商,所以虽然这里看上去连接正常,但是没有任何更新。

海缆的修复遥不可期,而且大部分这里的读者也都连不上来,现在上网的感觉倒有了一丝清静。也好,年底了,趁着清静,好好做做清理工作吧。

2006 年 12 月 25 日

佳节祝福

又一年的岁末到了,依往年的惯例,贴一张圣诞树的照片。科技是发达了,连圣诞树都抽象得不得了(你可以和前两年小豆子贴的比较一下)——尽管满大街仍然以传统圣诞树居多,但今年这棵格外显眼。

Dundas Square 上的圣诞树
Dundas Square 上的圣诞树

所以不要认为搞戏的人眼光都是保守的呀 表情

节日快乐!

(另:戏考又更新了两个剧本,欢迎访问)

2006 年 12 月 24 日

拾慧:相声致命伤

2006年12月24日

2006 年 12 月 23 日

放假了!

今天开始放假了,一直到明年见了 表情

公司的活儿是可以放放了,戏考这边该开始好好总结总结、规划规划了。预计年底前把琐记积累的草稿整理个差不多,现在看基本达到目的,尤其是新闻那边儿,已经把10月份放假耽误的全补回来了。剧本方面,计划年底前再有至少一次更新,而因为放假,用于幕后校对的时间就多了,每天这个进度都会反映最新的进展情况。

先打住,干活儿去了。

拾慧:邂逅戏曲

2006年12月23日

2006 年 12 月 21 日

马季的去世

马季不在了,真是一个惊人的消息。整理琐记的资料不是一天两天了,接触了无数来来往往艺人的资料,还是被这一消息震了一下。

对马季的印象还停留在至少十年前,最后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是今年央视相声大赛上,坐在评委席上,那个时候,马季还是神采奕奕,完全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而在看到这条去世消息前,也根本没有想过马季已经是过了七十的人了。马季都走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这两天的拾慧,有一半儿是从个人 Blog 摘录的回忆、评论马季,乃至回忆、评论整个相声界的,而传统媒体上,这方面的各类新闻也是铺天盖地,记者们在年终又忙起来了,忙着采访马季的生前好友和弟子,一个娱乐大众的笑星去世的消息,在娱乐版面频频出现,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大约相声是当今所存戏曲曲艺里,唯一能引发网上网下震动的艺术形式了。人们集体动笔,反思相声的萧条,感叹大师的离去。这一切都说明,相声,还是一个大众艺术。相比之下,今年陈永玲、王琴生的去世,关学曾、新韵霞的去世,除了在专业的圈子里有不小的震动外,很难与眼下马季的离去所造成的效应相比。这是大众艺术与小众艺术的区别所在。显然,京剧已经越来越远离“国粹”所代表的意义,而鼓曲,更是和“曲高和寡”划上了等号。

马季的去世,是相声界的损失与遗憾;这件事所折射出的东西,是整个传统艺术的没落与无奈。

不管怎样,一起来缅怀一下马先生吧。

拾慧:忆肥马

2006年12月21日

2006 年 12 月 20 日

拾慧:谨以此文怀念马季先生

2006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