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 1 月 11 日

2005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又到了盘点去年的网络戏曲大事的时候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各家媒体都争先恐后地在12月就把一年的大事评选出来,似乎这12月不算这一年的,也不算下一年的,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前年,大事没评出多久,一场海啸震动全球。去年《北京娱乐信报》更是荒唐,在12月底搞了个“乙酉年中国戏曲大盘点”(之变之痛之奇),似乎现在已经是丙戌年了。怎么都这么着急呢?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今年依旧没有戏曲门户网站出来牵头,小豆子继续总结自己心目中的十桩大事。

一、京剧 BT 下载出现
在小豆子看来,这是头等头的大事,所以要摆在第一条。为什么呢?在点对点下载已经很普遍的今天,BT 下载似乎算不得什么新闻,但是,京剧 BT 下载的出现却标志着网上戏迷这个群体的技术水平达到了一个新高度。以前,不要说 BT 下载,就是如京剧艺术上传区那么简单的 FTP 概念,都会难倒一片人,不知如何下手。而去年年底出现的京剧 BT 下载,包括此前在 VeryCD 上出现的诸多戏曲资源,以及比较流畅的下载速度(说明共享种子的人还是不少的),都证明了网上戏迷的电脑水平提高了。另一方面,戏曲 BT 下载(及电驴方式)的出现意味着将来我们不需要一个有多么大空间作为运作平台的戏曲资源网站,而只需要一个发布平台,便可以方便快捷地共享大文件。也许有一天,梨园经典的全剧录音也不用传到网上做删删传传的折腾,而通过点对点的平台,传播出去。众人拾柴火焰高,不变的真理。

二、戏曲曲谱网成立
去年成立的戏曲曲谱网,值得关注。在戏曲论坛已经多如牛毛的今天,再多出一个戏曲论坛也已不能吸引什么眼球;而戏曲门户网业已成几家鼎足之势,再多出一个门户网也是不太现实的做法。所以,这种不靠高大全,只是一招鲜的网站,是非常经济实用的。对于网站建设者来说,不需要花很多精力顾及方方面面,而是把一件事做精就好;对于网站浏览者来势,是直奔主题,清晰明白;对于已存在的大网站来说,也就不用再继续花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一方面的工作;对于整个互联网来说,又多了些很有特色且内容独特的站点。多方受益,网络戏曲之幸。类似的专业网站还比如前年年底出现的京剧脸谱网。顺便说一下,戏曲曲谱网能够抓住 BT 的机会,在其论坛开辟 BT 发布区,是很高明的一着棋,在曲谱不是频繁添加的情况下,凭借 BT 带来的人气,相信至少会成为今后戏曲 BT 发布的首选网站。

三、京剧网友为陆地园捐款
去年年初,最大的新闻莫过于青年演员陆地园患白血病一事了,京剧界人士纷纷捐款。而与网络有关的是,网友们通过京剧艺术网开通的捐款热线,表达了他们的祝福。1月22日,网站站长小生赴北京,将共6320元的捐款以及网友名单交到北京戏曲学院。印象中,这应该是戏曲网友们第一次通过网络参与和戏曲相关的爱心捐款活动。京剧艺术网在几年前曾经搞过一次为网站建设募捐的活动,有了那次的经验,使得此次募捐活动做得很顺利,体现了网络特殊的传播力与号召力。题外话:陆地园现在情况如何?这方面的后续报道几乎看不到了。

