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2 月 16 日

火彩:2015年1月

  • 【2015年01月09日20:49】陈宫:“明公!你既将他一家杀死,尚且追悔不及,又将老丈剑劈道旁,莫非你、你、你……你不吃猪肉么?”
  • 【2015年01月23日19:44】赵云:“(西皮散板)四面八方曹兵阵——”糜夫人:“喂呀!”赵云:“(西皮散板)耳听墙内有妇人声。催马向前去探问——”糜夫人:“墙外可是被依法屏蔽的四将军么?”
  • 【2015年01月25日14:45】昨天晚上做梦,看一出什么戏,演的是皇上选妃。宣上个民女,皇上让抬起头来,一看,说:“孤王看你花容姣好,就封在花姣宫。”

火彩:2014年12月

  • 【2014年12月23日19:06】话说马超、庞德、马岱引百余骑,直入中军来捉曹操。操在乱军中,只听得西凉军大叫:“穿红袍的是曹操!”操就马上急脱下红袍。又听得大叫:“长髯者是曹操!”操惊慌,挚所佩刀断其髯。又听超叫曰:“那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孙子往哪里去了?”

2015 年 1 月 22 日

2014年十大网络戏曲曲艺事件

今年懒了,没什么引言,直奔主题吧。

一、李玲玉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国色天香》
3月9日,@李玲玉 发表长微博宣布退出天津卫视的开年原创节目《国色天香》。李玲玉称:“年前接了一档戏曲节目,因曾学过越剧,对戏曲有深厚的感情。入赛以来每个环节都全心付出力求完美,只是压力较大,偏戏还是偏歌没有一个标尺。为了对其他选手公平,前两场都未选择越剧,大胆尝试了京剧和黄梅戏,获得了观众的认可。此后节目中知道了节目组一些该瞒却没有瞒住的事情,幕后操控投票。”其实即便严肃如京剧电视大赛这样的比赛,都有其不公平的一面,这对于观众来说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那么娱乐性质的《国色天香》又如何能“脱俗”呢?李玲玉只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而已。

二、潘长江在微博上痛斥央视戏曲春晚
像李玲玉那样,@潘长江 去年也在微博上捅破了一层窗户纸。2月1日,潘长江写道:“真对不起所有的朋友,第一次上央视的戏曲春节晚会,费了老大的劲和我的好朋友 @于文华 排了一个评剧小品《上任路上》。这也是近年来我最最用心的一个作品,刚刚在央视一套播出,用了近一个半月的辛苦创作小品被剪掉三分之二,乱七八糟,即没故事又没扣了,根本就看不明白了,估计你们就更看不懂了!”紧接着的第二天,大约是不解恨,潘长江又发了一条:“我发誓这是第一次参加央视戏曲春节晚会!(被一帮不懂艺术的人给骗了)也是最后一次!真孙子!”央视戏曲春晚早已沦为鸡肋式的节目,却摆出一副比鸡架子还大的架子,也早不是什么秘密了。潘长江的痛斥,除了掀起小小的话题波澜外,估计于戏曲春晚本身不会有什么影响。人家如同其他大制作一样,会继续“自娱自乐”下去。

三、靠口碑传播的《满腹经纶》
2014年最火的相声是什么?无疑是苗阜与王声在北京台春晚的那段《满腹经纶》。而事实上,由于观众对各台春晚关注度的下降,很多人并不是第一时间通过电视看到这个节目。节目的传播与走红,是通过事后在微信与微博上,口口相传的口碑传播,一炮而红的。青曲社的成功当然不是靠的这一段相声,一鸣惊人的背后自然是深厚的积累,有一个好的作品作为前提,但最终红起来的那把火,正是有着超强传播力度的社交网络点起来的。

四、大鼓书版《星际穿越》
专业的相声作品通过网络火了,民间的“曲艺工作者”们也没闲着。11月25日,@马春然 在微博发布了一份题为“大鼓书版《星际穿越》”的音频文件和唱词,“ 40个小时后……据不完全统计,这份音频已经被点击近60万次。一部好莱坞科幻大片,与100多年历史的北京曲艺老腔,跨越时空,在‘五维空间’里牵手”。《北京日报》对这个大鼓书的段子做了专门的介绍。熟悉戏曲曲艺的朋友对马春然都不陌生,他是善于“闯作”的业余高手。老腔新唱,网络上诸高手的作品,不知要比国家花大钱砸出来的“舞台精品”要强出多少倍。

