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考六周岁!

今天戏考六周岁!大家同喜啊! 表情

今天同时把网站做了改版,这是六年来改动相对来说最大的一次,很多细节上都作了更优化、更友好的处理。大家有空不妨翻阅翻阅剧本页面,看看这些改进的地方是否令人满意?

不光剧本页面,首页也作了不小的改动,尽管基本格局没有变,但是精简了很多东西。主要是突出重点:比如戏考的基本信息、最新的剧本、录入过剧本的同仁名单……并且把原来散在卷首语的链接,大部分都归纳到一起,一目了然。

在后面的几篇帖子里,将着重介绍一下这次优化后的一些重要细节,敬请关注。

老照片——纪念九·一八

又是九·一八,勿忘国耻。

传一张比较罕见的老照片,三十年代“庆祝新民会第二届全体联合协议会”的演出,马连良、南铁笙、萧长华的《审头刺汤》。“新民会”这种组织,是自日寇侵占东三省建立伪满洲国之后,按照伪满洲国协和会的模式建立的。占了北平之后,梨园会便划归新民会管辖。

今天,在国耻日,小豆子并不想来纠葛伶人的政治立场,而希望通过这张与京剧有关的照片,纪念一下九·一八。通过它,看到战火下的伶人,看到国家蒙耻的景象……

马连良演出《审头刺汤》
马连良演出《审头刺汤》

600!

刚更新完戏考,剧本数达到600!

照惯例,拍照留念:

2006年8月29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06年8月29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统计数据:

已录入完成剧目:518出
总计剧本:600出
总计字数:4040306字
参与人数:114人
累计访问人数:335549

功劳簿:

8d、CALF、chrislew、CRT、door、DYH、eclogite、glanfan、gucz、jackie、Jasmine、 jipyan、lans、louisa、Mila、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Talker、toower、WL、wyoss、xu_henry_ca、zinnia、万毅多多、云遮月、亢方、仲愚、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午夜兰花、半个馒头、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嬉笑伯、小 Q、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常希群、张、张丽华、张新宇、张晖、弦外无音、彭海晖、微、思秋、悟空、成斌、我爱中华、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柳柳、毛刷子、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煮鹤焚琴、王二、王学范、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幽兰、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老叟、胖胖、范畹、草莓26、菊苑散人、蓝旗、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豆腐、赵文华、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香陵居士、骅骝、麒痴

共勉。

纪念七·七

七·七过去了,国内虽然有纪念活动,但是和往年类似,真正官方出面组织的纪念活动少之又少。当英国伦敦尚为一年前的恐怖袭击死难者默哀的时候,我们的政府和媒体,总是在一些正日子里,缺失些什么。

戏曲界也同样,连一点儿激发民族精神的好戏也不上演。

前些天给 Thirteen 扫描了田汉的《岳飞》剧本,这戏在1937年七·七事变后排演,山东省立剧院首演,既有传统戏的风格,又借戏鼓舞全民抗战。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不少这样的戏涌现在各地的京剧舞台,如最早的《芦沟落日》,以及后来的《万里长城》《新雁门关》,包括后来艺人们组成的各种后援会义演等等,都是民族节气的楷模(以上资料都是今年整理琐记时才了解到的)。

现在的艺人,不仅仅是艺术上大不如前。

纪念不应忘记的历史

5月16日,从梨园界历史上的今天看,并不能看出什么端倪,但是如果把时间从1966年开始往后捋一遍,1967196819691970197119721973197419751976,注意那些去世的名家,虽然他们的去世并不一定完全与四十年前那纸《通知》有关,但此后的十年间,大陆梨园史上的事件几乎一片空白,除了如这样的大字报这样的批斗这样的被捕这样的自杀未遂以外,几乎没有什么艺事可言。

再细数一下与文革有关的人名单——现在已经很长了,但显然还不是完整的。

梨园百年琐记不是政治历史年表,但演员从未与政治脱钩,艺术的繁荣源于此,而衰败亦在于此。

谨此纪念文革四十年。

文革时期《红灯记》革命现代京剧幻灯彩包底片
文革时期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幻灯彩包底片

悼念张娴与陈永玲

仅两天时间,昆曲的张娴与京剧的陈永玲故去。

网上一片哀悼。

但小豆子已经写不出什么来了。新版琐记整理了近一年时间,接触了无数艺术家的文字资料,能感慨的,已经随着整理时的叹息一起逝过……

红豆少主在论坛里号召盘点需要“抢救”的老先生。小豆子对此持支持的态度,可是,这份名单哪怕再详细,面对残酷的事实,有任何帮助吗?那些“有关部门”会做什么吗?或者,这些事本就与任何部门都无关?

在小豆子眼中,最可怕的不是这些名家的去世,因为无论怎样,他们在去世后,还是能引起民间的震动与怀念。最让人伤心的,是那些说名家不是太有名,但身上的东西、肚子里的玩意儿比现在舞台上演员要高得多的人,他们比现在舞台上的演员更有资格称为“艺术家”,他们同样为艺术奋斗了一辈子,但只因为名气小了些,就这么被忽略掉了。比如一个月前去世的崔荣英。多少艺人就这么默默地走了而不为人知,这才是最可怕的!

遗憾的是,这样的事情仍然在继续着,而我们除了整理整理文字资料、盘点盘点在世的老先生,还能做什么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