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2010年的网络,被称为中国的微博元年。我们看一下2010年的网络戏曲界,还真有些是和微博及草根个体有关的呢。

一、网文《吴江十年》问世
在2月份,网名司徒雷登的网友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长文《吴江十年》,回顾自2000年被任命为中国京剧院院长的吴江十年来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该文很快被版主红豆少主删除,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当前的京剧界受不了这样的‘猛药’。我办网站、论坛十多年了,难免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一些无法推脱的人情面子;另外,我也不希望行业内有人利用这个帖子来当作‘打击’别人的武器,或是推脱干系的挡箭牌。综合考虑,还是删除了”。司徒雷登随后继续发帖,继续被删。网文的开篇说得是:“作为一个‘著名的编剧和京剧活动家’,一个公众人物,应该能抗得住我的几句点评吧”。显然,事实并非如此。在很多事情都被曝光在阳光下的今天,戏曲界的人士,如红豆少主所说,还真“受不了这样的‘猛药’”。可网络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在网上出现的东西,你想让它彻底消失,是很难的。这篇网文随后被多处转载。

二、李佩红程派《穆桂英挂帅》引发大争论
继《吴江十年》之后,4月份,中国京剧论坛再爆惊人文章,起因是论坛上讨论李佩红以程派风格演出《穆桂英挂帅》。不拘于流派的演出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由于李佩红的程派本门戏受到网友的诟病,加之其为人处世的一些不当,讨论艺术的主题很快变成了人身攻击。不仅如此,有网友开始连续爆料,对李佩红很多舞台上和生活中的问题进行“揭露”。这些内容的真假尚未得到证实,倒红与挺红两派倒已经开始对着骂大街了。以小宇希为代表的挺红派显然不明白网络论坛本身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对骂并不能解决问题,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摆事实讲道理,才是正理。红豆少主对于骂战也是采取删帖的措施,但是双方均不买帐:倒红派继续刷屏加料,挺红派骂红豆不能及时删除刷屏的帖子,有偏袒之嫌。两下里不好做人的红豆,只好一跺脚,把坚持了多少年的中国京剧论坛,挪址搬迁。由于启用了更好的论坛程序加上禁止了匿名发言,这场大争论终于没有了生息。但是搬迁给中国京剧论坛带来的问题在随后也显现出来,这个稍后会谈。关于红姐的帖子,和吴江的一样,仍然流传于网络上,彻底消灭是做不到了。无疑,“红姐”是2010年初网络戏曲界最“红”的词儿。

三、小生重开京剧艺术网
2008年商业合作失败后的小生,经历了将近两年的准备,在3月份重开了中国京剧网(jingju.net)。重张之后,互联网上出现了两个京剧艺术网,一个是小生初创后来被赶走的那个 .com,另一个则是这个新的 .net。前者极尽抹杀历史之能,全站上已经看不出来这与小生有什么关系了,在台面上抛头露面的是“梅子姐姐”,且各种平面媒体在报道这个京剧艺术网的时候,文字间也透露着“梅子姐姐”是京剧艺术网的负责人。这个“姐姐”是什么人小豆子不清楚,从之前了解的这段故事来看,显然是比那个在背后的“舅舅”还要神秘甚至还有手腕还会“做人”的人物。重张后的京剧艺术网至少从论坛的情况看,人气大不如前。小生站长说的涅槃,可能还要在这个清凉寂静的环境下过上一段时日,而重张往日的辉煌,需要的则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更好的运作手法。