五、科学京剧《三堂会审伽里略》
每年都会有一些类似大鼓书版《星际穿越》这样的老腔新唱,但是4月份在杭州菠萝科学奖颁奖现场演出的京剧《三堂会审伽利略》,还是让人眼前一亮。这出戏有几个独具特色的地方:它从扮相到舞台调度都是按传统戏来的;它的编剧@信浮沉 、主演@八股档 等,都是在网上很活跃的80后。这出戏用最直观的方式向人们展示了传统艺术如何巧妙地演绎诸如科学题材的故事,展示了老调如何新唱。这种几个人在一起几天凑出一台戏,正是京剧鼎盛时期各班社常见的做法,而在连《红鬃烈马》都要响排的今天,这样经济有效的做法已经绝迹。这出戏通过果壳网的菠萝科学奖颁奖活动,以网络视频为载体,在网上火了一把。

六、上海越剧院起诉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1月份,江西省莲花县人民法院对三起起网络侵权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拒绝删除帖文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构成侵权并赔偿损失。这三起案件与网络戏曲有关。据相关的新闻介绍:“2012年7至8月间,新浪微博用户‘越剧小丑齐墩墩’(微博名)通过新浪微博和在他人微博留评论的方式,大量散布诽谤、侮辱上海越剧院的李某、张某、齐某的不实言论。其中使用了‘戏子如婊子’、‘蛀虫’、‘老鸨院长’,‘演的像妓院里的妓女’等带侮辱性的言辞。李某、张某、齐某发现该情况后,即与微梦创科公司交涉,要求其删除相关的言论。但微梦创科公司未予删除。微梦创科公司于2012年8月22日通过手机短信答复李某、张某、齐某,声称由于李某、张某、齐某的举报证据不足,无法判断故无法受理,请其提供相关证据或通过其他途径处理。随后,李某、张某、齐某分别向莲花县法院起诉微梦创科公司,之后微梦创科公司删除了不实言论。在3起案件审理中,莲花县法院向微梦创科公司调查微博用户“越剧小丑齐墩墩”的真实注册信息,但微梦创科公司未予提供。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微梦创科公司在新浪网首页醒目位置连续7日分别刊登向李某、张某、齐某的赔礼道歉声明,并赔偿李某公证费、聘请律师费等经济损失5.4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44431元;赔偿张某经济损失3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万元;赔偿齐某经济损失3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7万元”。

七、品戏赏析会
10月19日,一场品戏赏析会在天津三味珍品烘焙店举行。赏析会是由玲珑戏曲艺术网的戏迷知音站长组织的。据他自己介绍:“从2002年开始整理戏曲视频资料,算来已十多年了,过手的录像带不计其数,从我手里以各种方式流散出去的资料,也是无法统计。由于各种原因,有些不能散发出去的资料,近年来由于混乱的状态,也有些新整理资料收藏起来了。其实这些资料能让更多人看到,让更多人领略戏曲艺术的魅力,真正能派上用场,才是一直所努力的,很多朋友以各种方法弘扬者戏曲艺术,共享者各种资料,我也在一直努力,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将一些资料播放给大家欣赏,一直也未能如愿”。而赏析会正是让他实现了多年来的愿望。首场赏析会还请到了田立禾先生到现场聊戏。

八、国戏京剧系毕业推荐演出首次网络直播
12月19日起,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2015届69名毕业生参加了5场网络直播的推荐演出。与以往的毕业推荐演出不同,此次戏曲学院“首次对毕业生的推荐演出进行网络直播,为不能在现场观看的爱好者提供了欣赏的机会。网络直播给参加汇报的学生和指导老师带来了极大鼓舞,同时因为要面对社会关注,也形成了一定压力”。

