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工作总结

虽然圣诞节前各小站的更新就已经停止了,但是难得的连休假日,所以去年的工作总结又一次挪到今年初来做了。

戏考的剧本在2016年新增了48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多的一年。具体分布如下:

2016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6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6出剧本;第二多的为胤溟,贡献了5出剧本;第三多的为心欤、老道和鄙人,各4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34条,修正135条;事件条目新增1043条,修正12条;族谱信息27条,师承信息10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大戏魔、京腔京韵、梨园知音、杨庆国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6出,图片新增56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5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田方、西城老軍、凤点头等。
  • 梨园:录音新增85出,修正3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董林、秋思、徐徵祥龍等。

又是一年的开始,慢慢地从休假的懒散中恢复起来,更新也将提回原来的频率。

火彩:2015年11月至2016年9月

  • 【2015年11月22日20:59】旗牌:“参见丞相。”诸葛亮:“罢了。你奉何人所差?”旗牌:“王将军所差。”诸葛亮:“手捧何物?”旗牌:“二维化的街亭地势。”诸葛亮:“展开!”旗牌:“丞相,再展开可就剩一条线了!”
  • 【2015年12月03日08:14】问:BP机是什么时候进入我国的?答:东汉末年。“关二爷马上呼三弟”。
  • 【2015年12月24日20:20】严嵩:“心腹人,我倒想起一桩事儿来了。”邹应龙:“什么事啊?”严嵩:“老夫在开山王府挨打的时节,由屏风后面闪出一个穿红袍的官儿,踢了老夫一靴尖,他是何人?”邹应龙:“想必是圣诞老人临凡了。”
  • 【2016年03月02日19:53】话说孔明在帐中祈禳已及六夜,见主灯明亮,心中甚喜。姜维入帐,正见孔明披发仗剑,踏罡步斗,压镇将星。忽听得寨外呐喊,只见魏延飞步入帐,一脚将主灯踏灭曰:“宣扬灵魂附体、轮回转世、巫术作法等封建迷信思想的都不让演啦!”
  • 【2016年04月11日10:29】“审判日”号之所以不在大西洋上好好地漂着,而是决定去中美洲的那条运河,大约是因为这条运河名字的“敏感”性。ETO 以为所有中国人,常伟思也好,大史也好,都会接触不到任何带有那条运河名字字眼的文件和信息。
  • 【2016年04月12日21:02】“霸王抬头见江中来了一只打鱼小舟,点手唤之曰:‘渔家,将孤渡过江去,有白银相赠。’渔家言道:‘你的人高马大枪沉,我的船只窄小,一次只能渡一样。但若无看管,人会掰折大枪,大枪会扎死宝马。问:怎样才能让你们仨都安全过江?’霸王闻听,顿足捶胸:‘连这题都做不出来,看来我乃浑人也!’”
  • 【2016年06月07日18:35】所有高考都能迟到的同学们,不要麻烦警察叔叔了,赶紧回家拜一拜张好古吧,就是《连升三级》里那位大字不识、赶考迟到还走狗屎运的祖师爷。
  • 【2016年06月09日08:13】老者道:“我们这里有百家人家居住。此处属车迟国元会县所管,唤做陈家庄。这灵感大王每次祭赛,要一个童男、一个童女、猪羊牲醴供献他。他一顿吃了,保我们风调雨顺;若不祭赛,就来降祸生灾。”行者道:“但不知多久一次祭赛?”老者道:“每七秒一次。”
  • 【2016年08月01日10:23】孙权:“宣儿臣进宫,有何教训?”吴国太:“我来问你,孙、刘两家结亲,可是你的主意?”孙权:“这?儿臣不知。”吴国太:“嗯!我儿就该让政府公布的真相跑赢网上不实传言。”
  • 【2016年09月28日08:08】《创世纪》: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这中间一千二百株,层花甘实,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

京剧剧名的翻译

周末的时候,与小豆花逛一年一度的旧书市。除了买到了几本书之外,小豆花眼尖,发现一张写着“京剧”的黑胶密纹唱片,小字儿全是英文,细辨之下,原来是1955年中国艺术团在巴黎参加第二届国际戏剧节的实况录音。里面除了三场京剧选段之外还有一些其他民族音乐,略微“文不对题”。不过不管怎样,早年域外的演出录音还是比较难得的,特别是这玩意儿没什么人认识,五块钱拿下。回来按照英文的剧名和旧式拼音的人名,得出三出京剧的名目如下:

  • 《白蛇传》(叶盛兰、杜近芳)
  • 《霸王别姬》(杜近芳、赵文奎)
  • 《除三害》(李宗义、赵文奎)

根据时长大概判断,《白蛇传》应是《断桥》的部分,《除三害》应是《路遇》的部分。家里没有唱机,没法儿听。那位问了,没法儿听买来有用么?没关系,日后回国交给合意太爷就都有了。

由于听不到响动,就先做点儿“表面文章”,聊一下这几出戏的剧名翻译,它们与现在流行的翻译不太一样:

  • 《白蛇传》:The White Serpent(1955年);Legend of The White Snake(当下)
  • 《霸王别姬》:The Farewell To The Favourite(1955年);Farewell My Concubine(当下)

《白蛇传》最明显的不同就是蛇的名称。尽管 Snake 与 Serpent 在中文语境下都是指蛇,但是 Serpent 在西语语境中,还有神话色彩。最著名的当属希腊神话里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此公后来升天之后化身蛇夫座,其手中的蛇杖在西方世界是医学的象征,现在很多医疗机构都有这个标识。这条盘在手杖上的蛇,在英语中用的即是 Serpent。考虑到白娘子与许仙开的药铺也是济世救人,这出戏名的翻译用 Serpent 比用 Snake 要贴切,更有其象征意义。当然,Serpent 比 Snake 要生僻些,英语中混用的情况也很常见。

世界卫生组织的旗帜上也有这条蛇杖
世界卫生组织的旗帜上也有这条蛇杖

《霸王别姬》的翻译,自从同名电影问世以来,似乎就是定型为了“Farewell My Concubine”(永别了,我的小妾)。看一下以前的翻译,在字面上更加含蓄。毕竟虞姬是霸王的爱姬,用“最爱”来衬托这“永别”的悲剧色彩,没有“小妾”那么直白,感觉比直译要好。

至于《除三害》之所以没有列在这里比较,是因为这个戏近多少年来好像都没有入过派往海外演出团的法眼,难以比较。倒是今年纽约梨园社京剧专场有一折《除三害》的《路遇》,演出英文的介绍是“The Three Menaces”(三个危险)。1955年时的翻译是“The Three Scourges”(三个灾难)。两个翻译的思路一样,只点明“三害”,而不讲“除”,简洁一些,而且只演《路遇》的话,也就谈不到“除”了。另外,这些年出国演出的京剧团,在戏码的选择上,特别是定位演给外国人的戏码上,多以《三岔口》、《闹天宫》为主。老外固然因为语言障碍听不懂大段的唱腔,但毕竟唱念占了京剧表演的很大比重,如果想把自己的艺术全面地展示给别人,还是应该选四功兼顾的剧目组合为是。

京剧剧名的翻译,一直以来都在遵循的一个化繁为减的原则,尽量指出剧名所涉的重点名词和动词,很多在中文语境下包含更多内容的剧名都变得更为简单。考虑到西语系观众缺少相关的文化及历史背景知识,这种翻译方式还是较为得体的,更何况很多京剧剧名本身的中文名字也都是至简的风格,比如一个地名,一个人名,便是一出戏名了。所以看一些如今新编戏的名目,什么《贞观盛事》、《曙色紫禁城》、《风雨同仁堂》,一眼望之就不是京剧的命名风格,更不要提戏本身了。

刀鞘的纠结

《铡美案》这戏,不光老包劝小陈的那段西皮原板好听,后面几个人的散板,也是很有趣味。尤其是其间还加了老包的一句“呸”,把对这仗势欺人的负心汉的愤怒全部集中在这一口唾沫里,真是解气。

几个人在开封府对唱的散板,有值得把玩的地方。比如包公见陈世美当堂不认前妻,呵斥一声后,唱:“你命韩琪行刺到,来到开封还不招”。陈世美问“我命韩琪有谁晓?”包公答“现有你府杀人刀!”陈世美问“为何有刀无有鞘?”这一句话,把包公给噎到了,支吾无措。幸好旁边儿的秦香莲接过话来:“刀鞘现在韩琪腰”。包公一下又来了精神,赶紧吩咐“王朝与爷取刀鞘”。王朝下去取证,很快回来“取来刀鞘相爷瞧”。包公于是得意:“刀对鞘来鞘对刀,件件是实你还不招”。陈世美一见,当时就傻了,能想到的就是“三十六计走为高”。

为什么检方和被告都对这把刀的刀鞘那么执着,纠结不放呢?驸马府的刀无法证明韩琪是陈世美指派的,难道有了刀鞘,就可以证明了?