四、中国秦腔网网络独家支持第五届秦腔艺术节后瘫痪
8月29日,第五届中国秦腔艺术节开幕。中国秦腔网为该届艺术节做独家网络支持,在9月6日艺术节闭幕后,中国秦腔网服务器出现了瘫痪现象。据官方的说法,是由于艺术节期间访问量太多造成的。同样,据官方说法,“重新安装和调试需要较长的时间,2010年9月9日,中国秦腔网启动备用服务器,中国秦腔网以及旗下中国戏曲论坛的备份数据保留到2010年7月15日”。而时至今日,中国秦腔网的首页还只是一张图片加上一个通往论坛的链接,其他内容全无。作为自称“三大戏曲网站之一”的中国秦腔网,保持如此长时间的半瘫痪状态,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五、张建国网上发文澄清谣言
自《吴江十年》的网文出现不久,中国京剧论坛上出现了一篇关于中国京剧院老生演员张建国“涉嫌受贿被立案侦查”的帖子。要说张建国对于这种谣言帖子的处理方式比后来的李佩红要高明得多了,更懂得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很快在咚咚锵网站刊出一篇辟谣的声明,有理有据。这才是新环境下应对谣言的最好办法。网络上固然乱,真实信息与谣言并存,但是以正确的态度对待这些谣言,才能使谣言没有传播的土壤;相反,如果只是封堵和骂战,只会适得其反,让谣言传得更厉害,让假新闻看起来更真。张建国显然比中宣部看得还明白。

六、郭德纲博文骂战、微博致歉
微博的时代,名人在微博上稍有动作,就会产生蝴蝶效应。8月,郭德纲的徒弟李鹤彪出手打伤了上门采访的记者,娱乐圈大震。此后,郭德纲在博客中写了一篇《偷拍不挨打,此事古难全》的文章,对此事件毫无歉意,反而言语中继续攻击媒体。一时间,舆论大哗,各路人马出面讨伐。郭德纲急忙避了风头,连在新浪上的 Blog 也一并关闭(时至今日仍然关闭)。到了12月,郭德纲在微博发文,就徒弟打人事件向北京台及公众道歉,言道:“自八月风波以来,颇多感慨。这半年来,想的最多的一个词是膨胀。浮躁的社会,人人都会膨胀,但膨胀是万祸之源。徒弟们不膨胀不会出走,我要是不膨胀也不会闹出这场风波。如果能再平静一些,再谦逊一些,再放低自己一些,相信事情不致如此。八月之事,会有无数种解决方法,但由于冲动,逞一时之快,才铸成大错。常有人说,艺人要有责任感,曾对此颇不以为然……这十余年,全社会对我很宽容,无数的观众支持我走到今天,众多媒体也是功不可没。我承认,八月份伤害了很多人。人不错成仙,马不错成龙,知错要改!向全社会及观众媒体北京台致歉!我要反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郭德纲朗言大话出于网络,转而道歉也是通过网络,这个渠道真是好,比硬着头皮站出来讲话要方便容易得多,而且传得快而广。

七、周立波微博开骂
据说很多使用的段子都是来自网络笑话的周立波,在年底抛出了网络公厕论,一时间网民群起而攻之。概而论之,周立波关于网络的言论大约是说“网络是一个泄‘私粪’的地方,当‘私粪’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变成‘公粪’,那么,网络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公共厕所……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有讽刺意味的是,周的公厕论发布的地点恰恰是最红火的网络微博。这场现代版的自相矛盾,引发的是无数口水与论战,周立波大有当年朝歌城外大战八百诸侯的纣王气势,摆出浑然不惧之态,舌战众网友。事情最终以周立波息骂告一段落。

八、无意义的戏曲微博网
记得早年 Blog 红火的时候,有一些戏曲曲艺网站也跟风做运营平台。那会儿小豆子就不看好这种跟风行为,因为 Blog 运营平台有其特殊性,不是随便套一个就能成的。果然,现在这些所谓的“戏曲专业博客网站”已经无人问津,包括后来的类社交网站也是如此。同样的,在2010年火起来的微博,仍然引来没有吸取教训的戏曲网站的跟风,比如新的京剧艺术网。微博这玩意儿,说实话,闭关程度比 Blog 还要厉害,因为你在一个微博平台,只能关注和被关注来自本平台的人,这就意味着在所谓的“京剧微博”写东西,只是一个很小很小圈儿里的事儿,也注定了不可能成功。戏曲网站跟上形势使用新技术本来很好,但是生搬硬套,最后不伦不类,则是费力不讨好的。