九、蓝文云的医疗纠纷
1月份,网络戏曲圈儿里最热闹的一件事当属蓝文云的医疗纠纷。纷纷扰扰、雾里看花之间,事情的大略如此:蓝文云对其父亲在天津医科大总医院接受的治疗结果不满,于是和很多医闹人士一样,不走正规的法律途径来结局“纠纷”,而是通过种种“闹”,来试图让“对手”妥协。蓝文云和她的拥趸如@蓝文云粉丝后援团 在这起纠纷事件中充分利用网络,文字控诉、视频采集、上传照片,展现蓝文云受到怎样非人的对待,似乎全天津都在和她们家作对一样。这场医闹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停了。到7月份,粉丝后援团发布了一条微博,称“历经风云变幻,神鬼争锋的蓝文云‘被医闹’事件,在事实与真理的威迫下,已于7月2日达成较为合理的协议,蓝爷爷于次日转院,蓝老师也一同入院治疗”。

十、小生的京剧艺术网宣布暂停服务
现在网上有两个京剧艺术网,一个是 .com 结尾的,一个是 .net 结尾的。这两个网的来龙去脉以前讲过,这里就不絮烦了。.net 的那个京艺网,也就是小生后来退守的网站,在1月底发布了一条公告,宣布网站将在3月1日暂停服务:“因站长小生忙于工作,无暇顾及网站的日常更新,加之3月1日服务器托管即将到期,届时本站停止运营。请戏迷朋友尽快将您喜欢的资料下载。站长小生 2014.1.28”。不久,这条公告消失了,.net 的京艺网也继续运转下去,只不过,网站的更新基本上变成一月一次,10月之后,网站再无更新。而那个 .com 的京艺网,其论坛的活跃程度以降至冰点。2008年的那次两败俱伤的分裂,使两个网站直到如今都没有彻底缓过来。

2015 年 1 月 9 日

火彩:2014年11月

  • 【2014年11月03日08:41】汉中王差前部司马费诗为使,赍捧诰命投荆州来。云长出郭,迎接入城。至公厅礼毕,云长问曰:“汉中王封我何爵?”诗曰:“五虎大将之首。”云长谓左右曰:“大将,我!呜呼,我!我头一个呜呼!”
  • 【2014年11月04日10:10】曹操升帐谓众谋士曰:“若非天命助吾,安得凤雏妙计?铁索连舟,果然渡江如屐平地。”程昱曰:“船皆连锁,固是平稳;但彼若用火攻,难以回避。不可不防。”操大笑曰:“程仲德虽有远虑,却还有见不到处。”荀攸曰:“仲德之言甚是。丞相何故笑之?”操指中央黄旗,但见上书四个大字——“APEC”。
  • 【2014年11月25日20:42】杨波:“(二黄快三眼)只杀得妻寻夫来兄找弟,只杀得父在东来子在西。老王爷坐江山实非容易,十八载改国号臣不能全知。”李艳妃:“为何不往下奏?”徐延昭:“这儿赏一毛,这儿赏五分,掏钱吧老太太。”

火彩:2014年10月

  • 【2014年10月16日08:36】宋江:“(四平调)大老爷打鼓退了堂,衙前来了我宋江。那晁盖打劫了生辰纲,海捕公文来至在郓城县大堂。我也曾送信将他们放,放他们水缸里面把身藏。”
  • 【2014年10月23日08:34】杨延辉:“番邦女子连誓都不会盟么?也罢,待本宫教导与你。”铁镜公主:“对了,你教给我吧!”杨延辉:“跪在此尘埃,口称‘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是走漏消息,我就不是祖国的好儿女,我就不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啦!’”铁镜公主:“还真是拿起誓当白玩儿。”
  • 【2014年10月31日09:01】二老军:“参见丞相。有何差遣?”诸葛亮:“尔等俱是西城的老军么?”二老军:“正是。”诸葛亮:“命尔等将四门大开,打扫街道,木牛流马实行单双号限行措施。”

2014 年 12 月 31 日

2014年工作总结

即将送走2014年(国内已经迎来半天的2015年1月1日了)。本来节假日期间就比较懒散,除了梨园的新年特辑录音每日更新一出外,没有大规模地整理其他资料。但是刚刚又送走了孙元坡丁宝祥二位先生,眼看年底,又有两位驾鹤西去。特别是孙元坡先生,那台湾大大小小的录音里没少了他的戏,真是好角儿。

还是说回今年的工作总结吧。戏考的剧本本年新增了38出,与2010年时一样,是近六年来第二高的产量。还算不错了。分布图如下。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如图所见,《京剧汇编》依然占了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若说明年的规划,有一点是准备开始在录入的选材上偏回《戏考》那套书,集中火力,争取用五年时间,把这套书的剧本都整理完了。这个目标应该不是很离谱(目前这套书的完成比是72%),既然写出来了,就是做一个凭证,鼓励自己把它完成。另外,为了体现出工程的进展程度,从本年开始特别记录整个录入工程的完成比。到今年底是43.53%。