四、京剧艺术网商业化
去年4月,山东济南润丰投资银行向京剧艺术网捐助????元(具体数目不得而知),“所接受的赞助费用主要支付网站运行的各种费用,包括在适当的时候添置备用服务器”。接受捐助的京剧艺术网推出了“音频广告”,让人最不解的是:这一让很多网友感到别扭的方式,竟然由站长出面告诉网友如何避免听到广告的方法,这样做就不太好了,既然收了人家的钱,也该给人家办事才是。况且,广告的形式有很多种,为什么偏要选用音频这种“刺激”的方式?相信如果是文字或图形方式的广告,会更容易让人接受。另外,这一年京剧艺术网继京剧彩铃之后,推出了收费视频服务。遗憾的是,收费视频没有像之前许诺的那样,提供部分免费视频,而是全部以包月方式收费。有投资,自然有建设,而建设自然是为了回报投资。不知道京剧艺术网,作为第一个接受企业大数额捐助的戏曲网站,是否能走好这条商业化道路?是否会有财报及发展蓝图定期公布?在这里小豆子只是希望,在京剧艺术网做大手笔之前,能够先把小处修饰好了——比如网站上新闻的搜索功能,至今只是个摆设,小豆子在站上查找本条新闻的原稿时着实费了一番劲(而且新闻内容以 JavaScript 的弹出窗口形式出现,因此也没有被 Google、百度一类的搜索引擎触及到过);再比如新闻页面上那个小豆子很久以前就提到的日期问题等等。

五、黑客依然活跃
京剧艺术网的一次聊天活动被黑客破坏,这是一条上了《信报》那“乙酉年盘点”的新闻,在事件发生后小豆子亦做过推理。不过本案如同前年网络戏曲十大新闻中秦腔网被黑一样,至今没有个了断。是黑客狡猾,还是网警饭桶,亦或另有隐情,就不多谈了。小豆子对这桩公案的评价已在那篇推理中谈过。除此之外,年初的时候,宇扬评剧苑的论坛也遭到黑客破坏,对那宗案子,小豆子不明白的是,把文件传到论坛上就会破坏论坛吗?难道论坛的程序是自动执行所有上传的文件?要是这样,那是个人就能破坏这样的论坛了。戏曲网站的自身安全值得重视及提高。

六、中国戏剧场被临时关闭
年底,中国戏剧场突然上不去了。原因是没有备案,备案之后,网站恢复,一切正常。有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戏剧场的暂时关闭,催生出了梧桐的 Blog。在那里,小豆子看到更多的是梧桐内心的独白——一个门户网站站长的艰辛,以及网友们的鼓励与支持。红豆后来在论坛里对梧桐说:“望振作精神,别忘记我们的约定!加油啊!”二位斑竹互勉以及梧桐的不气馁精神,可嘉!

七、京剧演员参与网络视频聊天
在各网站邀请戏曲演员到网络聊天室聊天已经很普遍的21世纪初始年代,戏曲演员首次参与网络视频聊天,是值得关注的。孟广禄和赵葆秀作为首次参与视频聊天的戏曲演员,在年底的时候迈入了新浪的聊天室。这次事件,有几处看点:第一,首次京剧演员走上公共媒体的聊天室是在2002年,那时是咚咚锵与新浪合作,共两场,张建国及郑岩,而本次的视频聊天,依然是戏曲网站(中国戏剧场)与新浪合作的模式,足见新浪在这方面的态度是很积极的;其次,梧桐在网站刚刚从小风波恢复的情况下主持网聊,不容易;另外,这种活动是否能继续下去,而不像2002年文字聊天那样只两场就没有下文了,是最值得关注。换句话说,戏曲门户网站与网络主流媒体(如本次的新浪)以及传统平面媒体(如本次的《信报》)的合作是否能保持下去并继续发展,是这种活动的能否产生效应的关键所在。

八、宇扬评剧苑出现实体
网络上的东西是虚的,不过在去年上半年,宇扬评剧苑在现实的生活中成立了一个实体——“中华-宇扬评剧艺术研习社”。一般来说,如上海京剧院老车站剧社等等,都是先有了实体,然后做个官方网站什么的,才在网络上出现。而本次宇扬评剧苑的做法恰恰相反,是借在网上的名望,来到“凡间”,建立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研习社。网上网下本就是这种互动关系,宇扬的实体,是其网络事业的一个延伸,其产生的目的小豆子猜测应该是希望被传统媒体及老人们关注。于是很自然,在后半年的传统媒体上,能够不时看到关于“宇扬”的报道,而在此前,要一个报纸总提网站或者网上的东西,除非他们是电脑报。而事实上,早在2002年,咚咚锵便走下网络,与中戏附中合作并挂牌,成为一个在“凡间”的实体(又是2002年!在那年咚咚锵的网下活动比较频繁)。只是这么些年过去了,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没有实现互相影响的效果。

