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听评书

戏迷知音:“姜老的评书就有这种魅力,从他的评书中,你能学到很多知识。”

小豆子没有赶上姜老的年代(大约并非没有赶上,而是不记事儿),但对评书的印象也是颇深的,而且如戏迷知音那样,“算是个评书迷了”。里面的大道理,知音兄已经说了,小豆子百分百赞成。就评书表面上的事儿,聊几句。

开始接触评书是在小学,并非通过广播,而是电视。那个时候,田连元是在电视上露面最多的评书演员。田先生被称作将评书引入电视第一人,当之无愧。那会儿看的是《施公案》,也是小豆子为数不多听(看)了多余一次的书目。后来北京台曾经重播这套书,小豆子耗了十几盘录像带把它全部录下来了。这套书说到黄天霸与窦尔敦打赌击掌,赌斗输赢,头一战黄天霸不胜窦尔敦护手双钩,就此打住。这个扣子曾经让小豆子惦念多年,直到后来能看懂京剧了,才知道后面插刀盗钩等等,算是解了扣子。田先生的几部书,扣子都做得很大,让人惦记得不得了,他却不录了。比如《小八义》(带现场观众的),后来录了个《续小八义》(无观众),洞房花烛变灵堂,就没有下文了;再比如《杨家将》,将将要破天门阵,完了。不知道田先生还有没有打算把这些残书录完的计划?

以前为了评书,特地买过一些古典章回小说,在东单口上有个旧书店,卖一些不入流的杂书,小豆子在那儿淘到过《大八义》(为了把《小八义》的前因搞明白)、《施公案》等书,也是下学后的一件乐事 表情

不过古典小说看多了,听传统书目的兴趣就减了,真是所谓“生书熟戏”,一部书要是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恐怕很难听下去。比如都说袁阔成先生的《三国演义》好,但是很不幸,原书已经读过多次,虽然这套评书的 CD 买了多年,但一直没动;同样,刘兰芳的《岳飞传》也是有口皆碑,因为同样的原因,CD 至今也没有拆封。一些知道故事大概但不晓得细节的书,听听倒也不错,比如《隋唐》、《东汉》什么的,加上这类书一家一个版本,各本都看和听一遍,对了解异同增长见识也是有好处的。

近、现代题材的书目也听过不少,首推单田芳先生的《乱世枭雄》,这部以张作霖为书胆的书,传统评书的风格浓厚,却讲述的是近代题材,大处磅礴,小处生动,而且扣子使得好,绝妙好书(继《施公案》后听过两遍的书)。后来的《千古功臣张学良》就逊色得多(加上张少帅显然没有他爹老帅那么传奇)。不过这部书最近在吃官司,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关注?袁阔成先生的评语是:“请给评书留条活路”,甚善。

《锦州晚报》最近的一篇文章:《留住评书的根》,推荐一读。评书对传统文化的普及,如文所说:功不可没。小豆子深有体会。

评书,明天谁来听?谁又来说?

遭遇黑客

首次遇到自己的网站被黑。

12月5日,戏考所在的服务器受到黑客攻击,所有数据都被毁掉了,甚至于连在另一台独立服务器上的备份也全都被毁了。加国无忧的老板说:“惨”。包括加国无忧网站博客服务、广告信息等资料,无一幸免。事件对加国无忧网站的影响更大,小豆子这里属于被黑客捎带脚给破坏的(戏考的空间由加国无忧网站提供——如果您注意过戏考网站最下面的“加国无忧提供空间”字样的话)。

虽然这次事情严重,好在现在都恢复了,不幸中的万幸吧。网站做到这份儿上,真要丢个什么,那真是可惜。教训是有的,又上了一课。一份备份是不够的,而且本地的备份以前显然做的不够。

现在都好了,这是最吓人的一次,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最后感谢加国无忧的老板,在为戏考提供空间支持的同时,提供着技术上的支持。