九、中国红舞台主办的首届2010戏曲票友网络演唱大赛
中国红舞台网站是一个视频互动直播平台,算是一个网络上的才艺展示媒介,在4月份,红舞台携手全国多家戏曲协会、网络媒体共同举办2010全国戏曲票友演唱网络大赛,这是该网站乃至整个网络戏曲界的首项大规模戏曲票友的演唱大赛。5月底报名结束之后,6月份开始各阶段的比赛。网络视频在这几年随着宽带的普及越来越受到欢迎,加上电视媒体上各种选秀节目流行,出现这么一个戏曲票友网络演唱大赛应该说是水道渠成的事,而红舞台无疑走出了这第一步。

十、诸京剧论坛遇到转型期
最后一条其实不算是某一事件性质的新闻,而是对2010年过来后,新形势下一个现象的总结。当初网络戏曲初兴,几大京剧论坛都是聚了相当多的人气。但是2010年过来后,我们会发现,这几个论坛的人气都不似从前了。比如红豆的中国京剧论坛,大约是在搬迁之后,热度降下来了,其中自然有禁止匿名发言的原因,也有搬迁本身带来的客流量流失,更重要的是新论坛一目之下,就可以看到最后一次发帖和回帖是在什么时候,很多情况下,几天了,两三个话题的讨论尚可,余者寥寥。再比如小生丢掉的那个京剧艺术网,其网站及论坛也是在2010年同时由 jingjuok.com 变更为 jingju.com。域名固然更专业了,但网站地址变更带来的客流流失也是有的,加之有意义的话题也不多,只有几个人能来回来去地说话,也是消沉。小生的新京剧艺术网却正面临新张无人气的现象,而时代国粹的论坛则是“无法找到该页”。一时间,几大京剧网的附属论坛似乎生气不够,莫非没人在网上讨论京剧不成?其实不然,这正是这些先驱论坛进入网络新时期所遇到的转型问题。现在网络的结构,早已不是一个门户通吃的情况,其实早几年前小豆子就说过要想做面面俱到的戏曲网站是无益这样的话。现在,讨论京剧的地方已经不仅限于这几个大网的论坛,豆瓣、人人网这样的以人和群为单位的网站,甚至于在自己的 Blog 和微博,都是谈论各种话题的平台。而且,访问这些平台的方式不仅限于一台电脑,手机等掌上设备都可以随时随地让人浏览信息、交互话题,那么,传统的京剧论坛在人气上大不如前,也是很自然的了。微时代的到来,让个体可以很容易地对公众喊话,如此,专业论坛固然仍有其价值所在,但如何应对冷下来的人气,并找到更好的出路,应该是各大戏曲论坛都将要面对的。

日本动漫

上个周末在圣何塞,发现街上经常出现一些打扮奇怪的人,比如头上顶着夸张的大帽子,或者染着蓝色头发,或者带个猫耳朵、鸭子嘴巴什么的,或者扛着一把超级大的宝剑,总之,穿着打扮活脱就像日本动画片里的人物。

没错儿,日本动画片。后来上网查到,每年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在圣何塞都要举行这样的峰会,各地的日本动漫爱好者齐聚一堂,装扮成他们喜爱的形象,在开会之余,满大街晃悠,就有了这奇特的景象。

参会的动漫迷(照片源自网络)
参会的动漫迷(照片源自网络)

原来听刘宝瑞的《书迷打砂锅》,觉得听书能入迷成夹着枕头挥着扫帚当骑马的书迷绝对是艺术的夸张虚构。现在一看,人要是真入迷了,还果然是这样子专业呢。就像戏迷要是入进去了,也总想着自己扮起来登台试试。

