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6年2月

2006 年 2 月 26 日

牛王

最新增加的《芭蕉扇》剧本,是《西游记》上的节目,《三调芭蕉扇》的故事,非常有名。

只是一点,这个剧本上,通篇的牛魔王,都作“牛马王”。小豆子想,牛魔王这个人物如此经典,《戏考》的编辑王大错,如何会弄错了呢?这牛魔王和牛马王可是两位不同的尊神。

显然不是找不到“魔”这个字码。因为在剧情介绍处,分明印着“备经许多魔难”。这里的“魔难”,显然比“磨难”要艰苦了。那么既然能够印出“魔”字,却为何是“牛马王”?莫非王大错编辑自小听得故事就是“牛马王”?

另一处就是牛王的老婆罗刹女,在这出戏的剧本上作“娥叉女”,又是一个音似而非的名字。

其实,手边有本《西游记》,顺手一翻,这人名当不会弄错。那么是否是旧时京剧舞台上把牛魔王称作牛马王呢?小豆子不得而知。自然,本着保留原貌的做法,整理好的这出剧本上,依旧是通篇的“牛马王”。

或者如皇兄所言,“魔”、“马”上海话里是一样的,而《戏考》的编者王大错,正是那方人士。

牛马王
牛马王

2006 年 2 月 24 日

京剧世界的生活指南:二九一十八

在京剧的世界里,你的数学不需要太好,能数到十八就基本够用了——多好,两只手加两只脚,还富余俩指头。

比如,一场败仗打下来,作为统帅的你,身边就剩下十八个残兵败将。这样的情况,《华容道》曹操的情况,供你参考。

比如,天下大乱,打起来了,一般来说,数到第十八个年头,就能安泰了。这样的情况,《斩黄袍》里苗顺的“袖内八卦来算定,十八载天下不太平”、《大保国》里徐延昭的“十八年改国号臣不能全知”、《草桥关》里刘秀的“十八载才除恶孤立中兴”、《烛影计》里贺后的“十八载又何曾乐享太平”供你参考。另外,天下大乱的时候,经常冒出来“十八路反王”。合着平均起来,一家王子才折腾一年。

比如,丈夫离家把媳妇放在家里,媳妇数到第十八个年头,这丈夫差不多也就该回来了。可以参考《汾河湾》里“连来带去十八春”和《武家坡》中“连来带去十八年”。

比如,官员审理人犯,经常是十八个十八个地抓。《审李七》中就因为十八名江洋大盗短缺了一名,才把王良给攀扯上。《秦琼卖马》里秦琼是押解十八名所谓“好汉”。《审头刺汤》里陆炳监斩的也是“一十八名江洋大盗”。

类似的情况还很多,甚至于,一出反串诸戏的节目,叫做《十八扯》。当然,非常“经典”的“十八摸”就不多说了,现在不是要“抵制‘三俗’”嘛。

十八是个好数,而且说大就显大(比如十八年),说小就显小(比如百万人马烧得剩下十八个),所以才在京剧的世界里这么流行。 表情

2006 年 2 月 22 日

中国戏曲网,成吗?

据报,绍兴在构建一个“中国戏曲网”:

绍兴晚报2月15日报道 戏曲之乡将在网络建设上有重大突破。昨天,记者从绍兴图书馆了解到,该馆目前正在筹建“中国戏曲网”。该网建成后,将以翔实的资料、快捷的信息、丰富的内容位居全国同类网站的前列,并争取成为中国戏曲的门户网站。

创建中国戏曲网,可以追溯到6年前。当时,绍兴已经决定参加“七艺节”,市里有关方面要求绍兴图书馆充分利用馆藏资料丰富的优势,策划准备一个中国戏曲音像资料展。为此,绍兴图书馆在已有的基础上广泛收集资料,至2004年10月,该馆共收集了全国100多个剧种的1000多个曲目音像资料,并将其中300个节目进行了数字化处理,观众只要在展区电脑上轻轻一按,即能看到自己感兴趣的节目。“七艺节”期间,中国戏曲音像资料展受到了文化界人士尤其是戏曲界人士的高度评价,文化部周和平副部长认为,鉴于绍兴图书馆在戏曲资料收集上的坚实基础,可以承担“国家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中的戏曲部分。之后,文化部派专人来绍兴考察,商谈有关事项。