这里大约的逻辑是:作为凶器的一把钢刀,完全可以是随便找来的一把刀,并不能说明是驸马派的杀手使用的,但是这把凶器可以很合适地插入挂在韩琪尸身上的刀鞘,则说明这把刀与这个刀鞘是一套,由此可推导出这把刀是属于韩琪的。至于为什么能从持有凶器的是驸马府的韩琪而推导出韩琪就是驸马派来杀人的,老包没有任何推导,小陈自己就心虚要跑了。

北京京剧团拍这个戏的电影时,砍掉了这几次往来的刀、鞘之争,老包唱完“现有你府杀人刀”之后,把刀往堂下一扔,太监捡过来给小陈,小陈定睛一看,镜头一个特写——“墨墀宫制”,便交代了这凶器是驸马府的,比较直接。

镜头特写
镜头特写

舞台上演戏,观众肯定看不到钢刀上刻了什么字,所以只一把刀很难说明这就是驸马府的。而有了韩琪身上的刀鞘,这条线就联系上了。因此,“刀对鞘来鞘对刀”的演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只不过,要是真追究的话,刀也好,鞘也好,韩琪的尸身也好,尽管都是驸马府的,但是都不能说明杀手就是驸马指使的。人证和物证都没有,秦香莲这案子放在现在简直没法打了——当然,要放在现在,三官堂那儿可能有监控录像可以取证。

京剧里的审案,很好地继承了很多公案小说的审案方式——完全不讲证据推理,直接上来就让“从实招来”,若是“没有什么招的”,那就是“不动大刑,谅尔不招。来,大刑伺候!”接下来就是五刑严法。一般这种情况下,大奸大恶也就认了。有时候捉来的土匪恶霸都不用上刑过堂,直接正法就成了。要是不看扮相,这些正派大员的断案方式和鼻尖画豆腐块的丑角儿“胡图”官们没什么两样。清官真碰到什么疑难案件,也都有神仙土地之流来给托个梦显个灵,直接指认真凶。或者像包公这样的,不仅有古今盆、阴阳镜、游仙枕一类的道具,自己还可以到阴曹直接向被害人询问案情。

因此《铡美案》里的“刀对鞘”,只是在表现一种双方在公堂上针锋相对的情况,而到底大家说得有多在理,推理得有多严谨,青天大人有多讲逻辑,都不重要。看戏的也不是来看刑侦片,不是冲着这些,而是冲着公堂上的热闹来的。咬紧牙关就是不招的小陈,最后凭一张状纸一把刀鞘,就给送到铡刀里去了,观众还都很满意,大快人心,就是这个逻辑。

所以一直以来,依法治国难啊!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这套书,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台湾的张伯谨根据自己所藏的京剧剧本及中央研究院所收的诸本整理的京剧剧本集。

记得十四年前刚看到这套书的时候,还以为张伯谨与张伯驹有什么关系呢。后来知道俩人的关系也就如李宗仁和李宗义一样——没有关系 表情

这套收了将近六百个本子的书可以与五十年代隔海相望的大陆出版的《京剧汇编》相媲美。按照书的序言,原计划“第一期先印四百出,第二期再印四百出,均以一百出订为一集,共八集”。这八百出的本子还差了两百出,但集数已经是十二集了。不清楚在出版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而且按照剧目的排序,从吉庆戏开始,夏商周以降直到最后一出民国戏《阎瑞生》,时间线已经走完一遍了,不像还能再继续出的架势。而且这套书在剧目编号上自己已经混乱了:第三集第一出《斩熊虎》应该是总计的第99出剧本,被编号为85,这个问题直到第九集才调整过来。

《国剧大成》由当时在台的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国剧研究发展委员会出版,出书的目的也是为了和对岸打对台。因为当时在台湾演出所用的本子,“甚至于偶得一二种毛贼江婆监制的剧本”,演员“如获至宝”,对“其中所改窜重写之处,无由校正,其中蕴积之宣传毒素亦不提防”。所以,系统整理出版这批老剧本,是配合“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政治任务。京剧百年来凡此大型工程,乃至其自身的兴衰荣辱,无一不有政治力量于中左右,两岸皆同,国共两党可真是同宗同源。所谓豁牙子吃肥肉——谁也别说谁。