在电影文化输出上,美国无疑是占据制高点。而日本,则在动漫输出上是赢家。记得小时候看《变形金刚》,刚开始知道这是美国片儿,可后来的几部越看越没有美国的风格,倒开始有日本动漫的风格,比如机器人都不怎么用枪互射了,而是回到人类最基本的打野架的原始模式进行战斗,甚至武器也都出现如刀剑一类的玩意儿。后来才知道日本人已经接管了美国人的《变形金刚》。

日本动漫的普及是相当成功的。日本的动画片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免费提供给别国电视台,在利润第一的前提下,电视台自然乐意播放这种不收版费的片子。于是,各国的小朋友都从本国的电视台或多或少地看到了日本动画片。而日本动漫产业并不是一个赔本的买卖,他们通过卖动漫相关产品来找补免费送出动画片的亏空,比如各种玩具。

德云社当初的路线与日本的动漫产业很相似,在低票价的同时,德云社演出的录音在电台播放,各种音频和视频也都在网上流传,德云社并没有因此去追究所谓的版权,而是充分利用网上这块阵地,做足了宣传,终于走红。而相关的衍生品,比如各种商业演出,比如“天价相声”,也就应运而生,从而弥补了之前的亏空。而曲协那帮人呢,演出质量不高,反倒成天去追究版权,甚至还要与出版商打官司。

当然,小豆子不是要鼓励盗版,也并不支持把戏曲曲艺的出版物直接搬到网上,尤其是现在这个文化环境,作为为数不多的爱好者,我们应该去为自己喜欢的艺术掏钱,而不是指着从网上下载本应该付钱的东西。反倒是各级主管部门,现阶段不应该把挣钱看得那么重,不要因为戏曲曲艺出版物不挣钱就不去出,或者因为没有收视率就不去播。现在是市场培养期,门槛儿不能太高,眼光不能太短,等你把文化市场做好了,那会儿再卖八千块钱的京剧演出票,也是有人买的。当然,前提是,你得先有好的玩意儿让人来看。

圣何塞的动漫峰会,无疑也是日本动漫输出的一个衍生物。参加峰会的绝对都是超级动漫迷,否则谁会这样花钱专门跑到一个地方,打尖住店,再花钱置办一身行套,满城游荡。

一种文化,成为这样规模的文化产业,是多种因素加之大环境使然。我们在谈到自己的文化时,“振兴”没少提,钱没少花,但是连自己国内的文化氛围尚未形成气候,更不要说“输出”了。文化大国如何成为现实?美国好莱坞式的文化输出,值得借鉴,日本动漫式的市场培养,也值得借鉴。

红毹第一话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文艺部戏曲组开办了《戏曲敎唱》节目,邀请了当时一些著名的艺人到电台录制唱段的教唱节目,节目一直开办到1965年底结束。

刘曾复老先生曾经为中国戏曲学院系统录制过百余出京剧老生的唱念,以及各种说戏录音,今幸得枯石瘦木兄的整理,已经系统化地整理好,数字化地保存好了。

早在很多年前,在梨园还曾用名为京剧之友的一段时间,网站开始搜集一些名家教唱和说戏的录音,其中就有来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教唱录音,也有散落于民间的,像刘曾老的说戏录音,或者王吟秋先生的私人教唱录音,又或者如孟小冬的吊嗓录音。那个时候,从广播电台中也能偶尔听到各种艺术家谈艺的录音。不过,这方面的录音,一直是小规模的收集,不太受重视。

时间再拉近到2007年,梨园网站搬家后,对于之前散落的种种教唱说戏录音也没有拾起来,但这也没有妨碍网站继续通过论坛吸引新的录音,像陈少霖的公子陈志明提供的《一捧雪》说戏录音。

教唱与说戏,是有声音的戏曲总讲,与戏考网站的剧本是有着相互补充作用的。而且,有些录音极其珍贵,录音中包含了前辈们对剧目和唱段的理解。同时,我们聆听着大师们戏外的声音,这本身也很珍贵。

