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杀惜》观后感

周末和小豆花去看多伦多国剧社一年一度的年度公演,关于演出的情况,咱们单辟一篇来说,先说说看《宋江杀惜》的一些想法。

我们都知道重庆这一个时期在进行一场很深很广的打黑除恶行动,而这行动所曝光出来的,除了那些黑老大之外,还有就是大面积的涉黑官员,这些官儿有大有小,都是利用职务之便,与黑社会勾结。新华网的这篇文章问得好:“中国只有重庆有黑社会?”显然不是,比如山东郓城。

郓城县人民政府的秘书宋江,就是当地黑社会的一个后台老板。他在黑社会里有个诨号,叫“及时雨”,就是说总能够在涉黑人员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犹如重庆的“文二哥”一样。

宋江与当地黑社会的晁老大暗地里有来往,进行一些钱权交易,比如他曾经给晁老大送信,致使县公安大队带领武警围剿晁老大的行动泄露而失败,之后,晁老大又暗地给宋江汇钱,以做“报答”。

宋江不仅与黑社会有牵连,而且自己生活腐化,以“阎婆”的化名在当地盖了一座别墅,老百姓私下议论其为“乌龙院”,可见其黑恶之处。宋江长期包养的二奶阎惜娇就被其供在院中。后来阎惜娇发现了宋江与黑社会的关系,准备到纪委检举,被宋江发现后,残忍杀害灭口。

宋江与黑社会的关系,在当地群众中广有传闻,但是多年来当地公安机关却始终没有任何作为,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宋江的罪行其实早有目共睹,只是不能将其搬倒。宋江背后,还有多少个张江、李江这样的人为他做保护伞?我们的检察、纪检机关为什么不能根据群众的举报而行动?如果像宋江这样的人做了财产申报,他的小别墅、小金库、小媳妇不是就会更早被发现?而为什么这个申报制度就不能建立?

郓城县人民政府的秘书就能够为黑社会运作出如此大的能量,而其腐败的程度也是让人震惊,这也只是冰山一角。

不过,宋江终于被扳倒了,官匪勾结的黑恶势力毕竟又被打掉了一块儿。我们在这里需要感谢为这次打黑行动全心尽职的郓城县文员——张文远同志。

《《宋江杀惜》观后感》上有3条评论

  1. 哪里被扳倒了,反黑分明是不成功的,最终将宋江逼到了对立面,黑社会的势力不但没有削弱,反而一定时期内壮大了,危害了更大范围地区的和谐。
    因此说明,原来的政府并不是没有发现他,也不是包庇它,而是为了更大的和谐,所做的妥协。还是有道理地嘛。

  2.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后来的结果充分证明了政府的韬略和手段——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