此后,戏曲音像资料的收集工作加快了脚步,到目前为止,已收集到的曲目数量已从“七艺节”期间的1000多个增加到2000多个,中国剧协有关负责人认为这一数字几乎包含了当前所有舞台戏曲节目。绍兴图书馆认为,对于自己收集的大量戏曲音像资料,有必要让全社会从中受益,便萌发了建设中国戏曲网的想法,这一想法得到了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市财政还拨专款予以资金保证。

据了解,建成后的戏曲网将力争囊括中国和外国的戏曲、话剧、歌剧、舞剧等舞台艺术方面的所有信息,并分为新闻资讯、戏曲教研、网友互动等多个版块。目前,“中国戏曲网”的中英文域名已经注册。预计到今年年底,可以基本建成中国戏曲网的大致框架,整体工程将在几年后全部完成。

有政府做后盾,能够创建一个网上的戏曲资料库自然不在话下。事实上,网站容量、负载量、戏曲版权等一直是目前戏曲门户网站难以突破的瓶颈。比如京剧艺术网需要通过与河北网通合作才能实现大量的视频下载。绍兴图书馆如果能够做成一个开放性质的戏曲网站,相信至少其在内容上,有着绝对的优势,而对于广大用户来说,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小豆子一个担心就是网站的“100多个剧种的1000多个曲目音像资料”是否会以开放性的方式提供给访客,是否会有什么附加条件?以中国秦腔网为例,那里的论坛号称是“全国会员最多戏曲论坛”,但是且慢,这个论坛是有限制的,如果你不是注册会员,那么你连浏览论坛帖子的权限都没有。换句话说,如果你希望看到论坛里大家都在说什么,那你必须也要注册成为这“全国会员最多戏曲论坛”的成员,所以,这个“最多”是有水分的,而这种封闭式的论坛,在戏曲网站是非常罕见的。很难理解作为一个大站的中国秦腔网,竟容不得普通游客访问论坛。

另一个问题是,这个号称能够“位居前列”并成为“门户网站”的计划,是否真能实现?网站的成功与否不是事先说多少漂亮话就能实现的,靠的是内容与质量;成不成门户也不是自己封了算,而是靠访问量、点击率来决定。如小生当初做网站只是为了一片孝心,给老母弄点儿东西,慢慢地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小豆子不相信红豆、谷雨、小生、梧桐以及其他门户的老大,是从一开始就说要憋足劲儿整出个戏曲门户网站来。这,不是朝夕的功夫。

一个网站,酝酿了近七年,在今年底将会露一个“大致框架”,而后仍需几年来完善。粗略算来,这是一个耗时十年左右的项目,它究竟会是怎么个样子呢?写到此,小豆子倒有些打怵了,因为越是事前造势大耗时长的东西,其结果往往是不成功的(参见《无极》)。但愿,这不是一个砸钱的形象工程。

2006 年 2 月 21 日

曹操的白脸

allan 说:“尚长荣演的曹操明显太多了悲情老生的痕迹,而没有了张牙舞爪、狂妄不羁的感觉。

尽管历史上的人物总被史学家们不停地诠释,尽管新编的京剧也在尝试着用所谓更客观的方法演绎历史人物,但舞台上的曹操,还没有人敢去把他的白色脸谱换下来。

事实上,白脸下的曹操,并不是简单的“奸”,大部分情况,舞台上是一个城府极深的汉朝大丞相。很多戏在曹操出场前,都是安排曹八将逐个登场起霸,气氛烘托得很好,之后大发点,曹操登场念大引子,而这些大引子都是很显身份的:

比如:智压孙武,论机谋,满腹珠玑,谁能轻,统三军,南征北战,扫群雄,独霸中原。

比如:智谋压群雄,统雄师,掌生杀,独霸朝中。

比如:盖世奇才,统雄师,扫荡中原,震乾坤。

等等……

所以,传统戏台上的曹操,并非一个“奸”字而已,其魅力在小豆子看来比那个舞台上近似妖怪的诸葛亮不差。

传统的曹操难演,这恐怕是新编戏要试图改变曹操性格的一个原因吧。

2006 年 2 月 19 日

老爷戏

很向往豆腐所看到的《忠义千秋关云长》,尽管豆腐说“戏曲频道过一段时间应该会有重播”,但是小豆子怕也无缘看到。

不管怎样,这个电视剧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作品。至少在某种意义上,把近年罕见的老爷戏又从头至尾捋了一遍——虽然捋得不是很细,但像《桃园三结义》、《斩华雄》这样的冷戏,能够在电视上看到,毕竟是一件大好事。

1986年,李洪爷率子在吉祥戏院为残疾人举行义演《刮骨疗毒》和《古城会》,由宋遇春配演,这场《古城会》的录音已经流传很久,而《刮骨疗毒》一直是小豆子想听到的,甚至曾经怀疑,那一次的《刮骨疗毒》,是否会是京剧史上最后一次《刮骨疗毒》?现在看来,还不至那么悲观。

戏考整理的《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已经基本完毕,但通过文字来欣赏京戏,总还是不过瘾的。尤其是像老爷戏这种讲究份儿的剧目,看关公的举手投足,都是一种享受。哪怕一张剧照,都足以让人欣赏半日。现在看来,老爷戏应该在短期内不会失传,至少不会像岳飞戏那样惨淡。在不失传的前提下,能否挖掘并发扬光大?显然,《忠义千秋关云长》应该是开了个好头。

顺便说一下,2月16日新增的《收关平》剧本,漏掉了剧照,今天补上,李洪春的关公:

《收关平》李洪春饰关羽
《收关平》李洪春饰关羽

2006 年 2 月 17 日

《包青天》

还应有不少人记得十几年前风靡银幕的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吧?

现在回头看看这部电视剧,除了说这确实是一部成功的电视剧以外,里面的一些传统戏曲的元素,是很值得一提的。

比如片头,三班衙役上场,王马张赵分班站立,包大人转屏风登场,这一切就如戏曲舞台上龙套的站门,在有锣鼓的片头曲的伴奏下,一切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带劲儿。

《包青天》片头
《包青天》片头

金超群所演包拯的扮相,无疑也是化用了戏曲舞台上的东西,包括抑扬顿挫的道白,把一个包公塑造得相当成功。虽然今天的我们没人见过包公,但都认为:这就是包公的样子。

当年小豆子在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尚未入京剧的大门,但电视剧里化用的这些传统东西,并不需要一个人入了京剧的门才能看懂。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共鸣”吧。身为中国人,毕竟在骨子里是对传统的东西有着某种共鸣的,哪怕从来没有接触过,一旦接触,你就会接受。就如当年的动画片《大闹天宫》,迷倒多少孩子,但我们又有多少人意识到里面的锣鼓点实际是出自传统戏曲呢?

今天的传统文化,却在刻意去强调加入了多少现代元素。而像《包青天》、《大闹天宫》这样从未去强调化用了传统戏曲元素的作品,却能取得相当大的成功。

白居易做完诗后先去给老太太念,直到老太太懂了,这说明诗里面的东西与普通人骨子里的文化底蕴产生了共鸣,这样的作品才是能流传下来的真东西。其他一切虚华的应景之作,早晚是会被人遗忘的。

顺便说一下《包青天》的主题歌,就是胡瓜唱的这首:

开封有个包青天,
铁面无私辨忠奸。
江湖豪杰来相助,
王朝和马汉在身边。
钻天鼠身轻如燕,
彻地鼠是条好汉。
穿山鼠铁臂神拳,
翻江鼠身手不凡。
锦毛鼠一身是胆,
这五鼠义结金兰,七侠和五义流传在民间。