梨园现有的框架很难再加入教唱和说戏的部分,因为全剧的录音与教唱、谈艺、说戏一类的性质完全不同,与其勉强挤进来,不如开一个新的地方,为这类录音做一个系统地整理。

小豆子原来给这个地方起了一个比较严肃的名字:“京剧口述档案”,不过太严肃了,盯着这样的标题做了些日子就玩儿不下去了。后来小豆花想出来“红毹”这个词儿,于是,我们捧出来这个新的名字,“红毹艺话”,挺好的,网站的整体偏红的配色也是戏考一系网站所没有的,加上“红毹”这个词儿不局限在京剧里,日后如魏荣元、常香玉等艺人的谈艺录音,就都可以加进来了。

作为小豆花第一个主持的网站,当然,同时作为小豆花的爱人,小豆子自然要全力支持了 表情。因为网站的性质,资料更新的不会太频繁,早期也会以恢复以前的一些录音为主,但是总会夹带着有新录音的(所以请时常来关注一下)。现在的“封面话题”,就是新制作的方荣翔讲解《裘盛戎的声腔艺术》的录音。

网站的域名,本来用 talk 就可以了,谈戏嘛。不过既然是数字化地整理这些录音,而且又是“艺话”,我们还是挑了一个信达雅的域名:etalk.xikao.com

请大家多捧场,多指正,如果您认为还好的话,咵咵咵,可以鼓鼓掌,也是给初涉网站主持的小豆花的鼓励吧 表情

网站测试中,随时进行调整,也随时欢迎各方的意见与建议。

红毹艺话网站首页
红毹艺话网站首页

剧照!

“画意能达万言”,梨园网站现在开始批量增加录音的相应剧照了。

梨园在梨园e客时代,每个录音是没有配图的,而且每个录音有自己单独的页面,同一出剧目不同版本的录音是互不相连的。后来京剧之友时代及至过渡到豆腐时代的梨园,同一剧目归于一页,并且有相应的剧照,此例延续到梨园被京艺网收编。后来京艺网改版,梨园的内容数据库化,所有录音再次变为一出一页的样子,剧照也同样消失。再后来梨园搬出京艺到现在的地方,同一剧目不同录音又回到同一页(真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是剧照一直没有恢复。

现在,梨园在搬家两年多之后,开始剧照的恢复和添加工作了。一些经典的老剧照需要恢复,还有一些手头上可以扫描提供的新“老”剧照。剧照这个东西,在没有录像的条件下,也是一种欣赏京剧艺术的途径,毕竟,京剧是一个综合的艺术,很多身段和亮相都是像雕塑那样好看,剧照能够承载下那些精彩的瞬间,无疑是有价值的。

戏考的剧本从一开始就配有剧照,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常见的剧目拥有的剧照远比不同版本的剧本要多,所以在剧本配图的选材上,有时候是挺难取舍的。现在梨园录音的配图又是一个平台,可以让一些坐冷板凳或者难得见的剧照浮出水面,让更多的人看到 表情

当然,梨园仍然是一个提供录音的站点,剧照只是录音的附带品,仍会有老剧照无法刊登。真的说哪一天小豆子闲得没事儿了,再去系统地整理京剧相关的老照片,生活照也好,舞台剪影也好,那才能够不至于让那些精美的照片随着书本的变质而成为历史的碎片。这个扯远了,您要是有心做一个老照片网站,小豆子绝对支持,提供材料,前提是,站点不在照片上打水印。

回顾完梨园历朝历代的配图发展史,又抛出来系统整理老照片的想法,还没完,您没白来,今天附一张老照片,属于那种不大会随戏考或者梨园登出的版本,李和曾、赵文奎、江世玉的《摘星楼》(谁让小豆子喜欢高派与李和曾呢),这戏梨园上有录音选场,是尹贤报警,也有相关场次的剧照存世,以后会在梨园补上,今天这个,是合师伐纣,请看——