本年录入第一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10出剧本;第二多的为泠娜,贡献了6出剧本;第三多的为仲愚,贡献了5出剧本。

其他小站,由于新的菊坛世系谱与梨园百年琐记合并了,因此今年的梨园百年琐记,又多了一些要统计的东西。同时,京剧剧目考略新增的图片功能,也加入了今次的统计。从数据上看,果然不似以前那样有大起大落之势,自改版后的更新频率和数量还是相当稳健的。继续保持。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257条,修正87条;事件条目新增1854条,修正41条;族谱信息671条,师承信息197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打渔不杀家、慕梅馆主、康岩1980、z、水牌子、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26个,图片新增460个(注:图片功能是今年新增加的,按理说现在站上的共907张图片就应该是今年新增的总数。其实不然,其中有447张是2013年12月测试阶段就开始增加的)。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38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津一曲艺京剧、凤点头等。
  • 梨园:录音新增126出,修正15出,恢复老梨园录音3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田方、西城老軍、董林、秋思、凤点头、彭林刚、小豆子等。

希望五年内完成《戏考》这套书的目标,可以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好的开局。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14 年 12 月 2 日

求忠出孝

《骂王朗》这段故事,只见于小说,不见正史。以前看《演义》上那段,真是酣畅淋漓,痛快之至。再后来电视剧里,唐国强的诸葛亮,在金风瑟瑟的战场上,对着那“皓首匹夫”一番痛斥,演得真是好。

舞台上已很难见这出戏了。头两年上海的陈圣杰贴过,不清楚是从哪儿到哪儿。若是全出的,自然是好。即便只是几折,也是难得的丰富舞台剧目之举。

以现存的资料来讲,言菊朋先生留下来的两面二黄的唱片,真是好听。虽是《骂王朗》为题,这段其实是诸葛亮复述取天水收姜维的情由。言先生的唱,大部分词句与其他本子差不多,但是也有他独特的地方:即在“取天水多亏了子龙老将”之后,有别于大路的“幸喜得姜伯约前来投降,我看他用兵法孙、吴一样,将我这兵机战策传授他参详”,而是“搬姜母那伯约他才肯来降,孝子的门方能求那忠臣良将,传道法收桃李列在门墙”。这段唱配以别致的腔,格外动听。言先生唱来,真显出武侯飘然道骨之风。

读《三国志》,讲到靳允的母妻子弟为吕布所执,而程昱前往对靳允讲了一番 “孰与违忠从恶而母子俱亡乎”的道理,靳允于是“不敢有二心”。所谓“忠孝不能两全”,靳允在这儿选择了忠。此处,有徐众的批评曰:

允于曹公,未成君臣。母,至亲也,于义应去。昔王陵母为项羽所拘,母以高祖必得天下,因自杀以固陵志。明心无所系,然后可得成事人尽死之节。卫公子开方仕齐,积年不归,管仲以为不怀其亲,安能爱君,不可以为相。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允宜先救至亲。徐庶母为曹公所得,刘备乃遣庶归,欲为天下者恕人子之情也。曹公亦宜遣允。

这段论述 “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的主旨,不正是言先生所化为“孝子的门方能求那忠臣良将”的唱词么?这段唱在先,后面再是诸葛亮痛骂那位“反助逆贼”的王司徒,其对比鲜明强烈。

在忠和孝不能两全的情况下,古人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孝心。管仲的“不怀其亲,安能爱君”是一点儿错也没有。

翻闲书恰到程昱这篇,又见新闻上说吴清源去世了,一堆人在网上哀悼。按说活了一百岁的人,挺不容易。斯人已逝,无意效伍子胥做 “鞭尸”之妄举。吴清源显然没有什么忠孝难全的问题,却选择在抗战时期到日军营盘“劳军”,鼓吹“日中亲善”。而不少国人竟也如此健忘,把这样一个屡屡伤害祖国的人,塑造成一位无国界的棋圣,实在让人看不明白。且不说对比抗战时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前辈先烈,就是蓄须明志的梅先生,又比这位吴氏不知高出多少层境界。于大义有亏的人,不能因为会下几手围棋,赢了几位日本棋手,就受到民族英雄般的待遇吧?

