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过程

最近在听《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这本书的电台广播版,庄则栋和他夫人佐佐木敦子写的。

突然意识到,不光是中国传统戏曲在一片“现代化”的叫嚣声中,被肢解、被提速、被迫与时俱进,体育项目何尝不是如此呢?以前的乒乓球多好看,21个球一局,观众享受的是有过程的竞技表演,而不像现在11个球那样,慢说运动员,就是连观众都还没有进入状态,比赛便结束了。以前的排球多激烈,不是决胜局哪里有什么每球得分的说法,来来回回的换发球,比分就是不动,观众在两队的较力中一起使劲儿。等等……

整个地球似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掀起了这样的谎言:新时代了,社会节奏加快了。于是,一切被认为“慢”的文体形式也都跟着跑步前进。没有多少人安心坐在戏院里看一下午戏,因为已经没有多少演员这样去演戏了。戏,已经成为春节晚会上一段段的“流水”、“快板”的代名词。当你查阅晚会节目单,看到“《四郎探母》”这样的名目,你肯定不会认为这是一出三个多小时的大戏,没错儿,这节目只是最后那段对唱而已。如果有一天足球变成了一开场就互射点球决胜负的运动,千万不要惊讶,相信那时,《四郎探母》也就剩下《坐宫》里的那句嘎调了。

大部分人已经不会去享受美好的过程,而只图一个高潮、一个结果,这应该就是所有文体形式都在朝“快节奏”变化的原因吧。

但不管怎样,能坐在戏院里慢慢欣赏一个下午的表演,无论是京剧还是相声,或者在电视上看一场精彩的比赛,对小豆子来说,都是很惬意的事情。 表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