《摘星楼》李和曾饰黄飞虎、江世玉饰周武王、赵文奎饰姜子牙
《摘星楼》李和曾饰黄飞虎、江世玉饰周武王、赵文奎饰姜子牙

戏考剧本总目

戏考的剧本总目和进度表的地址和内容都已经变更,多年来在戏考后面的那个 net 子目录也随之撤销,取而代之的是更明确的工程地址:http://scripts.xikao.com/project/table.phphttp://scripts.xikao.com/project/progress.php

多年来,剧本总目就是一个静态的列表,列出戏考所有已经和将要录入的剧本。工程进度表是后来加的,为了体现当前录入的情况。两表都需要手工更新,比较繁琐。终于下决心把这两个也数字化了,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两个新的地址。当网友要走一个剧本后,总目和进度两表会以不同的方式显示这一变更。总目也不再是黑白两色打着星号的列表,而是一个充分利用背景色和链接来表示剧本状态的动态列表。这样,总表和目录中曾经有过的“按编号查询”页面的功能重合,后者因此而被取消,减少了重复项。

记得当初那个目录之所以叫做“net”,是因为彼时微软刚刚抛出了 .NET 的概念,所谓操作系统与网络互联,那会儿小豆子还专门编了个“戏考.net”的小程序,可以通过这个程序直接连到戏考的网站目录然后自动下载新的剧本,那玩意儿做了一阵儿也就停了,后来像 RSS 这些就是很好的替代品,网络这些年的发展也是惊人,确实不需要很多专门的程序也能施展出手段,很多复杂的程序也直接通过网页的形式得以展现了。梨园百年琐记以后来者的身份实现了很多小豆子以前幻想了很久的东西与概念,戏考的整体架构,也在做相应的调整,要对数据库利用得更充分些。

京剧资料的数字化是戏考的目标,怎样把数字化后的数据更好地展现出来,方便网友阅读和查询,也同样是戏考的目标 表情

网戏的 SNS

国内大大小小的 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去年遍地开花,诸如开心网、海内网等等效仿 Facebook 的网站,和历史上其他跟风行动一样,突然刮了起来。时至今日,还会偶尔在邮箱里发现一封邀请信,“小豆子,你的好友某某某邀请你加入某某网”。SNS 和当初的 BSP 一样,有泛滥的趋势。

今天举的两个例子,是网络戏曲曲艺界自己的 SNS 站点,一个是北方曲艺网的“曲艺爱好者自己的社区”,另一个是退出京剧艺术网的小生搞的“戏迷圈”,有意思的是,两个站点都是用的 UCenter 平台搭建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领域的入门之浅及易泛滥性。

三年前京艺网决定做所谓的“专业的戏曲博客网站”时,小豆子就曾经说是“并不看好”。其实“并不看好”算是比较委婉的说法吧,毕竟都是同行,凉水不能泼得太冷。那么面对今天这两个戏曲曲艺的 SNS,只能说,依然不太看好。

其实,专业的戏曲、曲艺社区网站,是一个很难建成的模式,甚至这个叫法本身就是个伪命题。这里面的道理和专科的 BSP 是一样的:戏迷也好,曲友也好,是生活在现实社会这个大圈子里的,而当大圈子已经有了一个甚至几个知名的社交网站的时候,再发展小圈子自己的社交网并把它做成功,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事情(更何况这些网站除了名头上不同外,其源代码甚至都是一样的,也就没有本质的区别,即特色)。即便以一个每日上网若干小时的网虫来说,让他每天在大圈子的社交网站发一些近期的活动情况、做一些小游戏、和朋友沟通沟通感情之后,再登陆到另一个圈子相对很小的社交网站,重复一遍,这是很不现实的。所以即便是戏迷希望在网上做某种社交活动,那他们也必然倾向于去选择那种人气旺、人数多的社交网站,因为在那里碰到老朋友和结交新知音的机会远比那种所谓“专科”的网站要大得多。于是,头几家涉足 SNS 的广义网站就会凭借这一点,人气越聚越多,进而良性循环下去,而现在希望再挤入这个市场的广义网站,则很难成功,更何况把客户群定性为一个非常小圈子的戏曲、曲艺社区网站。