(参看加国无忧的公告:12月5日无忧博客遭黑客攻击,7日恢复正常

《乌盆记》遐想

裘迷动议说希望听到孙岳的《乌盆记》,今天做好传了上去,有喜欢的朋友也可以去下一份儿,感觉应该是文革后演员中表演这戏最好的了,加上配角也都很出彩儿,值得推荐。

《乌盆记》孙岳饰刘世昌

这戏又叫《奇冤报》,其实这种冤枉事儿那简直多如牛毛,为什么单就它出名呢?小豆子想原因无非有二,第一,这案子关系到包拯,日后“三公之位”的包龙图,此时还是一个百里侯,初次上任,审的头一桩案子,自然要有名一些。其实这案子换谁到这种情况都可以审了,先是狂风刮去轿顶,然后乌盆告状,目击证人是钟馗老爷,那赵大真是就剩下等“枪毙”的份儿了。做大清官的一个好处就在这儿,百灵相助,动不动上天示警,来阵风来阵雨的,要不苍蝇、青蛙一起上,或者兔子头上戴个草结表示个“冤”字,最不济受害人或者神仙来给你托梦,直接了当告诉你原委,这案子不破都没天理了。

另一个出名的原因就是这件事与判爷钟馗有关。其实天下不平事多了,钟馗也不是每件事儿都去管。偏偏赵大夫妻把钟馗爷爷的眼睛给挖出来了,这可就了不得了,直接触及神仙本人的利益,那钟馗怎么也得出面替刘世昌打这个官司。这就是“奇冤”得以成为“奇冤”的原因,刘世昌有多冤啊,比他冤的人有的是,感情是钟馗爷爷他冤呢!那么大神仙让一对儿卖盆儿的把眼给挖了。

一出不可多得的好戏。

重温了一遍《大闹天宫》

今天“大外甥女儿”小熊来家里,于是各种动画片放个遍,比如迪斯尼的经典,也包括当年小豆子有很深印象的国产美术片——《大闹天宫》,小豆子基本上是和小熊一起从头看到将近尾声,小熊的爹妈来了,才算结束。

“大外甥女儿”要打引号的原因很简单,这个两岁的闺女和小豆子没有血缘关系,只不过她姥姥和小豆子的大姨是至交,算算也就是舅舅和外甥女儿的关系了。

对于小熊来说,看《大闹天宫》是头一次,加上年纪小,又是在番邦化外生长的,即便家里从早到晚都是中文教育,那也不可能与电视节目、幼儿园的小朋友等等西方文化隔离,所以当小豆子发现小熊能够目不转睛专心致志地看这部于1964年制作的美术片时,实在吃惊不小。而作为“过来人”,十几年后再回顾这个幼时的记忆,也是很有感触的。

美术片《大闹天宫》
美术片《大闹天宫》

以前不晓得京剧为何物的时候,小豆子没有意识到这部美术片中运用了那么多京剧的锣鼓点,而片头写的由“上海京剧院乐团、新华京剧团乐队”演奏的字样,也是在今天才明白其意义。这确是一部传统至极的美术片,从片中的武场到巨灵神、二郎神“哇呀呀”的叫嚷,甚至李天王调兵时的白口,都是从京剧借鉴过来的。而不论十几年前的小豆子,还是今天的小熊,都接受了这样的形式,并没有因为其中京剧的元素而产生抵触情绪。

这是一种潜移默化,这更是一种传统文化本身的渗透力。这些艺术表现手法,都是百年来艺人锤炼出来的精华,它代表了几代人的审美观点。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他平生第一次接触这些艺术的时候,无论是“咚咚呛”,还是“哇呀呀”,他是会产生文化上的共鸣的。但如果外部的环境不停地制造这些艺术形式是过时的、非主流的,那么必然会产生心理暗示,进而排斥,而这恰恰是现在大部分孩子接受的潜意识。

经典的东西,多少代人走下来,依然是经典的。这部《大闹天宫》是如此,小豆子相信我们的传统文化也是如此,而关键所在,就是要在孩子小的时候给他们一个文化上的认识,并不是让他们对此有多么深的理解,而是要达到一个共鸣,让他们起码对这些传统文化不抵触,这就足够了。而我们国内的舆论,制造的却是相反的环境,让家长甚至孩子觉得,这些传统的东西是过时老土的,于是盲目崇洋,从引进外国动画片到双语教育,无不反映的是这样的心态。实在应该纠正纠正。

一些题外话:这部片子看下来,似乎里面的人物都很胖,从孙悟空到玉皇大帝,最夸张的就是哪吒,为什么小时候看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也许因为那时候小豆子本人就很胖的缘故吧 表情 另外,里面很多镜头至今还能回忆出来,可见这部片子在小时候留下的印记有多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