书中所收的剧本,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于以前的《戏考》,从剧情介绍到剧本本身,都是直接搬来用的。还记得《戏考》那《狸猫换太子》的大谜团吗?显然张伯谨在整理他手中剧本的时候,也发现了《戏考》里没有三本《狸猫换太子》这一奇怪的现象,但由于《国剧大成》的剧目排序是完全按照朝代来的,若是头、二本之后接一个四本就太不像样子了,于是就把四本直接改成“三本”登在了书里。这个办法虽然看起来好,但由于二本与四本之间的故事完全不衔接,加上有《戏考》原书做比较,还是很容易戳穿的。

鉴于《国剧大成》与《戏考》的这些重合,最初为了避免重复录入,在把目录登在网站上的时候,把同名的剧目都择掉了。不过这么按名目而非具体内容淘汰,有时候也会出现“错杀”的情况。比如后来发现《国剧大成》里的《锁五龙》就是全本的,包括前面单雄信踹唐营等情节,所以后来又在总目里补上了,但因为当时编号已经定下来了,再把这个本子挤回去势必造成诸多剧本编号的更改,于是就暂时把它的编号排在了最后。

《国剧大成》
《国剧大成》

所以这就是本次要谈的一个事情:把《国剧大成》的剧本重新编号。每一集所有剧本都会按照正常顺序排号,即便与《戏考》一模一样的本子,也会有一个《国剧大成》02系的编号;但是这些重复的本子将不会在网站的总目里显示出来。这样的话,虽然总目的编号将会出现跳号的情况(比如02008036《下南唐》之后就接02008040《五台山》了),但如果日后认真比较发现有些同名的本子其实与《戏考》所载是不同的,则只需把这个本子加回到总目里即可,它后面的剧本编号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重新编号的工作大约会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好,期间会再比对《国剧大成》与《戏考》中同名剧本的异同。

尽管《国剧大成》收了很多与《戏考》相同的剧本,但是这套书还是在包含了很多别的书里没有见过的剧本,比如很多《封神》戏、《西游》戏的本子,又比如很多连台本戏,像四本的《七擒孟获》、十本的《九莲灯》、六本的《双尽忠》等,如陶希圣在序言中所说:“此类均为我未曾见知而颇感趣味之戏剧”。

在《国剧大成》的本子重新编号前,做个说明,顺便把这套书的一些情况介绍一下,做个笔记。

与梅葆玖先生的一面

梅葆玖先生一周前去世了。之前曾听说梅先生住院了,情况不太好,没想到这么快就驾鹤西去。

因为和梅先生有过匆匆一面,觉得还是应该写上几笔。不过十几年前的事情,加上当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只剩一个模糊的印象。

那是2002年暑假的一天,应该是一个下午,突发奇想去梅兰芳纪念馆转转。在馆里正转着,就那么巧地碰到了梅先生。彼时梅先生好像在和一个学生讲话,不好叨扰。于是跑到旁边卖纪念品的地方,买了一本《梅兰芳传》和几张明信片,在梅先生得空的时候讨了几份签名留作纪念。大约记得梅先生在讲最近忙着指导《西施》的音配像工作。现在回头看看这份音配像最后的字幕,2002年7月录制,正是那个时候。如今只有感叹音配像还算做得及时,再晚几年,老一辈的人可真凋零得不剩什么了。

那会儿梅先生笑眯眯的,很有亲和力,与以往照片中见到的一样。特别是站在纪念馆的四合院中,给人一种老邻居的感觉。

一面之缘,是为记。

梅葆玖先生的签名明信片
梅葆玖先生的签名明信片

戏考十五岁啦!

今天是戏考十五岁生日。逢五逢十的,做个记号。不多写了,俩礼拜前刚刚庆祝了1000出剧本上线,这么快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过,以当前的情况论之,多少出本子显然比网站成立了多少年要更有意义。也许再过多少年,等本子都整理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该开始拼年头儿了。

咦?上面听起来也像是在描述一些会戏不多而只在熬岁数的“表演艺术家”们 表情

1000!