不过,北方曲艺网的曲艺社区只是其网站的一个部分,类似于论坛这样的栏目,是对网站的补充,尽管小圈子的社区网站不易做好,但是网站还是以原创内容为主,社区只是拢聚常客的一个手段而已,成功与否对其网站影响不大,至多是和几年前京艺的 Blog 平台一样成为一个鸡肋。但小生退出京艺后平地创出的这个戏迷圈,就完全是定性为戏曲社区网站,身后没有充实内容做依托,成功的机会就更低了,况且平地起来的这么一个戏曲社区网站,无论从原创内容对网络的贡献来说,还是从挖掘资料的角度来看,都毫无建树,倒似一个闲暇时没事儿消磨时间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小生自己乐此不疲地在站上买买卖卖,赚出个“超级大富翁”的头衔,可这又对自己的网站本身和网络戏曲有什么实质意义呢?

网络戏曲这条道路,没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借鉴,不管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需要摸着石头过河,而且,网络的一般规律和新概念都很难直接套用在这个领域,需要的是合理的变通,而不是硬性的嫁接。像社区这样的玩意儿,作为附属产品来调剂一下都不是那么靠谱,更不要说以这个为主打了。跟风,不见得是能走得通的捷径。

最后,还是要祝同行们成功的。像这样对网站运作理念的分析,只是小豆子自言自语而已。

外贸与内需

这篇《〈新白蛇传〉新从何来》的新闻稿是一篇绝好的文章,就像看《水浒》要去批判地看宋江的投降路线那样,这篇《新》文,把文化艺术上的投降路线,勾勒得十分生动,对于京剧舞台去刻意迎合外国人的心理,描述得活灵活现。

该文最大的篇幅是阐述《新白蛇传》是如何“为外国观众量身定做”的。我们看到如下理由:

  • 西方观众无法欣赏传统京剧的演唱方式、嘈杂响亮的打击乐器,以及传统曲目的长度。
  • 乏味平淡的舞台灯光以及过于简朴的舞台布景,根本无法为作品增加吸引力。
  • 为了达到京剧的最佳演出效果,舞蹈和杂技是不可或缺的主要元素。
  • 建议此剧的英文名称避免“蛇”一词的出现,因为蛇对欧洲人来说是一个不好的形象,而应尽量使用“激情”“爱”这样的词汇,激起观众的观看欲望。

其实小豆子对于以上大部分所谓的理由在不同场合已经批了不止一次了,不过,最后一条儿还真是新鲜,几乎和中国龙这一话题有异曲同工之妙,亏得这帮文化人儿是怎么琢磨出来的。几年的功夫,十二属相已经让他们以这种“友邦惊咤”的论调给干掉俩了。另外,以“激情”和“爱”来激起观众看戏欲望这样的想法儿也很奇妙,我们的外国友人的欣赏水平大约还停留在三俗的境界,需要一些刺激性的词儿来勾引他们。如此看来,电影《梅兰芳》的英文名选用“Forever Enthralled”也应该是有所出处的了。

说实在的,《白蛇传》这戏好歹在多伦多的舞台上也是上演过的,原汁原味地被本地国剧社搬上舞台后,也同样受到中外观众的欢迎。小豆子就不信,那些千里迢迢跑到北京的外国游客,会比身在本国的老外更对西洋化了的中国艺术感兴趣?

在中央提出扩大内需的今天,我们的戏曲舞台却仍要靠努力削足适履去赚外汇来生存,和中央精神也是相悖的吧。帽子不多扣了,只此一顶,也没指着他们会去反思什么。只是,当我们在经济上已经开始转向内需、政治外交上开始更加独立自主的今天,戏曲乃至整个文化领域,何时能够走回民族的特色,而不再以“满足主要目标市场客源——外国观众的欣赏习惯及欣赏需求”感到莫名的“自豪”?

