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果园》和端午节

老唱片更新了(好事儿),应节的《御果园》,所以正好顺便聊聊这戏。

这戏看老本子实在无聊得很,如果台上不是有一个能压得住的花脸的话,这戏恐怕就会演得很温。故事很简单,今人看来甚至有些费解:只是一个重演当年御果园救驾的场景,为什么非得找一个和单雄信长得相似之人来去,而且真打起来了,皇上在上面竟然没辙。小豆子印象中裘盛戎的录音与现在站上的版本是有区别的,至少里面的李渊没有剧本中的那么蠢笨,而且那里面的“杀手”应该是叫黄壮,不过就算这个更加合理的版本,除了花脸的那段有名的唱段外,没有什么别的东西给小豆子留下较深刻的印象。

今年是自从联合国把端午节“判给”韩国的第一个端午节吧,很无奈的一件事。但作为中国人,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

合意太爷说“一来应节应景儿,二来也为纪念尉迟恭投唐1386周年”,有高人闲着的话,也可以算算今儿个是包公给陈驸马相面皮多少周年 表情

《《御果园》和端午节》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