这首歌与京剧里普通的包公戏唱词有个共同特点:水啊!想想京剧舞台上的包公,动不动上场就是一句导板或者摇板,夸赞宋王爷“有道”,然后一段流水下来就是说自己如何铁面无私、不畏权势等等,这首歌,和这段唱有一比:

食王禄理朝纲忠心可表,
龙图阁大学士兼管刑曹。
日断阳夜断阴神鬼难晓,
虎头铡除了些那恶棍土豪。
追魂鞭、照妖镜把妖魔擅扫,
法堂下比森罗不差分毫。
有冤枉,开封到,
断明了冤枉案执法如山决不轻饶。
三、六、九日开门放告,
收民词具结案按律勾销。

嘿嘿。 表情

2006 年 2 月 16 日

悼念张娴与陈永玲

仅两天时间,昆曲的张娴与京剧的陈永玲故去。

网上一片哀悼。

但小豆子已经写不出什么来了。新版琐记整理了近一年时间,接触了无数艺术家的文字资料,能感慨的,已经随着整理时的叹息一起逝过……

红豆少主在论坛里号召盘点需要“抢救”的老先生。小豆子对此持支持的态度,可是,这份名单哪怕再详细,面对残酷的事实,有任何帮助吗?那些“有关部门”会做什么吗?或者,这些事本就与任何部门都无关?

在小豆子眼中,最可怕的不是这些名家的去世,因为无论怎样,他们在去世后,还是能引起民间的震动与怀念。最让人伤心的,是那些说名家不是太有名,但身上的东西、肚子里的玩意儿比现在舞台上演员要高得多的人,他们比现在舞台上的演员更有资格称为“艺术家”,他们同样为艺术奋斗了一辈子,但只因为名气小了些,就这么被忽略掉了。比如一个月前去世的崔荣英。多少艺人就这么默默地走了而不为人知,这才是最可怕的!

遗憾的是,这样的事情仍然在继续着,而我们除了整理整理文字资料、盘点盘点在世的老先生,还能做什么呢? 表情

2006 年 2 月 14 日

拼音搜索呢?

如果今天您登陆梨园百年琐记,留意的话会发现,原来搜索项下面那个“按拼音搜索”的选项没有了。不要急,当初高高兴兴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能说没就没呢。在搜索框里输入拼音,按回车,看到结果了吧,按拼音搜索的功能还在。

换句话说,原来那个选项有些多余。如果用户想按拼音搜索人名,必须敲入拼音,然后选中那个选项,再点搜索才成,否则什么也搜不到。本来是让事情更简便的玩意儿,反倒有些繁琐了。现在好了,敲入“li hezeng”,按回车,李和曾的页面就出来了,又快又好。 表情 敲入“李和曾”,按回车,同样会找到他。

当然,拼音搜索只限于人名,如果去搜索事件的话,仍然是什么结果都没有。本来,这拼音搜索最大的利用价值就是在搜索人名上。以前说了,比如对某个演员的名字不确定是哪几个字,那直接输入拼音来搜索无疑是很方便的。当然,仅限于琐记已经收录的人物。

2006 年 2 月 13 日

戏曲创收

很多人悲观地认为,今天的戏曲,已经同赔钱买卖画上等号了。错啦!事实上,我们的戏曲事业,不仅为国家的 GDP 增长做出了贡献,而且给国企改革、解决工人就业等社会问题找到了一条阳光大道。请看:

江苏省昆剧院的新版昆曲《桃花扇》正在南京紧张赶排。据了解,由于该剧服装工程浩大,仅第一批戏服就动用了300多位“苏州绣娘”参与制作,而预计在未来三个月,总共会有上千名绣娘加入这个队伍。

据介绍,该剧近60名演员穿的200多套戏服,主要得依靠遍布于刺绣之乡镇湖的绣娘完成。这些服装是在元旦前在苏州剧装厂开始“放绣”的,由于规模浩大,承接服装制作的苏州剧装厂前期竟然动用了300多“绣娘”加以赶制。

多好啊,仅老戏新说一回《桃花扇》,就一下子解决了一千名服装厂工人三个月的工作问题!仔细算一下,60名演员穿200套戏服动用1000位绣娘,太奇妙了。

这还不算,继续看:

制作方预想,新版《桃花扇》将到上海、北京等地巡回演出,这些精美的昆曲服装也将同时进行集中展示,让这座流动的“昆曲服饰博物馆”随着《桃花扇》展示给全国各地的观众。

春节、五一、十一,黄金周为的是什么?就是拉动内需,促进人口流动,增加旅游及其相关行业的收入进而使国家 GDP 增长。江苏省昆剧院不但解决了本地企业职工就业问题,同时也为铁道部与民航的创收添了一份力。试想,这么一个“昆曲刺绣服装博物馆”在全国流动,需要支付多少交通费啊。

由此可见,在国家花费大笔资金扶植传统戏曲的形势下,各剧院不负众望,以为国花钱、为工人创岗位、为交通创流量为己任,把钱用在刀刃上,而且花了个干干净净,使一方社会呈现安康祥和的景象。长此以往,良性循环,民族制造业和民族工商业的辉煌不远矣。嗯?戏曲的振兴?你跑题了。

2006 年 2 月 11 日

软件与硬件

去年年底开始鼓噪的“全国重点京剧院团评估验收”终于有了结果。但是这段报道让人很失望:

据介绍,全国许多地方借助这次评估的东风,制定出了具体的扶持京剧艺术的政策,帮助京剧院团解决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与问题。特别是在硬件建设方面,许多地方积极为京剧院团解决没有剧场的问题,或是新建,或是将现有剧场划拨给京剧院团。如中国京剧院梅兰芳大剧院正在全力建设之中;北京市将长安大戏院划拨给了北京京剧院;天津市投入1亿元为天津京剧院建设剧场和办公楼,同时为天津市青年京剧团也建一个剧场;在南京,将紫金大戏院划拨给了江苏省京剧院;即使像山东烟台这样的非省会城市,也投资1亿元为烟台京剧团建设了新剧场。在资金支持方面,许多地方设立了专项发展资金,如创作专项资金,培养人才专项资金,特殊行当特殊津贴等。有的地方还大力提高演职人员的待遇,帮助艺术家解决实际生活困难。

硬件提高了是一方面,但这是次要的。京剧艺术,主要的是其表演的部分。换句话说,如果能够通过演出次数的增多、演出剧目的增加而培养出更多的好演员、培养出市场来,那比建成千上万的剧场要更有用。如果只是一味地砸钱,那是出不了什么成果的。

在网上和人聊天,谈到京剧艺术网站最近出的问题。按照其官方的说法:“停机原因:服务器遭受大量恶意下载,造成系统不稳定”。但在小豆子看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首先,京剧艺术网就在不久前刚刚升级,而且那次升级的原因就是说因为原来的主机不好、不稳定,这次投入若干银子买进专业服务器云云。按理说,这种停站若干天是不应该发生的。之所以这样说,原因有二:第一,这种事情在以前使用旧机器的时候都没有发生过,那么在以前并非专业服务器都能应付的下载量与黑客入侵,换成新的更好的服务器反倒就不成了?第二,所谓“大量恶意下载”,无非就是同一时间连入的用户超多造成的系统不稳定。那么只需把该 ip 段的用户屏蔽掉就可以了,不需要像现在这样一个栏目一个栏目地恢复。显然,这次要么不是简单的服务器超载,要么就是这新买的服务器本身有问题。无论是哪种原因,都只能说明,这次服务器升级是不成功的,不是软件在升级过程中留下了漏洞让黑客钻了空子,就是新硬件和系统本身不像宣称的那样稳定。总之,在小豆子看来,这次持续了已经两周的问题,绝不是简单的来自外部的“大量恶意下载”造成的,而是与内部有关。

无论哪种情况,都只能说明,京剧网站的良好运转,不是砸钱买一个服务器就能解决问题的。同样,京剧本身的良好运转,也不是砸钱盖个剧场就能解决的。

花钱买了匹千里马,没有善驾驭的千里人,马也是废物了。