“草根投票”

去年底,随着第六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青京赛)的进行,网络上除了掀起一场对评选公平提出质疑的讨论风潮外,咚咚锵网站针对此次比赛,举行了一场网络投票活动。一月份,雅虎访谈对此作了全面的介绍,并邀请红豆站长和杜鹏老师参加了访谈。

这次访谈讲了很多东西,全文及视频见此,对此次投票活动有一定的总结性。

本次投票活动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它把网络上的民意用一种投票的方式表现出来。多年来,戏曲社区在热闹(吵闹?)的景象之下,给人的感觉多半是乱哄哄的,当然,论坛本身是一个抛掷各种观点的地方,它的乱,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只不过,这样的热闹或者称为“乱”的现象不能表现出更实际直观的信息。这种情况在有大赛举行的时候就更突出了:某甲发一个帖子支持演员乙,某丙会站出来支持这个观点,而某丁又会出来反驳,并支持演员戊,帖子会是整墙整墙地刷过,但刷过之后,除了有种百家争鸣的感觉外,我们看不到更多的数据和结论。所以,在网上举行一个投票活动,去反映网友对青京赛演员的评判,无疑是对大众舆论的有益引导,使之正规化,呈数据化,体现了民间的声音。

有朋友指出,这样的投票其实公正性与央视评委们的公正性并不差多少,也许是吧,但是这其中积极的意义是,它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民间声音,把民间发出的声音引导到一个渠道上来。而实际上,我们也看到咚咚锵在投票的公正性上做了一番心思,因为网站选择的投票方式,是通过手机来投票,而不是简单的网络投票。红豆少主说:“这次为了防止作弊,特别设定了用手机投票的方式,因为手机是一个私密的东西……一般都是自己用自己的。我觉得相对来讲比网上限制IP更真实”。

不可否认,手机投票仍有其弊端,除去依然不能保证完全公正之外,反倒限制了没有手机或者身在海外的戏迷参与投票活动,而如果想拉票的话,也是比较容易,就看谁认识的有手机的朋友多就是了。所以,这其中反倒出现了另一种不公正的因素:即一个演员的受支持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其拥戴群体的手机势力。小豆子认为,也许网络投票,还是应该走通过网络渠道投票的路子,尽管这条路也不是非常阳光。

本次投票活动的另一个亮点就是对评委的受欢迎程度(甚至公正程度)进行投票。在提倡网络舆论监督的今天,我们很难看到对戏曲领域的舆论监督。我们知道,一出劳民伤财费力不讨好的大制作呈现在舞台上之后,任凭媒体如何吹捧,网上的指责怒骂声是不断的。青京赛也是这样,网络舆论在对不公正的评审发难的同时,剑指之处就是评委席上的评委们。还是本文开头的观点,论坛上一番斥骂之后,我们仍然捋不清一个说法,看不清现象的本质。而对评委进行投票评定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不能起到舆论监督或者约束的作用,但是投票所反映出的结果,是一组直观数据,是一个清晰的结论,也是人心公道的一种直观表象,这,是论坛无数墙帖子所不能表现的,也正是其积极意义所在。

信息化的今天,我们是要用数字说话的。咚咚锵针对青京赛的投票活动,无疑为网络戏曲舆论的“草根”们提供了一个用数字说话的基础平台,同时为这种形式作出了有益的实践。之后不久,北方曲艺网举办了类似的“2008年度中国十大曲艺风云人物评选活动”,也许或多或少是受到了咚咚锵的启发吧。

诚然,草根投票作为网络戏曲的新鲜事物,仍然有很多不成熟之处,数据本身的水分含量也是未知,但这样的想法和做法,仍然是值得鼓励的,尤其是在网络舆论越来越重要的今天,如何有效地反映网上戏迷的声音,甚至去挑战官方的声音,是戏曲门户网站需要面对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