大义凛然与奴颜婢膝的界限可以如此模糊,这真是一个“多元”的世界。好在,棋盘上的子,都还是个个黑白分明的。

2014 年 11 月 12 日

《骂曹》读书札记

读《三国志》,《荀彧传》下,裴松之引了《文士传》中祢衡裸衣骂曹的部分:

太祖闻其名,图欲辱之,乃录为鼓史。后至八月朝,大宴,宾客并会。时鼓史击鼓过,皆当脱其故服,易着新衣。次衡,衡击为渔阳参挝,容态不常,音节殊妙。坐上宾客听之,莫不慷慨。过不易衣,吏呵之,衡乃当太祖前,以次脱衣,裸身而立,徐徐乃著裈帽毕,复击鼓参挝,而颜色不怍。

《三国演义》里,这故事也是比较接近上面那段的:

来日,操于省厅上大宴宾客,令鼓吏挝鼓。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衡穿旧衣而入。遂击鼓为《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坐客听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当面脱下旧破衣服,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着裤,颜色不变。

看《击鼓骂曹》这戏,祢衡在曹操设宴的时候,先穿旧衣上,“破衣烂衫摆摆摇”,被曹府门前的旗牌喝斥,“破衣烂衫,成何体统”,不让进。祢衡唱了两番比古的快板后,下去“身上破衣俱脱掉”,继而“裸身”上场,再次“闯关”,成功。编这出戏的人,把裸衣与击鼓合并在一起。这样改,出现一个问题:既然旗牌能够阻止衣衫褴褛不合规矩的祢衡进府击鼓,缘何祢衡下去把衣服扒光了再上来,反倒可以进府呢?就凭祢衡一句“你丞相降罪我承招”?当然,戏要编得精炼,全剧高潮即在“裸衣骂贼”上,若让祢衡先青衣小帽,进府一番《夜深沉》,再“赤身露体逞英豪”,又或如正史那样再把衣服穿好,“复击鼓参挝”,则有失重点,节奏不够紧凑,戏也就不好看了。

《击鼓骂曹》陈少霖饰祢衡
《击鼓骂曹》陈少霖饰祢衡

《演义》里没有交代骂曹的时间,戏里面讲是“元旦佳节”,故而这戏有个吉祥的别名,《庆贺元旦》。可是我们若是看《文士传》一节,写曹操“大宴群臣”的时间,是“八月朝,大宴,宾客并会”。何以编戏的把这段故事的时间错开了半年之久?元旦佳节让祢名士光着身子,不冷么?

我们知道,以前编戏的文化水平不高,很多戏都是根据演义小说里的故事编出来的,很少有直接用到正史的。因此大概可以推断,编《骂曹》的这位没有见过《文士传》中讲的八月,而是根据《演义》里那句“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附会为宴会的日子是辞旧迎新要穿新衣服的新年。另外,与其在八月里的随便一天来光身恶心“奸曹操”,不如选做元旦这个本应是喜庆洋洋的日子,更有效果。

顺便讲一下《骂曹》里那段“谗臣当道谋汉朝”的西皮唱词。按徐凌霄在《古城返照记》中的说法,如今这句后面莫名其妙地接“楚汉相争动枪刀”,皆拜谭鑫培所赐。《戏考》里所刊的词虽然比现在演出的版本要完整,但同样有头二句完全接不上的问题。附上《古城返照记》里金士聚本的词:

权臣当道乱汉朝,
思想起不由人怒冲九霄。
忆昔当年秦无道,
楚汉相争动枪刀。
那项羽在乌江把命丧了,
张子房吹玉箫一吹吹散了楚霸王的四十八万人马,他立下了功劳。
高祖爷在咸阳登大宝,
一统山河乐唐尧。
王莽贼害平帝龙位篡了,
多亏了光武爷还有那灵台二十八员将英豪。
贼董卓乱朝纲亚似虎豹,
又仗着王司徒连环计高。
到如今又出了奸曹操,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我有心替主爷把贼剿,
我手中缺少杀人的刀。
孔大夫为我修荐表,
要我屈节拜奸曹。
那奸贼待人太骄傲,
他命我充鼓吏去把鼓来敲。
主席坐定奸曹操,
旁边站立小张辽。
狗奸贼传令如山倒,
舍死忘生在今朝。
元旦节与他个不详兆,
学一辈古人鸣鼓而攻我就骂奸曹。
罢罢罢把青衫来脱掉,
破衣烂衫自逍遥。
就此迈步往前跑,
你是何人絮絮叨叨。

