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考网站的小优化(下)

(这个应该是几天前就写出来的东西,因为光顾着忙工作上的事儿了,所以就耽误了。)

戏考这次改版,剧本页面除了很多共有的改进外,还包括以下这些只有少出剧本才会有的改进,比如这个《战太平》剧本

剧本截图
剧本截图

有些剧本,是带有脚注的,这在以前是用①、②、③一类的数字符号来标注,你需要把页面移到最下面才能看到这些注释是什么。现在不一样了,充分利用超级链接的优势,把所有脚注都用链接连起来,点剧本正文的数字链接,就会被带到页面最下方相应的脚注处。同样,在脚注处点一下,又回到了页面正文。

PDF 格式的一大优势就是可以把字体嵌入到文件中。有些剧本里的字,在正常的中文字体里尚未被定义,而在最新的 Unicode 有定义了,像方正的“宋体超大字符集”就可以显示出来。所以对于有这样特殊字的剧本,戏考 PDF 的剧本可以正常显示,而纯文本的页面上,不是显示为一个空框,就是一个问号,或者什么都没有。这虽然显出来 PDF 的优势,但以前并没有一个针对纯文本的解决方案。现在则不同了,如果你浏览有特殊字的剧本,就会看到如下图中的那个方块,表示此字无法显示。更妙的是,当你把鼠标挪到上面的时候,会看到对这个异体字的形容。

剧本截图
剧本截图

另外,像有些剧本,一个本子里包含两个或以上的本子,有时会在正文中标出“头本”、“二本”或者剧名,在 PDF 格式里,这些都是被加粗加黑的。而以前纯文本并没有任何特殊处理。现在,这些也在纯文本中加粗加黑了,而究竟哪行加粗加黑,完全由现在的程序自己判断,并没有人为干预,换句话说,现在的程序可以明白一行文字是否是“头本”或者一个剧名、还是一个剧本的正文了。

所以,剧本的格式要做到统一,有一定规律可循,这样程序才能够对每一行如何格式化做出准确的判断。要让程序读懂京剧剧本其实并不难,重要的是,编程序的人,要了解京剧,并了解编程。小豆子自认为,还是可以胜任这一差事的。

戏考网站的小优化(上)

这次戏考网站的改版,最明显的改动就是纯文本剧本的显示样式,与 PDF 格式基本无异,甚至有些地方比 PDF 格式做得还要好。

最基本的对齐、缩进这次都实现了,纯文本格式的剧本看起来不再是杂乱无章,而是与 PDF 版一样整齐。这是多年来一直想做到的,现在终于实现了,而且是在不改变已有文本底稿、没有增加繁多式样的基础上实现的。小豆子个人是相当满意 表情

另一个明显的变动就是剧本的字号变大了,算是符合更多拥有高分辨率及广大上了年纪网友的利益吧。但并不是网站所有的字号都提了,除了剧本页面及首页外,大部分仍然是原来的字号。

剧本页面最下方增加了阅读次数的统计,这个统计很早就开始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显示,借着这次改版,浮出水面。

页面加载的速度理论上是应该比以前快了,尽管很难测出来。因为现在显示的剧本文本,是直接从数据库缓存调出来的,所有该套用的样式、该缩进的空格数都已经在里面了,直接读出来,然后显示出来就好了。所有格式化的活儿,都在更新缓存时完成,所以作为读者,您并没有在处理如何显示剧本的事情上耽误一秒钟(以前虽然格式没有现在这么复杂,但显示剧本时还是先作一些计算,然后根据内容动态格式化并显示的)。

还有一个显眼的改动就是剧本页面最上方也如首页一样,有一个搜索框,可以直接从任何一个剧本去搜索别的剧本。而搜索页面也是重新写过的,当您点击搜索结果中“标出搜索关键字”的链接是,相关剧本页面上的搜索框也会被填充上您这次搜索的关键字,便于做进一步搜索。

剧本页面上“相关剧本”的链接也是直接从缓存里调出来的,不像以前那样每显示一个剧本,都要现从数据库里查找相关的剧本,然后无序地排列出来——其实这也不完全是“无序”的,而是根据剧本的编号排列,当然,很多情况下,这样的排序结果就是无序的。现在的排序,完全符合京剧剧目的顺序,比如当您看《二进宫》的剧本时,会在“相关剧本”中看到《大保国》、《探皇陵》两出剧本的链接,而且,《大》一准儿会在《探》的前面,无论它们的编号是什么。

以上都是这次改版中对所有剧本都显而易见的优化改动,下次聊聊对有“特殊”格式的剧本的优化改进。

多伦多票友春节联欢晚会

刚从郊区回来(来回两个多小时公交车程),参加由多伦多国剧社举办的“多伦多票友春节联欢晚会”。

头次参加这种活动,挺有意思的,场地是太古金王朝酒楼,到的时候已经高朋满座了,台上正唱着。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就听唱。后来随着人多了,也听不太清楚了,倒是场面上的动静依旧很清楚。后来就是上菜,边吃边听,最后上台领奖——拙作《多伦多国剧社公演〈四郎探母〉》获征文的第二名。敢情有名次的都被国剧社“聘”为顾问了,以后需要为国剧社的一些事情(特别是网上的)效劳,诚惶诚恐,实不敢当。

对晚会的整体印象是银发族占了绝大多数,而且实际年龄都比看上去的要大,可见唱戏长寿了。台上场面上几位老前辈,有的只是敲几下锣,但仍然态度认真,尽职尽责,给或长或短的唱段做着伴奏。这种执着,让人钦佩。也正是这些老一辈的票友,让京剧能够在异国他乡生根发芽。

酒楼的老板刘仲民据说是票粤剧的,今天也来了一段京剧《借东风》,带着词儿上台唱的。小豆子对粤剧不甚了解,但这段京剧《借东风》大约应该就是粤剧风格吧。台下叫好不绝,显然这不是冲着艺术,而是冲着这份执着,以及为票友活动提供场地的行为。

听同桌奶奶级的老票友谈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剧社的起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他们不是专业,并非指着这个养家糊口,却能够这么一路坚持下来,凭着也是一份执着。

甚至于,对于今天台上唱戏的诸位,并不是台下所有人都能够听到,或者在认真听,但台上的他们仍然陶醉在自我演唱的氛围中,图的无非也就是一个自娱自乐,而凭着,也是一份执着。

这就是今天的所见所闻,“执着”二字,是京剧以及其他传统文化可以继续流传下来的根基。

刘仲民演唱《借东风》,注意旁边的文武场,以及幕上的脸谱(为刘本人自制)
刘仲民演唱《借东风》,注意旁边的文武场,以及幕上的脸谱(为刘本人自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