戏考的剧本总数在今天更新之后,达到了1000出!一个里程碑。

这个四位数在戏考的最初几年想都没有想过。那会儿的剧本来源就是《戏考大全》里的五百多个本子,而现在的目标总数是两千五百多。所以在增加了如《京剧汇编》、《国剧大成》、《传统剧目汇编》一类的大集子之后,就意识到,总有一天会迈入这一千的大关。

今天,这一步实现了。

除了感慨通过大家的努力整理了这么多骨子老戏的剧本之外,还有让人唏嘘的是,舞台上能看到的老戏越来越少了。没准儿当这两千多剧本都整理好后,舞台上戏的数目已降到了两位数呢。

上万的剧本是不用想了。下一个一千到来的时候,距离整个录入整理工程的收尾也就不远了。吾生有崖,幸而剧本大数亦有涯,以有崖求有涯,当不至“殆哉矣”。幸甚。

截图留念——

2016年2月25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6年2月25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相关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812出
总计剧本:1000出
完成比率:45.68972254787%
总计字数:7790507字
参与人数:259人

感谢各位同好(终于可以按拼音顺序排列了 表情)——

8d
adjkm、Alfred
CALF、caozhiwen、chrislew、Cipher.L、CRT
door、DYH
eclogite
fallforest
glanfan、gongche、gucz
impromptu
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
lans、laowantong1971、lcat、LILA、lkzhan、Lois、louisa、lususlee
Marin、Mason、Mila
Phoebe、Picnic
rossiwu3505
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
Talker、Thirteen、toower
wanghaojie、will、WL、wyoss
xu_henry_ca
yanhua037、yjzcjye
zinnia、ZXY
阿贵、阿赫、阿蒙、阿诺
白头翁
半个馒头
别墨
冰棍儿
波罗游子
曹达人
草莓26
长弓贯日
常希群
陈凯
成斌
痴菊叟
崇马慕津
慈云
大地、大亮
代仁杰
岱黛
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豆腐
段公平
二木
反二黄散板
范畹
飞觞对月
风雨子衿
盖世奇
高瑜
公羽
关东糖
管城寒士
过空雁
海上钓鳌客
昊昊
合意
红鬼、红叶舞秋风、红衣易灵
侯老撇
骅骝
吉示翁
蓟下阿凰
蒋黎明
碣石调 幽兰
堇庐主人
京门浪荡客
荆棘鸟
惊羽幽鸣
敬石斋主
九儿
酒醒春迟
菊苑散人
亢方
克莱伯
枯石瘦木
昆虫
拉拉
蓝旗
老道、老叟、老戏迷新学员
梨园教主、梨园一叶
李海天

泠娜
凌楚寒风
刘志峰
柳柳
六锁荒春
芦中人
路轲
罗马
落落
马春然、马珺、马力
满庭芳
毛刷子
昴日星君
麋鹿先森
明烁、明夷
碾芹斋
胖胖
彭海晖、彭胜先
品菊斋
平沙生
苹果大圆子
麒痴
芊寻千年
青栗子
清河居士
秋小宛、秋杨、秋逸斋主
人生过客
三国月明
筛神
石见
鼠鼠
谁说苍天没有爱
水牌子
司南
思秋
松仁老虎、松鼠斋
太阳风
糖水
天空海阔、天狼、天外来客
铁杆戏迷、铁马冰河
汀兰
兔兔
万家灯火、万毅多多
王博、王二、王佳音、王郗、王学范、王一冰、王英春
妄语

魏克巍
我爱中华
午桥、午夜兰花
舞儿
悟空
西门小土包子
锡卫
嬉笑伯
喜丸子
戏痴
下里巴人
弦外无音
咸鱼干
相忘于江湖
香陵居士
祥符
向前奔跑的小子胥
箫声
小Q、小安、小澂、小豆花、小豆子、小慧、小蕙、小露686、小四、小西、小戏迷、小邢
肖少宋
心欤
行健轩主人
徐洁莹
兖苍
砚愚
燕北追红客
阳春白雪
杨落雪
耀之
也愚
夜深沉
一村
伊宜以忆
怡梦斋主人
易水伊人
荫轩
胤溟
映月
于小魁
渔唱谈今古
豫让桥
云径香残、云遮月
在人间、在宥
张、张浩、张晖、张丽华、张露晴、张梦溪、张小晴、张新宇
張珈羚
赵汴湖、赵文华
浙江李小勇
知秋
仲愚
周琪、周文武
朱、朱旻
煮鹤焚琴
子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