九、京剧电视大赛大讨论
多年不见的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亮相中央电视台。本次大赛,不但主办方引入了网络这个概念,即可以通过网络投票,而且大赛从始至终,在网上非官方论坛(如中国京剧论坛)上引发的讨论一个接一个。电视上一片和谐安定的景象,而网上却已经讨论得不可开交。大赛是否公平是本次的一个焦点话题,而这样的话题,也只有在民间的论坛上才会出现。已经很难想象,如果这次大赛举办的时候,戏迷们还没有网络戏曲论坛这一渠道,他们该怎样去表达自己的观点呢?又去哪里找人说道说道?岂不要憋闷坏了?在这一点上,网络戏曲论坛这一载体充分显示了其优越性。

十、“陕西戏曲广播有戏没戏?”网上调查举办
2005年网上网下的互动不少,在11月,中国秦腔网与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戏曲广播合作,在网上开展了题为“陕西戏曲广播有戏没戏?”的调查。这是传统媒体充分利用戏曲网站优势的一个例子。希望最后的调查结果是正面的,并能促成陕西地区戏曲广播频道的开通,当然更进一步,能够像现在的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的戏曲频道那样,24小时通过网上直播,方便异地收听、录制。

2005年的十大网络戏曲新闻总结到此结束。还是那句话,这些是对小豆子感触最深的大事,是对过去一年的回顾与总结。而对于戏考、琐记以及老唱片网站来说,都在2005年实现了资料的数据库化。在这一年,小豆子比以往任何一年在编程上花的功夫都要多——连续三个网站的改版。这也应是大事,只不过都算做戏考及其相关的事件,内部总结总结罢了,就不挤到年度的新闻盘点中去了。 表情

4条评论 »

  1. 拜读完毕!

    希望网络戏曲在2006年能够有突破,文中提到的“商业化”并非可以长足发展的商业模式,而且这种“商业化”对网站自身来说如同饮鸩止渴。

    实际上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社会资本参与网络戏曲,成熟的、经实践检验的商业模式还没有。

    网络戏曲任重道远。

    以上是我一家之言,大家参考。小豆子兄多指教!

    评论 : 红豆少主 — 2006 年 1 月 12 日 @ 01:25

  2. 少主所言甚是,京艺的这种商业化道路,小豆子目前并未看到任何希望,一切都在朦胧中,而且小豆子一贯认为,小处没有做好,是成不了大器的。京艺现在就是典型的求大求全而没有在踏实前进。

    希望咚咚锵能一步一个脚印走好这条路,也希望不光网络戏曲,戏曲本身,都能在今年走顺吧。

    评论 : 小豆子 — 2006 年 1 月 12 日 @ 21:58

  3.   豆子好啊。
      愈发觉得上次错过见面的机会是个不小的遗憾。呵呵。
      你对戏剧场的期望何尝不是我的愿望!
      06年,我已经不敢憧憬什么,重做一番自我审视可能是最迫切的事。
      其实,05年的经历如同一条随身的鞭子,所谓的梦想将成真不过是一相情愿的幻化,我想,这种“冒进”应该是下不为例,所以,下一步的计划,目前也只能是计划。
      至于网络戏曲的未来走势,说实话,我不看好,至少在近期。
      出路在于形成良性产业,但这不是一个或几个人所能为的。
      因为我自己不是全才,目前的工作已经是极度超负荷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同力者,这也许是唯一出路。
      提早拜年吧!我要出去几天,再会。

    评论 : 梧桐 — 2006 年 1 月 16 日 @ 05:12

  4. 就算走势不会是光明的,咱也得祝福祝福,图个安慰吧。
    俩山碰不到一块儿,俩人总会碰上的,况且网已经把人拉得很近了,不是么。
    这里也给您拜年了!

    评论 : 小豆子 — 2006 年 1 月 17 日 @ 08:38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