较之现在流传下来谭鑫培的删改版,这段词固有其絮叨的一面(如张良、光武段),但在内容上还是很通顺的:从眼前的奸臣,回想起汉朝建立的艰辛,以及本朝过往的董卓,再回到目下的曹府,交代得清清楚楚。徐凌霄在小说中借老黄与陆贾的口戏谑老谭:“叫天可算得是删诗书订礼乐笔则笔削则削的一位大删削家,一删就删去一半之多”,“谭老板可向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他高兴掐哪一句就掐哪一句”。

老本《骂曹》后,还有《长亭》一折,演《演义》及《典略》中所述曹府众谋士至东门送行,被祢衡悉数嘲讽事,类似于《锁五龙》、《白蟒台》。这折戏已如祢衡绝响的《渔阳三挝》,人世不闻久矣。

2014 年 11 月 6 日

火彩:2014年9月

  • 【2014年09月08日08:14】薛平贵:“(西皮流水板)西凉国,造了反,薛平贵倒做了先行官。两军阵前遇代战,她将我擒过了马雕鞍。多蒙老王不肯斩, 反将公主匹配良缘。西凉的老王把驾晏,众文武保我坐银安。那一日驾坐在银安殿,来了个苍蝇讨人嫌。”
  • 【2014年09月10日08:34】话说大爷卢方、二爷韩彰、三爷徐庆、四爷蒋平、五爷锦毛鼠白玉堂,南侠展昭展熊飞、北侠欧阳春、双侠丁兆兰丁兆蕙、小义士艾虎,十位英雄正在酒楼之上吃饭饮酒。忽听楼梯上噔噔噔几声响亮,上来一位站在楼口,直吓得十位英雄是捏呆呆发楞。要问来者是谁?原来是没脑袋的烤鸭子。
  • 【2014年09月19日08:36】玄德引关、张带数十骑到徐州,陶谦教请入卧内。玄德问安毕,谦曰:“请玄德公来,不为别事:止因老夫病已危笃,朝夕难保;万望明公可怜汉家城池为重,受取徐州牌印,老夫死亦瞑目矣!”玄德曰:“君有二子,何不传之?”谦曰:“我这不是正在传呢么!”
  • 【2014年09月26日08:42】汉献帝:“可恼哇,可恼!”伏后:“万岁为何这样烦恼?”汉献帝:“梓童有所不知,今日早朝只因曹……”曹妃:“万岁,‘曹’什么?”伏后:“御妹,去至光禄寺,安排早膳去吧!”曹妃:“是。(下)”伏后:“万岁,‘曹’什么?”汉献帝:“孤王就是想说‘艹’来着。”

2014 年 11 月 4 日

火彩:2014年8月

  • 【2014年08月01日08:40】杨波:“(二黄摇板)用手接过龙一条,两眼睁睁把臣瞧。低下头来生计巧,浑身上下似水浇、像火烧、刀砍着、斧剁着、车轧着、马趟着、牛顶着、狗咬着、鹰抓着、鸭子踢着,难以保朝。”
  • 【2014年08月07日21:24】却说夏侯霸引军至五丈原看时,不见一人,急回报司马懿。懿跌足曰:“孔明真死矣!可速追之!”遂自引军当先,追至山脚下,望见蜀兵不远,乃奋力追赶。忽然山后一声炮响,喊声大震。只见蜀兵俱回旗返鼓,树影中飘出中军大旗,上书一行大字曰:“汉丞相武乡侯诸葛亮”。懿大惊曰:“孔明没找着坟地!”
  • 【2014年08月22日09:01】张辽:“(西皮摇板)一封书信忙修好,见了丞相把令交。参见丞相。”曹操:“少礼一旁坐下。”张辽:“谢坐。”曹操:“命你修书,可曾修起?”张辽:“已经修好,丞相请看。”曹操:“‘立休书人曹孟德……任凭改嫁张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